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fudushanren2016年03月14日伤心日志

黑夜里,我轻轻地,轻轻地,从温热的被窝里爬出来,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我又谨小慎微地坐了起来,黑暗中仿佛有一双灵敏的耳朵,能捕捉到空气中微粒因子一般。

“呼——”,我轻轻地呼出了二氧化碳 ,然后又吸入一大口氧气,听着隔壁的声音。那是谈话声,但什么清楚的内容都听不到,只听得声波撞击墙壁时轻微的回音,这回音却更使原来就不清楚的对话更加浑浊不清了……

突然,对话停止了,世界瞬间安静得如同没有生命的星球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寂静使我猝不及防。

那壁厢,传来拖鞋与地板接触摩擦的声音。接着,像是开门的声音,我迅速地躺下,灵敏得像只豹子。

果然,我的光感系统受到了外界所带来的强光刺激,让我有种想缩成一团的感觉

那声音骤然变小,像是蹑着步子走到我床前,果然有一只手轻轻地抚摸过我的脸庞,极其温柔,极其深情……

我不用睁开眼睛,光凭那粗糙、冰冷的感觉便能知道,那是母亲的手……

接着,传来“咔咔”两声随手关门的声音。良久,又传来了叹息声。然后,又是拖鞋与地板的接触摩擦声音。不久,这声音便渐行渐远,消失了……

我睁开眼睛,看见了电热毯上的红灯正在闪烁……

我抚摸着自己微痛的脸庞,想把这细微的感觉记住,可是努力了好久,怎么也做不到。

慢慢地,我把眼睛闭上,回想着白天的情景——

白天,妈对我说,她和爸不久又要离开家去外地打工,得挣钱啊……

我从小便生活外婆身边,对于“走”“去外地”“打工”“挣钱”这些字眼一点儿也不陌生,倒是最熟悉不过的了,我从来都是从容面对。但这次不知是怎么的,我竟有种特别地舍不得。今年,我正读初中,家离学校太远了,课业又重,不再像读小学时情景了……

也许是因为人越大越没有出息吧,我虽然表面上无所谓地说,“好”,“可以”,但心里却希望父母不要走,巴不得远方开来接父母的大巴车子坏了,炸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问,“不久是多久?”,妈妈没回答。我又偷偷地去问爸爸,爸爸说,“明天。”……

我怔住了……

也就是说,明天,我又将留守!并且我还要拉上我那傻傻的芳龄——五岁的妹妹,一起过日子,熬吧,盼吧!……

那一下午,我都像个傻子似的,化身塑像,一动不动地杵在那儿……

我看着爸爸妈妈忙碌的身影和大包小包的行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白布覆盖的家具床铺,前几天的幸福感和满足感都如同初阳下的薄雾顷刻间蒸发得荡然无存了。

我突然间有了想帮帮他们的想法。

是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未正规地、庄重地亲自给他们奉过一杯茶,给他们夹过一口菜,给他们洗过一次脚,给他们说过一句“生日快乐”……凡是一个真正称得上孝顺孩子能做和该做的事,我好像都还没做过。

趁着那个下午,我赶紧帮父母干了很多我能做和我想做的事。可我总是觉得做不够,做不好……

我睁开眼睛,不再去想白天的事,我觉得为了自己那份微薄的尊严,我怎样也要纹丝不动……

悲伤仍是抑制不住,倾泻般从我心上一条细长的裂口处流淌出来 。

我顺着悲伤,逆流而上,想用那所谓的尊严去堵住裂口,却也总是徒劳。

“就让一切成空吧!”,我安慰自己说着。

“哈哈哈……”,隔壁的笑声如同波涛从门缝中涌来,荡击着我的耳鼓……

“我会乖乖地呆在家里,哪儿也不跑。”妹妹信誓旦旦地说着。接着又是一串串的笑声……

我才不信呢,只有没头没脑、没心没肺的人才不想爸妈呢。

不过,我要是也像妹妹一样没头没脑、没心没肺的话,那就好了。

归根究底,还是我自己不够坚强。我抛开自尊,让自己的伪装不复存在。我赤着脚,来到窗前,拉开窗帘,借着外屋的灯光,我看见玻璃上正映着我含泪的双眼……

我知道——

生活是由一个个平凡的日子组成的,也正是这一个个平淡无奇、千篇一律的日子,才使得地球上的我们变得有时很悲伤。也正是这些悲伤,又使我们的日子变得有些不平凡…?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