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积雪草2016年08月08日优美散文

每一个年龄段有每一个年龄段的美丽,每一个年代有每一个年代的梦想

走在街上,路边的小店里传出熟悉的旋律,先是齐豫的《橄榄》,后是老的《同桌的你》,还有许巍的《曾经的你》……

一首接着一首,都是经典的老歌,站在街头,忽然就像傻掉了一般,愣怔在那里,思维瞬间短路,茫然四顾,周遭是人流与车流,喧哗的世界里,我仿佛成了一座小小的孤岛,瞬间掉进了自己的世界里,依稀看见时光的隔壁,另外一个我,由远至近。

那时候,年少,穿白衬衫,着长裤,梳学生头。穿球鞋,素颜,直发,青葱一样的年华,喜欢背着书包晃荡在小城那条站满白杨树的马路上,喜欢以仰望的姿势跟在小城一帮诗人的身后,狂热地听人家朗读诗歌,畅谈人生理想,喜欢不着边际地遐想那些不可企及的事情。

那时候的我,最大的理想不是写诗,而是疯狂地迷恋齐豫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谁在青春年少的时候,没有一个流浪的梦?我的梦想就是像三毛一样,背着简单的行囊,去远方流浪,无拘无束,羁旅天涯,过着行吟诗人一样的生活,像小鸟一样在天空自由翱翔,去沙漠里采摘野花,去草原深处放牧牛羊,甚至想扒火车去远方,因为远方有我七彩的梦。

那个流浪的梦想蛰伏在我的生命中,久久不肯离去,小半生的时光都在做着同一个流浪的梦,我所有的幸福都跟流浪有关。一个人,在午夜的火车上,看远山如黛,一闪而过。看远处路轨旁闪着眼睛一样幽蓝光芒的铁轨灯。

勇敢的一次,是和几个女生,在火车站的铁轨旁埋伏了一天一夜,准备伺机扒火车去远方,因为那时口袋里没有钱,扒火车是那个年纪所能够想到的最勇敢的事,我们唱歌: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

那件事情的结果,是被父母抓了回去,远方没有去成,结果被罚两天不许吃饭,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强硬,所有的疯狂,最后都被食物给打败了,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一顿不吃就被饿成软软的面条,更何况两天?妥协,是那个时候唯一能选择的。

多年之后,我的梦想被生活的洪荒淹没了,我变成了一个平常的女子,每日里,上班,看书,写字,相夫,教子,去早市与小贩讨价还价,下厨烧几样小菜,回家在父母膝下承欢,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远离欲望,远离梦想,年少时的那个我距离现在的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终于,渺不可见。

遗憾吗?也不曾。每一个年龄段有每一个年龄段的美丽,每一个年代有每一个年代的梦想。如若我现在还想要疯狂地去流浪,那可能真的是神经错乱,因为在我的身后有太多太多的放不下,牵绊我羁旅的脚步,那些牵绊,是我生命的根和养分,是我幸福的全部来源。

时光的隔壁,住着一个年少的我,为一朵花流泪,为一幅画感动,为一句话感慨,为一首诗狂热,为一首歌心动,为一个流浪的梦而执着。

清纯时光,美丽岁月,走过,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