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怎奈浮生亦若梦2016年03月26日伤心日志

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津。

席慕蓉说:“你走吧,我总要习惯一个人。”人天生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从落地生根到落叶归根,这一路走来,因为相遇,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美丽。但我们始终只能一人来,一人去。

“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每一步迈出的都是寂寞,每一脚跨出的都是孤独!”一个人习惯了孤独。起初的害怕渐渐变成了喜欢,甚至是享受这样的孤独,“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梨花烂漫,骤雨清明,陌上青青,春意满景。一个人走在幽静的乡间小路上,柳丝吐蕊织翠烟,杨花初现若锦团。此时,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舒畅。仿佛在那一瞬间,我就是我,在孤独中尽情地喧泄心声,审视自己的对错,思考未来人生。寂静的夜里,煮一壶清茶独酌,捧一本好书细读,把孤独写成文字,细细研磨。或者学学李白:“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就这样一杯美酒,伴着杏花微雨,足以慰风尘。不去管风起云销,暮雨潇潇;去看看梧桐落,是怎样“又还秋色,又还寂寞”的;去看看“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是怎样的光景。

易卜生说:“在这个世上,最坚强的人是孤独的,而且是单独站立着的人。”古往今来,孤独都不是某个人的专属,它是诗海词林中的常客。马致远是孤独的,所以有“枯藤老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愁思;苏轼是孤独的,所以有“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感慨;晏殊是孤独的,所以有“无可奈何花落去,小园香径独徘徊”的无奈;辛弃疾是孤独的,所以有“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遗憾。一个人,也可以把孤独过成一种艺术。即使“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也不觉着有多么难过

习惯了一个人吃饭。你试过一个人吃自助餐吗?整个用餐时间都是在惶恐和不安中度过。取餐的范围,就只能以座位为圆心。走得太远,担心回来包不见了;带上包取餐,又担心服务员把桌子收拾了。所以,那一顿自助餐,我只吃到了眼前的水果和薯条,吃了很多。从此留下后遗症——再也不想吃薯条了。在我离开餐厅之前,又来了一位姑娘,她也是一个人。没有什么事,是一个人不可以做到的。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呢?一个人,苦甜自斟。但是,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我还能写下这篇文章,就说明那些都会过去的,有些事,习惯了就好。只有经历了无数的荒凉孤独,才能遇到属于自己的繁花似锦。

习惯了一个人旅行。带上喜欢的书,带上最爱的糖果,带上一个享受自由好心情。我希望,能走过一季又一季,从夏蝉鸣叫,到花飘飞。我希望,能漂泊一程又一程,从韶华年茂,到眉宇沧桑。从三毛的诗中,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流浪”。春暖花开之时,去看看江苏兴化,万湾碧水,千垛黄花,一叶小舟与湖面粼粼波光交相辉映;去看看云南罗平,孤峰、小溪、农舍,清晨在菜园摘一些带着露水的蔬果,中午炒两个小菜,小酌几杯,享受诗意的生活;去看看西藏林芝桃花沟,鳞次栉比的野桃,花色虽柔美,却从骨子里带出高原的雄浑和雪域的骄傲,蓝天之下,碧水之畔;去看看宜宾的蜀南竹海,竹连山,山连竹,满山满眼的绿,肆意苍翠,风雅秀丽。当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背上行囊,去看看蓝天白云,去听听燕回婉转,同紫陌纷争,浅装樱红,随手摘几片柳叶放在唇上,轻奏一曲,便是一首关于流年的歌。

习惯了一个人生活。春水煎茶,新绿初开。温一壶花茶,配上些许茶点,在午后的阳光里,我静倚着春天的门楣,安静地解读着一本老旧泛黄的诗集。“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读三毛的诗,总是能给我一种强大的支撑。如她那样的奇女子,究竟走过了怎样的荒凉,才能这般彻悟通透。我做不到如她那般,但是我会努力做好自己,慢慢地去习惯每天一个人生活,一个人行走。既然逃不掉,那就勇敢面对现实吧。现实是一切都画上了句点,然后你开始大步朝前。一个人的时光,恬静,却又带着些许寂寞。

书上说,人生是一场孤独又漫长的修行。这种修行于我,一个人才最合适。春日的阡陌,最适合看书写字,赏花听风,只闻花香,不言沧桑。时光静好的恍若一页书,一首诗,一阙词,一个人。我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只能用淡泊宁静的姿态来接纳这百味人生。闲来听听音乐,看看风景,写写文章,绾一袖云,养几盆花,取悦自己。在平平仄仄的流年里,简单,便是最大的快乐

你走吧,我总要习惯一个人。做一个幽居在时光深处的草木闲人,安静得犹如某个章节里走失的诗句。

你走吧,我总要习惯一个人。做一个拈花微笑的女子,在洒满阳光的小城,一袭棉麻素衣,过着简单的日子。

你走吧,我总要习惯一个人。做一个从《诗经》里走出的女子,在春的枝头绽放成桃之夭夭,深居在三月的花事。

你走吧,我总要习惯一个人。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