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雪兔兔易欣2016年02月27日伤心日志

2016年2月。北纬43°。东北偏北。

不知觉间,来东北已经两年了。天气渐渐转凉。刚来时的晴朗秋日不复重现。

我,江小荷,24岁,杂志社编辑、自由撰稿人。毕业后我远离老家,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带着七年感情失败的创伤。想要重新开始自己生活。两年时间,倏忽就过去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迎接我的会是什么?也不敢去想。我只能做到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1、初见

这年头纸媒不好做啊!网络通信如此发达,碎片化阅读,谁还会看杂志呢?可我就是喜欢杂志,我喜欢在听得见鸟叫的清晨和静谧的夜晚,亮着一盏灯,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很有安全感。

杂志社坐落在城市的繁华角落,三层的独栋。听说是民国时候留下的建筑,青砖瓦,木质楼梯,反复修缮过几次,古朴中给人一种历经沧桑的厚重感。闹中取静。我第一眼就喜欢了。后来我才明白,我那时喜欢这种安静、窝心的感觉,是因为在感情的世界里漂泊得太久,渴望有一个避风港。

我就是带着这种逃避现实期待幸福心情遇到沈毅的。

那是一个秋天的午后。午间尚且暖和,早晚已添凉意。当时社里要出一套关于各行业优秀企业家创业经历的丛书。我因为本科辅修过经济学,所以毛遂自荐选了金融投资行业。其实我的算盘是,做金融的哪个不是信口开河,正好对方有倾诉的欲望,我就稍加编辑即可完工,何乐不为?我相信,最难的事情其实最简单

我拿着一本新出的杂志交给主任审核的时候,沈毅正坐在主任办公室等他。我敲门。“请进”,里头的人说道。我不仅心下奇怪,主任平日里可没这般客气,他都只说“进”。后来我跟沈毅谈起这段,他说我太敏感了。是吗,我很敏感?嗯,沈毅说着把我搂进怀里。

眼前果然是另一个人。西装革履,气定神闲,手里叼着一直烟。我从没见过一个男人能把西装衬衫穿得那么好看!不禁身体向后一倾。

高中运动会的时候,夏离曾就穿过西装。夏离酷爱打篮球,身材很好看。他第一次穿着西装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直觉得,就差一束玫瑰花了,必须得艳红欲滴、还要带点刺的那种!该死的20岁法定结婚年龄太tm迟了。

我把杂志放在主任办公桌上,转身正欲离开时,恰巧主任进来,见我进来,遂向西装男笑道,“正要给你介绍呢。这位,江小荷,我们杂志社新锐美女编辑”,又向我说,“这位是沈总,xx私募基金董事长。还不快见过沈总?”我感觉到男人的眼光将我全身上下打量一番,只一瞬间的功夫,心里别扭,嘴上依然礼貌地说道,“沈总好”。沈毅摁灭了手中的烟,起身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有些纳闷,赶忙双手接过来一看——沈毅。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下班后主任请客,我作陪。餐厅是街对面的一家四星级饭店。离的很近,走路过去。路上,沈毅突然问我,江小姐是南方人?不,我老家西安。

吃过饭,主任和沈毅先后离开,我自己步行回家

我一个人在公司附近租了间小公寓。没有合租,一是为安全,二是我天性好静。这间小小的屋子,就是我现在的避风港。

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天已大亮。

快到午饭时间时,主任又把我叫去办公室。我进门一看,沈毅今天又来了。主任吩咐我道,“小荷啊,等会你陪沈总去吃饭。”“恩,好的。”我答应着。

沈毅今天换了件深色的衬衫,看上去比昨天那件又年轻了好几岁。我随即打断自己的想法,我怎么会关心他的年龄?关我什么事呢。

沈毅让我选吃饭的地点,我们去了家附近一家新开的自助餐厅。我的想法是,午饭和工作两不耽误。我问起他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他一一回答。

吃完饭回去杂志社的路上,沈毅问我,来东北还习惯吗?挺好的,我答道。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沈毅谈起他公司的创业经历。我才有些了解这个将近四十岁的男人。这是个沉默比交谈时更加吸引女人的男人。

我起身给窗台上的鸢尾浇水时,感觉他的眼光柔柔地裹着我。

他讲话,我听。他沉默,我续新的茶水。谁也不想结束。直到橘红色的夕阳透过窗户洒进来。

期间,他说道,你今天这间黑色毛衣比昨天那件白色的好看。我把头发拢到耳后,笑答,黑色好搭配。

前后半个月的时间,沈毅每天都去杂志社。上午他在主任办公室,中午我们一起吃饭,然后聊一个下午,晚上我加班赶稿子。有时候半夜一觉醒来,盯着天花板,月色如水从窗户倾斜进来,直到地板中间,我不禁想起从前和夏离的某些片段,然后又沉沉睡了,再做一个梦。

天渐渐冷了。我换上了厚厚的毛呢大衣。东北的冬天来得早,十一月的光景,五点就天黑了。

我的初稿还没有完全整理好的时候,沈毅临时出差去上海了。我随即恢复了原本的生活,每天依然忙碌而充实。偶尔夜里醒来,却觉得,醒的时候也是一个梦。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