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水木赤黄金2016年02月25日伤心日志

2015年是难忘的一年,痛苦泪水失落绝望,淹没在流年岁月中。4月2日凌晨4点左右,一场突如其来的劫数,左手无名指在一次撞击下,成为终身遗憾

本来该春暖花开,在西北依旧春寒,那晚飞飘飘,大地披上了一身素装。殊不知,劫数正一步步靠近,是大意还是天意;是不幸还是万幸。那一场突来的事件防不胜防,傻傻的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大言不惭地说“没事,死不了”。在去乌鲁木齐的路上,十指连心疼痛的放声大喊,一个半小时流了足有一碗血,最终又麻木无知觉。五个多小时的手术下来,在病床上特别嘱咐同事“别跟家里人说”,本着(报喜不报忧)的想法,怕家里人担心。麻药过后两晚靠止疼针来止痛入睡,半个月靠止疼药帮助入睡,其中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内心还憧憬着早日出院上班,煎熬一个月后二次手术,拔出钢针还的去除一截,这次怕了、伤心了、流泪了,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去除代表十全九美、残疾、日后不便,命运的安排只能接受,痛苦忍受两个月,医院的氛围不可恭维,出院回厂。殊不知最大痛苦不是身体痛,而是流言蜚语,老乡们的说话,句句刺痛受伤心灵,一日如同一年,在宿舍彻夜难眠,痛了、哭了、后悔了,待了一天找到领导诉说,继续去住院治疗。怎知出门容易进门难,医生不肯接受,软话、硬话、狠话无济于事,最终还是软磨硬泡找到科室主任总算又住院了,接下来的日子过得真不叫个日子,看着半截手指总是不顺眼,想要去除,连问了好几天,医生建议还是留着好。接下来病床紧张无处栖身,医生换着方式让出院。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想着出院回去过,就这样自己主动出院了。

回厂之后在宿舍休息,那一个月天天守着电视,都不没怎么出门见人,精神特别失落、孤独害怕,黑暗的日子窝屈在屋里,话都不知怎么说了。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农历六月正是炎热的日子,通知我去上班,岗位说是带班,可是人手不够还的操作,一个班下来手肿的像熊掌,就这样坚持了三个班。家里电话来了,一个接一个,老老婆一致要求回家走走,电话里语气十分生气和担心,只好去医院复诊开假条,踏上回家的火车。一张硬座两天后到家了,老婆特地在路口等着我,见面之后拉着我的手心疼的看着,我硬撑着笑着说“没事了,都好了”,她说了一句:怎么这不小心,还疼么!我隐隐感觉到她心里在哭,回到家之后我把大概情况给她说了一遍。第二天又让兄弟带着我去看看了老妈,见面肯定少不了数落,亲人的关心让我特别不是滋味。在家一月虽然心情好多了一点,但是也没怎么出门,怕人看见嚼舌头,可是自己家过白事,总的出门帮忙,就这样开始大胆地走了出去……

在家一月临走时几个姑姑来家看望我,也算是送行吧,一路无语回到厂子。工作安排在钳工班,此时也没那么多奢望了,一切归于零了,顺其自然吧。

从希望到失望到绝望再到淡忘,每个过程都是一个转折点,那一步步艰辛和曲折,只有经历了才会懂得。成长快乐的,也是痛苦的,在成长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对于自己来说那是一个个坎,需要你大步向前,勇敢的面对自己,面对现实,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挺住,因为你身后有一个家!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