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芷念_化十2016年02月26日伤心日志

初见他,是在2010年的北京。

寒假在同学笑笑工作的快餐店兼职,去的第一天夜晚,刚巧一个16岁的胖妹妹生日,买了大概20寸的蛋糕招呼店里的伙伴一起吃,我刚到都不熟识,也不好意思去参与,便坐在自己的床上默声不说话。经理递过来一块蛋糕,我说谢谢。吃蛋糕的时候,我看到了他,在另一边的床沿轻轻坐着,淡淡的笑着,像极了前阵子很讨厌的一个人,都说第一眼印象很重要,是的,那时我心里就不想认识他了,甚至有些厌恶。

第二天中饭,我与同学笑笑吃饭,他走过来说:“笑笑,这就是你同学吗?叫什么来着?”,他看向我,我却没礼貌的低头,笑笑和他聊得很开心,我终于等到他走开。接下来的三五天,同样的冷漠与不屑。

住在店里,最喜欢的地方是靠窗的高脚凳,夜里的店很安静,店里放着《一个人的北京》很应景,我坐着看外面的五环车水马龙。夜晚玻璃像镜子,他从后面轻轻走来,我依旧不动。忽然一阵酒气,蒸米饭的大叔又买来烧酒,“这伙食太差,简直没法待,闺女,干活别那么实在。”大叔四十几岁还没结婚,走南闯北司机小贩都做过,现在刚和人相亲回来,定是要与我滔滔不绝了。我笑笑,瞥到镜子里的他站了会又走开。

店里男女宿舍一墙之隔,男生白天会来女生宿舍串门,一天我靠在床上休息,他进来一看就我自己,还是轻轻地走进来,又轻轻地坐在对面床上,问我:“在哪里上大学?家里应该挺辛苦吧,过年出来打工。”我这会对他那无由的厌恶已经褪去,疑惑这家伙说话怎么像个“大人”,把我当做小女孩子。我确实像小女孩不想理他,碍于客气还是勉强应答。过了许久,他没再发问,我抬头竟然发现他静静躺在那里睡着了。阳光照进破旧的宿舍,我在距离他五米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熟睡,他应该很累吧。我想去给他盖张毛毯,又觉得过于暧昧,便算了。

封闭的空间总是让你不得不关注身边的几个人,渐渐地,我发现我之前对他的定论完全错误。他的洞察力很强,心思缜密,不轻易表露心迹,却能与人亲善。我想我开始欣赏这个人了。

我喜欢写初识,却不得不写结局。

我想我是喜欢他吧,可是他呢?

开学,聊天,聊天,他说可以给他机会吗。我开心的都要跳起来了。

可是,我还是拒绝了。

我不知道我是理智,还是不敢冒险,还是不够喜欢。

一个大我九岁的人,一个念完高中漂泊十年的人。我们能维持关系吗?

他不了解我的大学生活,不懂我的理想

我也未体验过潦倒辛酸,未遁入花花世界。

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他的呀。

2010年5月,他说我生日来看我,问我能不能接受他,他会留在我的城市。

我委婉拒绝。

从此,他再也没有消息。 我也忍住没找他。

6月底,店长打电话过来,问我说知道他走了吗?

走了?去哪里。

店长也不知道。消失了,半个月工资没拿。

我傻掉,问什么时候。一个月前吧。

店长坏笑说,你知道他喜欢你吗?有一天他们去喝酒,他说我在追一个姑娘,可是她比我小9岁,还在上学。

我心里暗暗高兴。

可是,他还是消失了啊。

电话变成了空号。

三个月后,我接到一条短信,他回北京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