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丁玲2016年12月10日来源: 张家口日报抒情散文

我总是喜欢把端午节叫做粽子节,这是打小的习惯过年有新衣穿,有年夜饭吃,所以小孩子期待年的到来。那个时候不懂得屈子的典故,就像不了解年的由来,天真的以为,端午可以吃粽子,自然就是粽子节。

小时候家里穷,可不像现在这般想什么时候吃粽子都行。我需要等待,等待一年的时间,才能再尝一尝那枣子与江米混着粽叶的甜香。

,明天粽子节包粽子不?”我腻在妈的怀里,期待肯定的回答。

“包,就知道你这个小馋猫爱吃。”妈温温柔柔的声音和粽叶的气味就这样从我悠远的记忆里悄然飘至。

门洞里,老爹和妈包着粽子,我的一只小爪子就偷拿枣子塞进嘴巴,小腮帮子鼓鼓囊囊的,活似一只小仓鼠。但一般这个时候,鼠爪就会挨上那么一两下。斜对门的婶婶,这个时候端着食材也来凑个热闹,给我一把枣来吃,唠着家长里短就包出了一个个粽子。

我很想念那个时候,那个老爹和妈包枣子江米粽子的日子,那个街坊四邻凑到一起的夏日时光,即便物质匮乏心里也是甜的。还记得我考上大学的时候,老爹说:“我闺女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啊!飞吧!我盼着你飞呢!”我在求学的道路上走过这许多年,时至今日,与老爹,与妈,还有那条街巷,从相隔2公里,到相隔15公里,再到相隔了444公里,就这样,越来越远。于是,我成为了一个城市里的灵魂流浪者。

流浪到街边的长椅,我开始思索,我们之间有多少年的粽子节不在一起了呢?我与他们似乎没有时间再一起包上一回枣子江米的粽子了。我想念那个香甜的味道了,我想念老爹和妈了,我想念那条街巷了。

在到那魂牵梦萦的地方,我仿佛看到那片生我养我的故土还是一样的颜色,那梦中河畔上的雨丝依旧温润绵长。我想,只要在梦里尝一尝家里的粽子,抱一抱老爹和妈,看一看四邻,走一走那条街巷,我便不再流浪。

我的灵魂不再流浪,那一枚青绿色,已然在我的心上。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