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王茂平2016年03月01日优美散文

茂名地区到底有多少个“中国第一”,我这个宅男不知道,只知道那个冼太夫人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化州的橘红中国最佳,高州的荔枝、香蕉世所公认,信宜的三华李在国内赫赫有名,茂石化炼油基地在国内也屈指可数……而什么“第一滩”、“第一村”、“甲天下”等冠之以“中国”或“世界”这个定语,有谁相信其真的名副其实呢?

今年国庆黄金周我的眼睛及肌肤与之相亲、相爱了,感觉蛮好的。

十月三日,天高云淡,秋高气爽,茂名大地别有一番风和日丽的韵致。在这国庆黄金周的日子里,我们举家自驾游中国第一滩,尽情地享受一回大自然的馈赠,享受一回天伦之乐。

当天的茂名海滨公园,热闹非凡,真所谓“香车美女铺满路”。停车场上,确乎是车的海洋:宝马,奔驰,丰田,皇冠……一辆辆美丽的小轿车默默地待在那里,五颜六色,锃亮夺目,如一位位竞秀的美女,以自己的性感及无限的姿色,彰显着亮丽的风采。她们也如游客一样不惜时间,尽情欣赏景区之美,并无急于离去之意。

那天的第一滩,只见人山人海,游客接踵摩肩。他们穿红着绿,谈笑风生,潮水般涌进海滨度假区。有情侣对对,夫妻双双的,手牵着手,肩搭着肩,大大咧咧张扬着自己的恩爱。有携妻挈子扶老携幼一家子来的,有呼朋唤友组团而来的,可大多是自驾游。他们纷纷穿梭于中心广场区、海滨度假区、海上运动区、海滨浴场区之间,忙不迭的拍照留影,把美好的时刻和幸福的笑靥定格在镜头里。两旁的酒店、食肆生意火爆,食客盈门,欢声笑语,不时飘出一阵阵美食的浓香及极尽人之欢娱。尽管是中午时分,太阳正烈,更衣室前还是人头涌涌,进进出出。他们出来时,换上薄如蝉翼的泳装,尤其是那些俊男靓女,袒露的肌肤,愈显白皙。男士身材伟岸,肌肉发达,刚健壮实,如凯旋归来的运动健儿,刚阳之美益显;女士们则秀发如瀑,身材修长,乳峰高挺,凹凸有致,水灵灵娇滴滴,如出水之芙蓉,阴柔之美弥彰。当然,游客中男的多有姚明者,也有潘长江;有芦柴棒者,更多是大腹便便的。女的有素面朝天者,更多是穿金戴银、衣着入时或摩登的。

第一滩旅游度假区据说有“东方夏威夷”之称,属广东省首批省旅游度假区之一,也是茂名市首批三A级旅游区。美国夏威夷究竟怎么样,我没亲睹过,不敢妄信。沙滩宽阔且平缓,有12公里长,有目共睹。沙质幼嫩洁白,踏上去松软舒适,让人往往产生躺下去,甚至啃几口的冲动,像俊男望见心仪的俊姑娘。沙滩外侧有一道绿色的长城——延绵不断的沿海防护林带,宽达500——1000米,蔚为大观。如果说第一滩是一位花容月貌、雍容华贵的娇妻,那么这道绿色长城就是拥妻入怀的一位伟丈夫了。国画大师关山月悬挂于人民大会堂的得意之作《绿色长城》就以此为蓝本。多届世界和全国女子沙滩排球赛曾在这里举办。开放以来,每天都吸引接待着国内外的大批游客。游客中,上有国家政要,下有百姓黎民。杨茂之来过,并为之命名;李德生来过,并为之挥毫题写滩名。江泽民、曾庆红也来过并主动在此留影纪念。我想,曹操、李白、苏轼如果再世,他们对她必宠爱有加,与之有关的佳作必将闻世,或使其《观沧海》、《望庐山瀑布》、《水调歌头· 赤壁怀古》或退次其后。

