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郭小南2017年01月18日来源: 云南网优美散文

暑假去了一次香港,没有父母同行,借住在一个当地家庭,男主人是港大的。有人问:“那儿怎样?”我说:“是很容易让人喜欢的一座城。”的确,归家之后,香港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我说这座城市让我心静,旁人满脸质疑,在很多人眼里,香港意味着繁华,拥堵,人才辈出,纸醉金迷。然而,她给我的感觉却是安静自由。我走过的为数不多的城市,截止目前最喜欢的两个,一个青岛,一个香港,都有海。

记得初到香港的那个下午,走在繁华又带点沧桑感的街上,陌生的地方,全新的人际交际,完全不同的地域文化,让我有点微微的慌张。准备去便利店买一些送给主人家的礼物,当询问店员是否可以刷大陆的银行卡时,店员只是满脸疑惑地重复一句我完全听不懂的话,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在一个全新的地方了。

坐了轮渡去南丫岛,在海上还是狂风暴雨,一上岸,风雨便偃旗息鼓。走在深色的木栈道上,海风柔柔地吻着我的脸庞,一切都有点潮潮的,锁着的一排老自行车大多锈迹斑斑,看了让人莫名的喜欢。海水裹挟着金沙似的阳光一次次抚摸着岸边的礁石,发出好听的声响。这一切和我想象中外婆的澎湖湾是一式一样的,美好得让人想落泪

急着去看更广阔的海,看了一眼地图,便自信满满地凭着感觉走。走上一条异域风情的小巷,石板路上积着或明或暗的小水洼,满脸胡子的欧洲老爷爷坐在巷边喝咖啡,体型各异的狗在巷子里悠然漫步,同大陆的狗不同,你若唤它,定是没有摇尾巴之类的回应的,好似沉浸在这美好的午后,容不得有人来叨扰。小小的店铺一家家挤在一起,售着手工陶土耳环,竹风铃和美丽的民族风情外套。道路安静,一路繁花,只有三三两两的欧洲人在漫步。

走了很久都没有见到海,意识到自己迷路了,却走得欢喜。说实话,我挺喜欢这迷路的感觉,那些陌巷里的风景,让我感到小小的欢喜。走尽小巷,结果到了岛上的民居区,繁花似篱,木长椅上有雨打落的叶子,粉红色的小洋房前有秋千和花园。蓦然发现绿荫深处有条窄窄的像要滴出颜料似的小道,走上去,有个简单搭起的木棚,下面有个牌子用红字简单地写着“阿婆的豆花”,干净的深棕色木桌下躺着一只猫。

要了碗豆花,阿婆热情地招呼我坐下。娴熟地舀起一瓢奶白的冻豆花,再淋一勺金黄的糖浆,豆花盛在白瓷碗中微微颤动,分外诱人。小心地用勺子刺破滑嫩的豆花送入嘴中,味道极好。或许是当时情景,或许是辗转偶得,总之,那是我记忆里最好吃的一碗豆花,幼嫩爽滑甜而不腻,口感无比细腻,满口馥郁香气,感觉在舌尖上每个味蕾都裹在浓郁的豆花里绽放。片刻失神,恨不得停在这个径深不知名的深巷中,从子燕春归,待到山花烂漫,从山幽风清,住到绿水成诗。

生活总是辗转迂回,迂回再进,总有些人,有些事,有些风景,有些际遇是偶得的,这些便是陌路里的风景。计划中来得自然完满,而相较那些计划的,我其实更喜欢那些毫无预兆的邂逅和偶遇。我以为会让自己刻骨铭心,念念不忘的会是壮阔的海景和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可是让我久久缅怀的却是这深巷中的一碗豆花。我相信,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这样一个深巷,这样一碗豆花,只等着你去发现。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