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夜船2016年01月26日伤心日志

这是一篇关于痛苦感情文章曾经以来,我可以轻易的表达喜悦,却在痛苦面前难以启齿。一方面我是个粗枝大叶,不容易痛苦的人,痛苦对我是种陌生的感情。有句话说“不曾在长夜痛哭者,不足以语人生”,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浅薄的人,拥有浅薄的快乐,这样的人不配谈痛苦。另一方面,我觉得真正的痛苦是难以用文字表达的,所谓能够说出的痛苦不是真正的痛苦,对怀抱着痛苦倾诉的人总是怀着不以为然的心情。以前我以为这是我的骄傲,后来才发现原来这种想法也是出于我的浅薄。

随着年纪渐长,我遇到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越发感到:对不曾了解的事情心怀尊敬,不用自己的经历揣度和评判,就是不浅薄,就是成熟。当然这很难,因为人的判断总是带着自己经验的影子,这也是以己度人的根本原因。有的时候,只有自己经历了,才能幡然惊悟,回头明白原来那个长夜中别人曾对你倾诉的是什么。有的时候,也许一辈子就糊里糊涂过去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对自己来说,也未尝不是幸福,只是你没有体验过朋友经历的那种情感罢了。无论体验到不体验到,对别人的情感哪怕不能体会也要心怀同情和尊敬,尊重每一滴眼泪,尊重人性中的那些软弱和挣扎,都是一个人应有的慈悲心,这也是我时刻提醒自己警醒的东西。

前几天朋友说,人生是一场体验。体验如流水,无休无止。她说完这句话后,我一直在思考,如果人生是一场体验,那自然体验越多越丰富人生越圆满。可是我又想:体验怎么分多少呢?体验如流水,水流不止,体验也是一直存在的啊。于是我回她说:体验无所谓多少,你体验了这个,就体验不到那个。谈话就这样结束了。当时我自以为回答的很巧妙,回头仔细想想,却又把自己否定了,因为人的体验的确是有多和少差别的,这既和体验的主体有关,也和体验的客体有关。越敏感的人体验到东西可能就比别人丰富一些,同样,经历的事情多一些,体验就会更复杂一些。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一句“体验了这个,就体验不到那个”就可以轻描淡写的抹去的。

啰里啰嗦写了这些话,只是为了说明我下面写下的这些文字都是体验而已,有些是自己的体验,有些是自己观察到的朋友的体验。我无意教化别人,更无意说明什么。没有什么对与错,没有什么好与坏,更没有什么应该与不应该,这不是一碗指明方向的人生鸡汤,而是一个困惑的灵魂在深夜的喃喃自语。诚如猫君所说,“我怀抱着痛苦写下的这些文字,不是用来长夜中和你互相安慰的。”那是为了什么呢?也许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心吧。

先说自己遇到过的一件事。

小煎包三四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带他在院子里玩,遇到一个年纪和他相仿的小男孩,便在一起玩耍。男孩的身边是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人很热情随和,穿戴的非常体面。聊了几句,知道她是男孩的奶奶。接下来,却发生了让我悚然心惊的一幕。没有缘由的,妇人开始责骂小男孩,她面上始终笑嘻嘻的,嘴里却不断吐出各种难听到不堪入耳的话,“笨蛋”、“废物”、“婊子养的”、“不是个好玩意儿”……我一开始以为小男孩惹到了她或者我们这些外人让她不愉快,非常吃惊,观察了一下,却发现不是。她始终是非常愉快的,甚至有点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对我也异常和气。在整个过程中,和对小男孩的侮辱责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对小煎包始终赞赏有加,什么“哎呀,你家孩子真听话啊”“一看就错不了,长大了准有出息”。如果是在别的情境下听到这些赞美,我一定会非常开心,可是当时的那种情形,只有让我说不出的尴尬。我当然知道她对小煎包的喜爱不会比对自己亲孙子的喜爱更强烈,那些赞美只是一种客气话。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辱骂自己的孩子呢?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慢慢瞧出,原来那些难听的词儿是她的口头禅,她平常就说惯了的,更像是她表达亲密、喜爱感情的一种方式,也许只有在最亲近的人身上才会使用。我纳闷地想:为什么对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温言软语而对亲人却恶语相向呢?这是一种怎样扭曲的情感呢?

我看到那个可怜的小男孩在受到责骂后大哭,哭了一阵,呆呆的擦干眼泪,默默低着头走到一边和小煎包玩耍了。身后是来自奶奶的羞辱,那些羞辱如妇人嘴里吐出的瓜子皮儿,纷纷扬扬轻轻巧巧撒了一地。因为掺杂了和另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的对比,像抹了毒药的箭头,更具有钻骨入髓的杀伤力。

我实在受不了那些刺耳又恶毒的话,心惊肉跳的拉起小煎包的手走掉了。这件事过去很久,不知为什么,我却常常想起,那个小男孩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在他的人生中他又会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别人呢?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生在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妈严厉但是有理智,爸平和慈祥。从我记事起,我就不曾记得父母对我有过什么特别过分的批评,当然更别提责骂的言辞了。无论我做什么,哪怕失败,得到的也是鼓励居多。藉由这样开明平和的父母,培养了我乐观自信个性,无论遇到多少打击,也能做到不卑不亢,不妄自菲薄也不狂妄得意。这种从不自卑的性格实在是家庭赐给我的做宝贵的东西,是父母的一言一行在我的身上打下的深深烙印,也是我在以后的人生中所有幸福的源泉。