下车进入景区,外孙家皓、家乐兄弟俩欢欣雀跃,如脱笼之鹄,嘻嘻哈哈,不时地挣脱我们的手,扑腾小跑在人群丛中。他们由生以来压根儿没有见过如此游人如织的盛大场景。突然间,家皓大声叫道:“一只,两只,三只……大家快看,天上有那么多的苍鹰在飞翔哪!”大家驻足抬头张望,只见无数个五颜六色的雄鹰、大蜻蜓、大蝴蝶在蔚蓝色的天空中盘旋。原来是一个个年轻男女在与沙滩上放风筝。还有两三架“银鹰”在飞翔,原来是三两个航空爱好者驾着飞行器凌空游玩,给景区平添了一道更为耀眼的风景。沙滩上人山人海:有玩沙的、有捡贝壳的,有狂奔的,还有纵马和驾车游乐的,好不热闹。蓝天与碧海相拥,白云和风筝共舞,绿与海风相爱、浪潮与冲浪者狂欢。真是“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天人合一,好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墨,好一幅《清明上河图》!

沙滩游乐而观海者众矣,而海滨浴场闹海者不鲜兮。虽已时过中秋,但晴天中午天气还显炎热,因而不少游客都是为此而来的,就像走进瓜田或者李下,难道你们不是为了摘取品尝而图口福?你看那一拨拨男男女女,有老有少,或穿着紧身的泳衣,躺在皮筏上或坐在救生圈里优哉游哉,自得其乐。那海浪汹涌澎湃,像一条条银白色的的巨龙在翻滚在奔腾,一龙退去,数龙又起,龙龙狂飙,“卷起千堆”。那些身健体壮水性又好而又胆大的年轻男女逆流而上劈波斩浪,而那些老弱或孺妇而沉浸于浅水区,一味地泡漫漫地浸,就像新婚夫妇陶醉在爱河里——“沉醉不知归路”。儿子晓韬、晓文、外孙家皓他们亦为冲浪而来;不过,他们深知我们两老,尤其我这只旱田鸭,不要说与龙王胡闹,就是与河神戏一下都没这个兴致,更没这个胆(因为我们平时咳嗽吃的往往是猪胆或鸡胆,从未尝过豹子胆的),因此他们还是先陪陪我们及家乐逛逛,尽一下他们做儿子(舅舅)的职分。

我们冒着烈日,撑着太阳伞,在沙滩上漫步。一边走,一边品尝海滩的大好风光。海风徐来,不时地撩起我们的头发和衣衫。家皓、家乐与晓文为前锋,晓韬夫妻为中军,我两老殿其后。沙滩上不乏贝壳什么的,外孙们如获至宝,各自拾了两大包。我问:“你们拾这么多干啥?”家皓争先回答说:“玩嘛,这还用问?”家乐说:“除了自己玩,我还要送些给春瑾、哥头、莫舒瀚他们呢。”“家乐这么小,就如此珍惜友情,真棒!”他大舅母伸出大拇指夸奖了他。听后,家乐愈显欢乐了。

玩累走累了,那时正是下午二时许。我们回到中心广场荫凉处吃了自带午餐。餐后,晓韬兄弟俩与家皓便投奔冲浪的行列去了。我俩和锦嫦,还有家乐便成了衣物的忠实看守。本来家乐闹着要加盟冲浪一行的,但因他感冒初愈,怕他受凉,我们千劝万哄总算说服了他。

下午五时许,景区一片金色。太阳像个火球,渐渐的投抱入怀于远处的大海,放射出万道金光。景区还如同先前一样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去的去了,来的又来了。据说晚来的大多成双成对,他们曾不止一次地饱尝过第一滩的白昼,如今还要陶醉第一滩美妙的夜晚呢。怪不得沙滩上支起了一个个“蒙古包”!出于男子的本能,我对那一个个“蒙古包”想入非非,对妻子诡秘一笑说:“年轻真好!”妻子却不大赞同,说道:“太平世界真好!”

听了妻子的话,品着现实的这幅“清明河上图”,我浮想联翩:改革开放给人民带来了殷足的生活,人们吃饱喝足,还不断追求精神生活,周游“列国”,饱览名山大川。而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曾几何时好端端的国家却被颠覆了,饱受战争的创伤,至今未愈,恐怖袭击还时有发生。如今的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在美、英、法的怂恿下也发动内战,内忧外患,往往不可终日,哪里有幸福可言?如今美、日因了钓鱼岛屡挑事端,图谋不轨,这是多么可怕而又可恶的事啊!……

夕阳西下,冲浪的终于上来了。大家肚子都闹鬼了。我们选了一家大排档,美美地吃了一顿海鲜,价钱还算便宜。

“第一滩”确乎属于中国,“中国第一滩”名实相副。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