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走零2016年02月26日友情日志

深夜,两个女子,身处两座城市,借着互联网这个虚幻而又真实的存在,一个人说,一个人听,偶尔回应。夜,一静在静。手机屏幕一直亮着,不断有微信消息发送过来。我知道,网络速度势很快的,对于聊天这样简单的传输,互联网应该是没有时间延迟的吧,但就算这样,我,还是担心,担心等我这边看到那几颗字,那边的人早已经变了表情,害怕我们还是之间还会有延迟,所以,我不断的发嗯,嗯,我明白,我都明白的。

本来是要准备睡的,刚躺床上,看到她发的那几个字:我,睡不着……怎么办?我顿时坐了起来,身子靠着床头,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其实,我是不知道该给她回哪几个字,脑子一片混乱。开始胡思乱想。

“你睡了么?”信息又发过来。

没有呢,没睡,刚洗漱完躺着。是的,我们是有默契的,看到这简单的几颗字,我是知道她的心情的。但是笨拙的我不知究竟问啥,就看着手机屏幕一直亮着,一会一条信息过来,我只是看着,始终没有回一个字,

“我怎么觉得自己现在好像完全被什么围住了?我还能出来么?我怎么觉得从大学毕业至今,我从来都没有想起要停一停,一直在跑,一直跑,我为什么那么着急,急着毕业,急着谈恋爱,急着结婚,急着生孩子,如今又急着焦虑,我,为什么一直这么着急?我的人生是不是已经完全定型了,再不会发生变化了,我什么时候能自由生活,我不想呆在这里,这里不是我的家,我想离开,但是现在,我没办法,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这么一长串的文字发过来,全部都是质问,我知道,其实,她只是想要倾诉。但是,看着她敲的这些字,我止不住的心疼,止不住的想她。我短短的回了一句:

“这是你的选择,现在这样是必然的,没办法更改的,你只能接受,你现在是个女人,是个大人,你别无选择。每个女人都会经历这样的时刻。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我知道,你其实是焦虑了,你是想家了,想这里的一切了,你只是想要找亲近的人说说话,没事儿,我听着。”信息回过去,她有断断续续发过来,我一直跟着她的节奏回应着。最后心情平静,说她累了想要睡了,我们互道晚安。我,躺下去,很难入睡。

手机那边的那个人,是我最亲近的人。准妈,再大概两周左右便要生产。

我知道,孕妇都会焦虑,尤其是在临产的那一段时间,尤为严重。虽然,这是一种普遍现象,但是,知道她焦虑了,我,也实在很难高兴起来。她说的那些话,让我想起了从前她的经历。

她是家里第一个出生的孩子,无论如何,对于她来说,她的成长始终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其实包括父母也一样。她总是说,老大一点也不好,尽给你们当了试验品当了。我当时不屑一顾,回她一句,你怎么不提每次都是给老大先买新衣服,总是考虑会带着你出远门呢?如今想来,也的确是错了。

她高中,大学,都是自己选的学校,虽然这其中是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一些代价。大学毕业之后,和其它孩子一样,自己找工作。租房子。幸亏,那时候她并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他。他们两个人,一起艰难度过了那艰难的两年。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离的那么远,一年也见不了几回。我一直以为,她有他,就很幸福。其它的,都无关紧要。那两年,他们拼命工作,只是为了以后能在一起,以后能有自己的家,在这座城市。他们,一直很努力,从没有停歇过。

有一次,我在另一座城市,晚饭后,她电话打过来,说她没有信心走下去了,和他,因为不想让妈为难。但是,她又放不下,她,几乎哭出声音。不记得我都说了些什么,一直讲到手机没电,回到宿舍,都已经熄灯,别人都已经睡了。第二天,母亲打电话过来,说了很多话,大部分都是关于她和他的,母亲只是不停的重复那一句话,太远了,真的太远了。我们那天隔着电话说了将近两个小时。我还记得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距离不是问题,他们会幸福的,一定会的。

之后,会经常接到她们两个人的电话,一个诉说纠结,一个倾诉不舍。我,一直在她们之间找平衡点。其实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什么都帮不了了的,我只是她们的倾听者而已,至于最终结果还是难以预测的。

2014年春天,我忙着考研复试,她和他忙着结婚。他们,最终在一起了。两城一家,东西相隔,她的父母,在东边,他的家人,在西面。呵呵,距离还真不是问题。

又是一个春天,2015年的某一天,一个电话,把我从梦中带回到现实, 窗帘拉着,但是太阳光很强烈,透进来,屋子里一片光明。眼睛半闭着,便听到她的声音,

“我要当妈妈啦!我要当妈妈啦!”我顿时没回过神来,一下子掀开被子,站起来,

“真的呀!啊!是真的吗?告诉妈了么”啊!“我兴奋的回着。我们都语无伦次的聊着,电话挂断,突然想起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过家家,那时候,她总是扮演妈妈,拿泥巴石头当饭菜,她总是细心的拿着削铅笔的小刀,切叶,说那是下饭菜。呵呵。过得多么快呀,如今她真的要做妈妈了。和她只差两岁,只是身份很不同。她,已变作大人。

回到现实。刚收到她的微信一条,一张照片,头发长长的,随意扎着,发梢散落在肩头,柔柔的,顺顺的,太阳照在脸上,很暖和的样子,她,还是细心画了眉毛,她的脸,很是好看。我问在干嘛,她说在屋子里锻炼啊,走步子,已经一万步了,呵呵。想象她,右手举着苹果,脚上穿双红色的棉拖鞋,很舒服的样子,在客厅来回踱步,厨房门半掩着, 里面是他的母亲忙碌的身影。太阳从窗户里照进来,暖暖的,几盆植物,没有开花,油油的,绿绿的,努力的进行着光合作用 ,踱步过来,方才坐过的摇椅,还在阳光里摇摇晃晃!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