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紫月幽香2016年01月14日伤心日志

转眼进入冬季,这里的冬天昼夜温差很大,白天还好,比较暖和,但是一到晚上就会有霜,这里的人通常这样比喻冬天,“三天风三天霜不吹风就下霜。”早晚还是很冷的。

这天程校长把我叫去他的办公室,比起原来学校黄校长的办公室,程校长办公的地方只能算是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程校长给我倒了杯热水,“来,方老师,暖和暖和,咱这种地方实在是委屈你了,我们山里人习惯了,耐得住大山里的寒冷,你这城里人怕是受不了吧?”

我笑笑,人只要还活着,有什么困难是战胜不了的,怕的是战胜了困难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我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孩子们都能受得了苦,我一样可以承受!”

“我看得出来,你很敬业,自从你来到咱们学校,给学校增添了几分活泼,孩子们都很喜欢你,特别是你的爱心捐助,我个人也很感动,包括咱们的老师都很虔佩你。”

程校长一直在恭维,让我感到很不自在,所做的那些事,我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只是由心而发尽力而为。

“方老师,没想到你那么有爱心,咱们学校碰到你这种有大爱,有境界的好人,真是孩子们的福气,我干了一辈子,眼看就要退休了,没想到最后还能沾上孩子们的光,能在最后这两年看着孩子们坐进新教室,用上新的学习桌,这辈子我就是死了也瞑目了,我一辈子追求的目标,就是有一天能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好一点的学习环境,可惜我的能力有限,干一辈子了,也还是这样,你是我们的福星,我代表学校谢谢你!”

程校长说着两行热泪从眼眶流了出来,他起身又给我续了点热水,但我此时一头雾水,搞不清他为什么情绪会那么激动,捐助这件事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他今天怎么突然就提起了?而且说的事情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程校长,你不要这么说,我做的那些太微不足道的了,每一个有爱心的人,看到咱们这种情况,只要条件允许,都不会无动于衷的,不算什么事!”

“方老师,我说的不是上次的事,你不要再隐瞒了,经过我再三的追问,那位顾先生已经告诉我真相了,你就是为咱们学校募捐的幕后人,我今天就是来感谢你的,可我又不知道怎么来表达对你的感谢,说真的我恨不得想跪下来向你表达谢意……”程校长用袖子拭去脸上的泪。

“程校长,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越发糊涂,有点理不清头绪。

“小方,没想到你年纪轻轻思想觉悟那么高,现在像你这种素质的年轻人真不多见,你为咱们学校捐了那么大一笔钱,还不图留名,要不是我苦苦的求那位顾先生,还不知道原来你就是“忆紫教育基金会”发起人,你让程先生出面为咱们学校捐助了500万,重新筹建学校,程先生把教学楼的样图都让我看过了,那叫一个漂亮,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坐在楼房里……”

此刻,我已经无暇顾忌程校长会怎么想,不等他把话讲完,我已经冲出了办公室,他愕然的看着我的背影,一脸的不解。

手机在山里一直没有信号,学校唯一一部电话因故障线路不通,我风风火火回宿舍收拾了下就奔了出去。

下山的路崎岖无比,两边是深沟险崖,只要一不留神,就会葬身这荒郊野外,沿着山路往下走,生死和恐惧早被我抛掷脑后,我一心想的就是快点下山,整个身心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

终于遇到一辆下山的面包车,我伸手拦截,司机从车厢伸出头来疑惑的问我:“妹子,你一个人下山?”

“师傅,把我捎下山就行,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司机看着蛮憨厚的一个中年男子。

“上来吧,我空车也是走,不要钱,就是提醒你以后还是尽量少一个人下山,这荒山野林的路上不安全。”

“谢谢你师傅,我下山有点急事。”坐上车,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说。

司机一路没太多话,专心致志的开车,大概2个小时左右,终于赶到山脚下的小镇,下车时,我把钱递到司机手里,他死活就是不接,说是举手之劳,哪能要钱,说完就发动车离开了,看着那车离去的余烟,我被他纯朴善良的一颗心感动着。

终于在一个商铺找到一部电话,

“喂!你好!”电话那头传来顾城熟悉的声音。

“喂……”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开口。

“紫月,是你吗?你在哪?”我听到顾城在电话那头着急的问。

平复了情绪我说:“你在哪?我要见你!”

“我就在你们学校山下的小镇,你告诉我在哪,我去找你。”

他在这里?我心里一阵惊喜,把地址报给他,不到20分钟,顾城开车就找了过来,地方小找人速度也提高了效率。

他看着还是那么清朗,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我,嘴角一扬,笑了起来,“方小姐不是隐居山中了吗?怎么,现在出关了?”

