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光其军2016年03月03日散文随笔

走过长长的落满一埂枯叶的圩埂,透过一棵乌桕的缝隙,好大的一片绿草地就在面前呈现了。慌忙闪过乌桕树,急切切地走到跟前,只觉得这大片的绿,不只为我准备的,而是天造地设的尤物,它遮蔽了纵横的沟垄,藏掖起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湿地秘密。而湿地,是下午两点左右的湿地,天空昏暗,飘着细微的雨滴。不时有秋风掠过,将细微的雨滴赶得四处游荡,最终归到了绿地的深处。再看湿地的远处,水天一色,白光浮现,该是一湖绿水在与天对话。

在湿地遇微雨,可谓颇有诗情的事儿了,这比有秋阳的时候,增添着不少的意趣。应着微雨和秋风,我丢掉尘世里的疲惫,走到绿草之中,静下来,体察着旷野被这些无尽的绿色浸染所挥发的独特况味。当那秋风裹着湿地原始的气味,在湿地上空飘荡,没入其中,就被它们包围,我大口呼吸,以致近乎窒息。也是,一颗心,待在城市久了,一旦进入湿地,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也空旷了。

站在绿草丛中,因天空灰暗,绿草反而显得更加地鲜嫩,我的左右都是这样的背景,也就有着美轮美奂的意味,还有一种绿草无边却任我行走的的飘逸。不觉我醉了,就卧倒在一处草前,而秋风无情,将密集的雨点,一下下的拉扯着我的神经。四周空旷,那些草浪起起伏伏,绵软的像一个个贤淑的女子。秋风的影子,似乎在那上面隐约可见,从远到近,曲折蜿蜒,前赴后继,没完没了,该是幕后有一种莫名的推手。再侧过来,顺着草尖看湿地,又觉得湿地无际,而草高过了远处的天空。再仰过来看天空,又觉得天空如井,我竟是丢在了井底的人。猛地感到心里被什么刺了一下,莫名就有了惊慌,尽管这是下午,周边还有陪同的朋友。我忽然想到了,自己莫非也是一株湿地上自有的绿草了。

这时候,朋友们四散开来,在寻找着各自的乐趣。我不想再卧着了,遂站到了一处草前看草地。靠近水的一面草地,不见衰败,长势依然旺盛,秋天里还呈现着春天般的景象。它很宽很广,像一幅水墨,一直伸展到另一处的水边。有几只白色的水鸟,草丛里,一会儿飞起,一会儿又飞落,像是在作诗,又像是在绘画。想追逐它们,可刚走不远,就看见了脚下黑色的淤泥,上面凌乱着鸟的趾痕。不敢踏入了,这儿是它的领地,我一个外来者,应当是一个闯入者。离开这片草,我又转向另一边,一方天空下,草地的?a href="//www.bidushe.cn/view/baba.html">爸氯词谴蟛幌嗤?K?性诹椒剿?虻牡敝校?环剿?蚩孔懦こさ嫩坠。?环剿?蛴胛蚁嗔凇U獯Φ牟荻??氡鸫Φ牟煌??丫?夯屏耍?谒秤ψ耪飧黾窘凇2荽岳铮?辛街话咨?哪瘢?恢荒竦屯吩诿偈常?恢荒裥硎欠⑾至硕?玻???倍??U庑┒际亲匀坏南窒螅??窃诿偈常?巳淳???牵?褪侨说牟欢浴N也桓叶?擦耍?庵荒窦?挥形O眨?旨绦?屯访偈场4?嵛掖铀?歉浇?簿驳刈吖??饬街挥葡械氖?厣?槊豢砸簧??皇怯么蟠蟮难劬?次乙谎郏?缓蟮屯酚衷诿偈场N?耍?乙哺械叫牢浚?杏肫渫?诘?a href="//www.bidushe.cn/view/ganjue.html">感觉,所以走出很远,忍不住地我一再回头看。

沿着草地的边缘,我停停走走,远处的草地闪着一抹亮色,可望却又不可及。近处的草地,掩着草地上的泥泞,就连圩埂上的草,也抹去了我们走过的脚印。这让我知道,柔软的的湿地,根本不需要一个人在这里留下一些痕迹的,它需要的是能与这里适应的任何。风似乎又大了起来,说不清具体来自哪个方向,却与雨点一样打在脸上有些沁凉,亦如小猫的舌头舔过,是那么地柔软细腻。又隐约感到一些极低微的声音传过来,慌忙一看,原来不曾注意的草丛深处,有两头深褐色的老牛在草丛中卧着。我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到它,好一副大智若愚的派头。这场面,令人艳羡又嫉妒,恨不得变为一个什么,也置身到草丛深处。我又听到了一阵雁鸣,其鸣声凄切,增添着湿地的阗静。抬头而望,一群大雁正结对飞行在灰蒙蒙的空中,一会儿人字,一会儿一字,抑或一个丁字。它们只有一个目标,向南,向南。看见它们,我想到了即将到来的冬天,还有冬天过后的春天,它们还是这样的坚忍不拔地向北飞行。

我又看见了草地中间一些粉红色的小花,柔柔弱弱的,在高过草地草儿一点的上方,窃窃私语。秋风拂过,像个可人儿的左右晃动着,是那样的妩媚,美得让人无法亵渎。草地的远去,一定还有许多这样的花儿,秋风吹过,都是这样的吧。还有那些草儿深处,一定也有一些东西,诸如昆虫,蚂蚱,泥鳅,鸟蛋和动物的尸骨,它们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会存在着也会消失着。这些都是事物的必然,不必去悲伤,活在当下,最好的结果就是我存在着也美好过。思考起这些,我觉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开心、喜悦和憧憬。我就想,自然里的物象,很多都被隐藏了,一般常态下,不知道它们的具体形态,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们总会与我同在。

草地充满诗意又极具诱惑,我想到它的纵深地带走走,看看那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事物和有着什么样的生命存在。然而,事与愿违,草地的泥泞阻碍了我的脚步,望而兴叹,觉得我还是何等微小。也就想着,纵使有它们的存在,我与它们都是独立的,它们或许根本不会在意我,而我却在乎它们。

回走的时候,我一回头,看见秋风,从草地上吹过,仿若无形的手,推动着草儿一起一伏,像一个多情的情郎。我陡然兴奋起来,我大呼一声,再一声,秋风似乎答应了,草地似乎也答应了。于是,我化为了秋风一缕,与肥美的草,有了一回亲密的接触。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