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黄仁兵2017年07月13日来源: 贵州民族报情感日记

没有你这样开玩笑的,说好一起去兴义,你丢下了我们,谁也没去成,陪着你度过了最后一个漫长的冬夜。

能赶来的战友,冒雨而来,无论男女,看见你都泪流满面,而我却滴泪未流,有谁知道我的心被掏空了,连血都已流干了,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战友都把电话打在了我的手机上,了解情况的有,慰问家人的有,但都是责怪你抛弃了大家,战友一场,好日子都过上了,你却独自走向了极乐世界,你不够意思。

安葬完你,我再没勇气和大家共进晚餐,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回到家的,带铅的脚,失去了往日的轻快。进到家中已是天黑至尽,我不敢开灯,默默地坐进了书房,此时此刻不争气的眼泪喷涌而出,哭声惊动了住户左右,我的爱人站在书房门口却不敢走进书房把灯打开,安然地陪着我走进了失友之痛。

一九八0年十一月,我俩一起穿上军装,带着走出困境的心情,为有一个期盼的明天。坐着闷罐车一起到了云南。大理、喜洲,三个月的新兵集训,你总是以大哥自居,在我人生开始起步时为我挡住了第一期风雨,我居然没有受到任何欺负,当我在喜洲街上看见白族人吃生肉惊吓而回时,是你牵着我的手亲自去查看我被吓的原因。从那一刻起,你慢慢地走进了我们的心中。

新兵训练结束后,你分到工兵营,我独自分到汽车连,我有一种前途未卜的感觉,当时只见你从队列中跑出,提上我的背包对我说:“在我们76人当中,你是分得最好的连队,你可以学开车,好好学一门技术,虽然你一个人去,等我定下来,我想法去看你……”你话未说完,新兵连长就把你吼了回去,让我从心灵深处有了一丝温暖,坐在汽车连的接兵车上,我真不想离开你……

到连队后,我分去了炊事班,你却当年就去学开车了。你没有失言,星期天,你真的来看我了,我情绪很低落,你对我说:“炊事班也好,锻炼一年再开车,你文化好,别丢下书本,争取考军校……”那天你对我说了很多,现在想起来,仿佛还在昨天,也就从那一刻起,我重新拿起了书本,你却在我内心占据了重要一席之地。

连队生活平静地过着,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没放弃每月见一面的承诺,即便喝一瓶大理汽酒,吃一块大理饵块粑,我俩都能快乐一天。

随着当兵岁月的增长,各个连队的老乡都取得了联系,家乡也陆续有亲人和朋友来部队看望我们。当时我们每月只有6元钱的津贴,但你却能变着法子让大家乘兴而来,满意而去,从没让我有过丝毫的失望

上战场时,我俩配属于不同的连队,你都能通过“东海”和“黄海”打电话给我,教会我许多注意事项。这期间,虽然你也出过事,但你都能化险为夷,越南的枪炮地雷都没伤到你毫发,死神都怕你。

得知我考上军校,你比我还要激动,你是通过“黄海”打电话给我,听着你激动的声音,我感觉得到你是发自内心地为我高兴。你反复告诉我去军校一定好好学习,为父母争光,为战友争气,并且告诉我到了军校无论有多大的困难,一定要坚持,如果钱不够用你叫我别向父母开口,只管打电话给你就行。

时间飞驰,平凡中彼此守望,你从云南调回贵州,虽然相隔千里,我也从排长、指导员、连长,一步一步的成长着,但你的书信却一如既往的没有间断,从事业到家庭再到今后的发展,都能从你平凡的谈吐中感受到亲人的温情。

我从部队下到地方,你比我还着急,从民政局到安置办,无论白天还是夜晚,你动用了你所能用的一切社会关系为我找工作,不光出力还花钱为我办事。一直到单位落实,你又亲自开着车把我送去新的工作岗位。

刚脱下军装,我仿佛成了白痴,那些天你不断地召集贵阳的战友,从册亨到贵阳的老乡,请他们陪我吃饭,并把我介绍给他们让我尽快融入他们之中。接受自己身份的转变,摆正位置,接受新的工作,你为我付出是那么无私,却又做得天衣无缝地让我没有半点自卑的感觉。

在社会的打拼中,二十多年,我们不分彼此,无论是晴天丽日,还是狂风暴雨,你没离开我左右半步,我的老师、我的同学,他们都把你融入了我们的团体中,只要一次没见你,他们都会反复追问为啥你不到来,无论是昆明的战友,还是重庆战友、仰或是本省各地战友,他们都知道我俩是穿连档裤的“同性恋”,只有我俩最清楚,那是一种融入血液的兄弟情。

在这我大半生中,有你一知己我心已足。无论人前人后,你总是以我为骄傲,仿佛我为你争了多大的面子,其实我心里最明白,你是用你的优秀掩盖着我们的不足,在你的朋友面前,我是踩着你的双肩成为了巨人。

我不想过多的追忆你的离去,你是我在黑暗中最后一个光点的熄灭。哥,虽然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但我想说的是:你欠我!你本应该让我有一丁点的偿还,你却象流星一样,转眼之间就离我而去,战友们、朋友们都说你太不应该了。

你的包容,你的大气,你的谦和,你的担当,你的忠孝……无论任何一样,我都得用一生去学,你答应我的,陪朋友好好的走一趟家乡,他们都还盼望着,你为什么这样?

看来生之茫然,独怆然而涕下,岑建离,我“恨”你,但更想念你!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