我白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说:“少给我贫嘴,我找你有正事。”

“我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走吧,找个地方坐下聊。”

顾城说完先自个上了车,我也只好跟着上车,他驾车顺着小镇的街道一路向西驶去,感觉他好像对这的地形路况很熟悉,车子大概行驶1个小时,他非常熟练的将车停靠在路边一个茶馆的停车场,这里像是一个休息驿站,背靠苍山,抬眼就能看见远处的洱海。

顾城像是这里的常客,进门,茶馆的服务生就走过来热情的招呼,并带领我们来到一个房间。

刚坐定我就迫不及待的问顾城,“你怎么会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顾城看着我说。

“这荒山野岭也有你要挣的钱?”

“你说对了,我还真打算在这投资个项目,这几天就在考察,等落实着了就扎摊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无语!我哪有心情研究投资,找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柴墨白是不是来过这里?”

顾城猛地一愣,大概没想到我会问他这么一个问题,但随即就恢复了冷静。

“听人说恋人之间有一种心灵感应,今天我真信了。”

“他一定来过,我闻到他的味了。”看顾城的表情,我更加确定。

“他从没有离开过你,一直在一个你看不见的地方关注着你……”顾城神秘的表情。

“你别给我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实情!”

“我想你既然找我,大概也知道了吧,他专项拨款建立一所希望小学,委托我洽谈申报,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这的原因。”

““忆紫基金会”是怎么回事?”

“那是墨白以你的名义成立的“忆紫教育基金会”,以后酒店每年利润的20%,都会在固定日期划入“忆紫教育基金会”,专项用作帮助那些穷困地区建立希望小学,他希望你以后能把这项慈善教育公益事业做下去……”顾城说完,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我。

“他在哪?我要见他!”我感觉自己像在做梦,如果是梦多好,梦醒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走了,做完他要做的事就走了……”

“走了……”

他神出鬼没的在我背后干什么?他把我以后的人生都规划好了,是在安排后事,还是筹谋前程?我一定是又疯了,都这样了还在幻想,我花费大半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沉淀下来的平静,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一颗心沸腾了起来。

一股火焰在我心中燃烧,想要见到他的渴望开始无法遏制。

“我一定要见他,你告诉我他在哪?”我强压内心的不平静,再一次的乞求顾城。

顾城面露为难之色,也许经历了上次的意外,他不敢在轻而易举的答应。

“你放心,现在已不是过去,经历了那么多,我已经学会了坚强,学会了承受,不会在那么脆弱,上天注定的我和他之间的缘份浅薄,即便是做不成恋人,也总得可以让我去看看他,我只想看看他现在过的好不好!”

“紫月,实不相瞒,墨白他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很好,他在美国时受了一次伤,旧病复发引起很多并发症,最近一段时间,他先后做了两次手术,最后这次手术是冒着生命危险做的,另外,劳累让他的身体一直得不到很好的休息,病情得不到控制,现在可以帮他维持身体机能的就是靠那些进口的药,这些药的副作用对身体器官的损害非常严重,他这人又很好强,不愿意继续呆在美国治疗,非要回到国内,劝了很多次,我也拗不过他,其实我知道他一直都在隐忍,无论病痛多么痛苦从不在人面前表露,而且不喜欢别人对他的安慰和同情,他把自己隐藏得很深,曾经有一次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即便是死,他也不会死在医院,他要去一个可以让他灵魂安息的地方……”

我茫然的看着顾城,他刚刚的话五雷轰顶一般,让我一阵眩晕、震惊…… 原来我在心里从没有放下过,听到他的风吹草动还是会情绪波动,只是我现在已经学会了控制。

“他人呢?他现在人在哪?”我的声音还是不能自控的有些发抖。

“我最近一直在这边忙希望小学的事情,至于他现在在哪还真不知道,从美国回来后他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神出鬼没,不知道整天在干什么,决定好的事情就传旨,如这边希望小学的事情,就是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就安排好了,我也只是按他事先规划好的跑跑手续,建筑商,校园的规划图,包括桌椅板凳他都安排好了。”顾城坦诚的说。

他做的越是完美,我的不祥预感越是强烈,他把什么事情都安排得面面俱到,是不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要把自己隐匿起来,去一个谁都不会打搅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想到这,我浑身发凉,冷得像是地狱一般。

“顾城,你找到他务必告诉我一声,这次之后,也许是真的永远都见不到他了,我不想给生命留下遗憾,哪怕是永别,我也要见到他的尸体……”我无力的哀求顾城,之前的冷静此刻已经完全崩溃。

“紫月,他躲着不见你自有他的用意,但我理解他是不想伤害到你,让他生生的说出分手两个字,打死他也做不到,他的不舍和无奈放弃都是对你的一种爱,这点也是我对墨白虔佩的地方,他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重负,但他做到了,这点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

顾城句句灼灼,每句话的分量就像一榔头重重的敲打在我心上,他话说完,我的心也碎了一地……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