因为我自己不曾有过那种经历,所以对那些黑暗的情绪缺乏了解,我不知道自卑是一种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它会怎样啃噬一个人的心灵

年轻时,遇到两个朋友。他们几乎是我遇到的人里最聪明最优秀,才华最出众的两个。因为接触的比较深,得以看到他们不为人知的痛苦的另一面。他们都曾或多或少,正式或非正式地剖析过自己的问题,那是月亮的另一面,是明亮后面的阴翳。

我常常感到很惊讶,为什么这么优秀这么令人仰视的人会感到自卑呢?他们的品性和才华实在是人人称羡,完全没有值得让他们自卑的东西,自卑是从何而来呢?

一位朋友曾在文章里写到:我至今记得自己弹不好钢琴时,母亲站在旁边挂在唇上的一抹冷笑。而另一位朋友跟我说,小时候数学成绩不好,父亲骂他是白痴。

由于我粗枝大叶的情感,再加上当时年轻,所以当朋友们向我倾诉时,我并不理解他们遭受的困扰,无法和他们感同身受,我只是摆摆手,随随便便的说:“管别人做什么呢,不要在意别人的说法啦,做自己就好了。”

不要在意,是啊,多简单,这句话和任何一句心灵鸡汤一样,正确却无用。问题是说出那些话的人不是别人,是我们的亲人,是生命中最在意的那个人。

我还有一位朋友,是一位非常聪明有趣的人,他总能用非常简单的话说出深刻的道理。有一次,我开玩笑的时候刺了他一句,说了句非常难听的话,他很委婉的用一句话表达了他的不高兴,他说:“别人无所谓的,你不是不是别人嘛,你一句重话我就受不了。”当时我听了很受震动。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在意的人,这个人也许是亲人,也许是恋人,也许是朋友。我们能避开陌生人的冷言嘲讽,却对最亲最近的那个人的攻击毫无抵抗力。每个人对最亲的人都是毫不设防的,就像蜗牛探出壳伸展开它柔软的触角,就像花朵小心翼翼绽放紧紧包裹的柔嫩花蕊。一句鼓励或赞美的正向评价会催生芬芳甜美的果实,而一句负面的暗示或诋毁也会让花朵瞬间枯萎。

越是聪明敏感的人越容易受到这种伤害,我曾看到有人撕扯着头发痛哭流涕: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偏偏要那样说我呢?!我受不了啊受不了。

因为亲近,所以更了解你,才会一击而中,完成那次完美的绝杀。

被骂数学白痴的朋友说,“我现在已经感受不到伤害了,因为我学会了让自己不在意,不是不在意那些话,而是不在意那个人。不在意了就无所谓了。”他能真的做到不在意吗?我不知道。

有更多人,无法做到不在意,所以他们最后变成了那个人,那个曾带给他们伤害的人。他们这样说:曾经,我遭受过亲近的人的诋毁攻击,那时候我弱小,好,现在我长大了,就算我无法去攻击那个人,我可以攻击和我关系亲密的别人,用嘲讽表达喜欢,这是爱啊,这是爱的一种方式,因为我爱着的人曾经这样对我,他教会了我,在互相嘲讽和侮辱中我才感到安全。怎么?你生气了?好,来攻击我吧,你看,我的确是差劲的,是该遭受侮辱的吧?我放心了,原来我真的是不好,从来都不好,我放心了。

中午小煎包哭着对我说:妈妈,有一次你骂了我,我很伤心,过去了两三个星期了,可是我还是很伤心,请你别用难听的话说我,我难受。我从孩子的眼泪里忽然感受到了他的痛苦,我那迟钝的心从来未曾感受到的痛苦,我抱住他说:不会了,爸爸妈妈都再也不会了。

一本心理学的文章说:爱不难,难的是用正确的方式爱,爱就是明明白白告诉对方我喜欢你,用欣赏的眼光的看你,你好,值得珍惜值得被爱。

一个曾真正得到过这种尊重的爱的人才会变成一个有信心有勇气的人,因为他曾经得到过最在意的人的肯定,那种肯定是暗夜中的明月光,照亮最黑暗寂寥的土地。他会大声对这个世界说:我知道自己好,知道自己值得被珍惜,就算有一万个人说我不好,又有什么关系。

有很多人觉得,干嘛这么脆弱,我就是很强大,我不需要别人的肯定,我要掌握自己的内心。好吧,这些人就是曾经的我,那个狂妄的我。修禅的人说,所有的了悟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改变自己的想法,你就悟了,就大功告成。那谁能告诉我,怎样达到这个一念之间,那些在黑暗中痛苦的灵魂怎样才能心念电转?

我不知道如何去帮助别人,也许我能做到的就是要求自己,无论在怎样的境遇里,无论气愤曾怎样冲昏我的头脑,都要温柔对待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许这个过程需要修炼,也许很漫长,但我必须做到而且只能做到。我别无选择。

暗夜行路,摸索前行,且走且珍惜。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