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ponew2016年01月09日散文随笔

“执业药剂师是干嘛的?”周末的晚上,我们在一家湘菜馆吃饭,一面埋头吃,我一面问。

“就是在医院里配药。”

“是不是很厉害?”我脑海里出现医院收费窗口里给我们递药的白大褂。总感觉他们是比医生更神秘的存在。

“还可以吧。医生开的单子都得他们过一遍,有不合适的他们还会退单。他们在药学上是很有研究的。”jushua夹起一块猪肝往嘴里嚼,一边给我分析他所理解的药剂师。

“嗯……”我沉吟着,一面思索。

这么说,我书里的这个人,拼命花了一年时间,苦背无数药名,考上一个执业药剂师,还真是像他说的那样,因为有了一个最终目的,所以做了无数不喜欢的事情,也是心甘情愿,并且通过这个事情,可以为喜欢的事赢取更多的时间。这对他来说就是值得的,无价的,并且感到十分幸福的。

他是这么说的:

无论如何,现在我可以没有压力的写小说了,这其实才是我想要的,也是我考执业药师的初衷,在我们这个十八线城市里,执业药师已经是有点厉害了。而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写我的小说。

做一个有点厉害的执业药师轻轻松松的在这个行里混日子,留出大量的时间看书看电影写小说,这才是我为之奋斗生活状态。

在那么努力地做了那么多不喜欢的事之后,我终于可以淡定的做我喜欢的事了,也许你会问我,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就是想说做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是为力现在写小说,当然不是了,小说什么时候不能写呢?我做那么多不开心的事只是为力能够淡定的写,淡定才是最重要的。

“在那么努力地做了那么多不喜欢的事之后,我终于可以淡定的做窝喜欢的事了。”这句话又像一颗子弹一样击中我了。

就像我从奥普拉的嘴里听到的那句:“每天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力阅读时间做准备。”

他们甚至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者的“留出大量的时间看书看电影写小说,这才是我为之奋斗的生活状态”也是我十分向往的生活状态。

所以还是那句话,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话语和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让你欣欣然的话来,他们就像表达了你自己那样的存在。

他就是为了达到自己为之奋斗的生活状态,不惜熬夜苦读,“整整半年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有时候完成了一天的计划准备睡觉,抬头一看窗外,天都亮了。水上两三个小时起来吃个早饭继续奋战。”

没有人能轻轻松松就抵达目的地,他路上风雨无阻、日夜兼程的痛苦只有他自己最懂,而支撑下去的,唯有对向往的生活状态的强烈理想之光,始终在不远处照耀着他。

这一类人他们是很坚强而固执的,坚强在于吃得了别人吃不了的苦楚,固执在于他们比身边任何人都相信他们一定能到达目的地。

他们身上还有一个特点,总是在不停地学点什么,总得学点什么,才表示自己没有原地踏步。

我们看他整天忙忙碌碌,短期内似乎看不出来什么效果,但一年后,三年后,十年后,那些始终只知道观望他们忙碌身影甚至嗤之以鼻的人,到最后就真的只能仰望他们高大的背影带着光环远去了。

可以说,那些总在学点什么的人,是可怕的。

可怕之处在于,你不知道下一秒,你已经离他有多远了。

我们总在抱怨生活之庸庸碌碌,时间太过百无聊赖,诸不知,他们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金贵如油,不是吝啬,而是过于珍爱。

当然,他们的出色和进步也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压力,有些人就会对他们敬而远之,自动把自己归为“不会让自己活得那么累的人”的那一类,反过来嘲笑他们的“永不知足”。

是啊,这个世界总是太过复杂。人总是太傻太傻,耳边的声音太多太多。

极少极少的极少数人才坚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为之奋斗的生活状态”,并从一而终地听从自己的内心,坚定不移、排除万难地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状态。

人的终其一生,努力再努力,或者坠落再坠落,为的就是一种生活状态,区别在于,一种是自己想要的,一种是不想要却被迫接受了的。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