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谢凤姣2016年10月12日优美散文

到达东渡苑时看到一排临湖搭建的水榭,早已有人围坐在木制的廊下,或用早点、或聊天。从园门进入,入眼处是一汪水潭,点缀着片片浮萍、朵朵睡莲,细小的游鱼在水面跳跃,历历可数。木制的椅子、木制的花架、木制的栏杆,悬挂的红色灯笼,一种江南水乡的古典韵致扑面而来,令我怦然心动。一种久违的感觉,安详而静谧。

微笑,让呼吸变得细长,那颗被繁重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心脏,似乎突然间放松下来。

游园时,天开始下起蒙蒙细雨,曲径通幽处,绿意微凉。石阶上少了苍苔,林深处亦无禅房,可是突然间有了隔绝红尘的感觉。我想,这是我自己的心境吧,走过尘嚣、染过沧桑,却始终将自己的心寄于尘外。有时候会忍不住嘲笑自己,这个年龄,还在寻求诗情画意?生生将自己一分为二,一个是现实,一个是理想;一个入世,一个出世……

女士们都打着伞,从雨中走过的背影,因为染了湿意,显得越发美好

然后便看到那一大片荷塘,驻足湖畔,静静看那一池风景,一些词句隐约掠过脑际:“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眼前这被雨洗过的层层翠碧,挤挤挨挨、重重叠叠,当得起田田二字。“一阵跳珠雨,作轻凉、点摇平碧,嫣红无数”,“步为凌波袜,掌为承露盘”,“荷衣尘不染,何用濯沧浪”,那一枝枝婷婷净植的荷花,宛如洛水女神,舒翠袖,仰臻首,静静沐浴着这场夏雨,绝世之姿,翩然尘上。

俯身,伸手,掬起荷叶上那一颗水晶般闪亮的水珠,想起苏轼的那句“圆荷泻露”,视觉、听觉都跟着调动起来。闭上眼,仿佛能看到荷动处,一滴雨珠轻轻滑落,掉进池塘,静谧中清脆的声音击碎月光,水纹丝丝波动……

旁边传来谁的声音:“留得残荷听雨声,这听要在室内,不是在塘边。”忍不住会心一笑,是啊,面对一池残荷,恐怕会有萧瑟之感。而隔窗静听雨打残荷的感觉,就如雨打芭蕉,淅淅沥沥中,可以引人无限遐思。

再想,假如在西湖上,驾一叶兰舟,穿梭于荷丛中,当一名采莲人,可以酣睡于十里荷塘内。甚至,举杯邀月,品几杯清酒,那情景,是否更加醉人?

雨,终于止了,踏着潮湿的小道往回走,心,越发地静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