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王新芳2017年04月28日来源: 邢台日报心情随笔

难得一个暑假,我和文友们游览了南大港湿地,被它的宁静优美深深吸引。

南大港湿地位于沧州市东北部,东临渤海,北依京津,面积辽阔,沟槽纵横,集草甸,沼泽,滩涂于一体,是各种野生鸟类的自然保护区。踏入湿地,灵魂栖息于一杆芦苇,只为细细欣赏如画的风光。

在码头坐一只画船,悠然地荡到洼里去。临窗而坐,清风徐徐,新鲜的空气里,糅杂了青嫩的芦苇香,琥珀色的水香,还有淡淡的鱼腥味。无边无际的芦苇,直竖在明丽的水里。叶子如眉,相亲相依。风过处,芦苇低了高贵的头,可你看见的,是另一片低头的芦苇。黛绿色的水面上,有野鸭浮水,天鹅嬉戏。水晃荡着蔷薇色,恬静、委婉,给人以水阔长空之想。船头坐着一个穿红衣的小妹,逸兴遄飞,唱《我的祖国》,也唱《谁不说俺家乡好》。声声柔美,开船的小伙子乐得合不上嘴。岸边,不时见到庐舍草屋,旋转不息的风车。人行走在画里,享受着无边的清隽和雅丽。

弃舟登岸,乘大巴车过放鹤广场,苇海迷宫,目标指向观鸟亭。观鸟亭是一座仿古建筑,高二层,飞檐琉璃,雕梁画栋。拾级而上,登高望远,就有了极目千里,游目骋怀之感。碧绿的苇海里,九曲连环的栈道上,打着花伞的游人络绎不绝。他们聆听着自己的足印,兴致勃勃地追寻着大洼的远古今生。天空湛蓝,白云如缕,一群群燕子在轻盈地飞舞。偶见一只黑色的大鸟,大概是鹰吧?在高傲地盘旋。那一处水面上,有几只闲散的白鹤,亭亭玉立,对自己的羽毛颇为爱惜。随着海风的吹拂,海鸥也来到湿地。芦苇如老祖母温柔的怀,拥抱着诸多的生灵,有水禽,也有小兽。仔细听去,能听到苇莺的嘈杂,和骨顶鸡不安分的喧哗。长脚鹬喜欢芦苇深处隐秘的草台,更有雉鸡在急促地掠飞。

美景当前,我似乎看到了湿地人筚路蓝缕的创业场景了。几十年前,农垦老兵来了,几万名的筑堤民工来了,他们就地扎下了窝棚,挥锨挖土,抬筐上肩,围起了百里长堤。捷地减河引来了滔滔的运河水,流进小洼,汇集成广阔的大洼水域。凭着坚韧的毅力,他们在此安家落户,用坚实的双手,把一个昔日盐碱荒僻的沼泽之地,变成了今日幸福安康的渤海明珠,产业园区。怎不让人油然而生敬意?湿地中到处可见一丛丛粉白色的山村柳,从来不择环境,只默默向上生长。我实在爱极了这顽强的山村柳。

回首湿地,一种恢宏而静美的力量,重新掠过我的眼底。我们离开时,和每一棵芦苇道别,和每一只水鸟再见。每一次行走都在心上,那些初见的美丽,纯净的情怀,都会以另一种姿态回馈。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