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李新刚2017年07月31日来源: 西安日报情感日记

哥苦,我知道。哥的生活苦,心里更苦。

哥上学的时候,语文成绩突出,其它学科太差,没有考上高中,早早进了一家距离县城几十里的水泥厂干活。那时我正上高中,一次下课后有人叫我,说学校门房有我一张汇款单。我取出来一看,是哥汇来的四块钱。那时哥的工资好像是四十块钱左右,可工厂效益差,工资经常发不出,我知道他经常没到月底就没有生活费了,哪里有多余的钱给我?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处女作发表了,这是他第一次领到的稿费。本来那篇文章的稿费是五块钱,他准备都汇给我,可没想到邮局要收几毛钱的汇费,他身上连多余的几毛钱都没有,只能给我汇来四块钱了。

想起这事,我就落泪

后来哥正式招工了,调进了城里,可企业效益很差。那家企业本来有集体宿舍,可集体宿舍太吵闹,不能安静读书写作。哥便住在家里。但家里地方小房子少,我和弟弟都在上学,晚上各需要一块安静的地方做作业。哥就盯上家里那间夏天闷热蝇蚊漫天冬日寒冷得连脚都冻肿的小厨房,他就在那里写作。我们要休息时,他再回单位的集体宿舍。

由于眼睛一直盯在写作上,哥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想一些发财致富的事情,他的日子就一直过得很穷。

结婚后,一次过年时,父母督促他赶快去老丈人家给拜年,他却磨磨蹭蹭不肯去,父母不清楚原因,我和弟弟也不理解。后来,哥才说:“你知道我去她家时的感受吗?我在那里的处境真像没中举时的范进。”

我忽然觉得哥好可怜。

后来我大学毕业,在省城工作,在省里的一家文学刊物上看到了哥发表的一首诗,有两句我记得很清楚:我用轻狂掩饰着我的凄苦,我用放肆宣泄着我的苦闷……我一看眼泪就流了出来。

渐渐,因为关注哥,也开始关注文坛。

每天上班,来到办公室,先看报,看看报纸的副刊有没有哥的作品。从十年前,哥发表文章的密度逐渐加大,文章的分量也越来越重,发表文章的报刊级别也从市级上了省级上了国家级。我看到了哥每一步坚实的脚步。

可哥也倒霉,就在他在文学的道路上努力冲刺的时候,他的单位破产了。我问哥怎么办,哥说他要出去摆个小摊子。于是我就支援哥一点钱,让他去摆地摊了。哥出去摆地摊,我心里很难受。我想,也许从此再也看不到哥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了,他的才气从此也就湮没在了红尘烟火里。

可哥只沉默了很短的时间,很多报刊又开始频繁地出现他的名字。后来我才知道,哥是收摊后,连饭都顾不得吃就又开始写作了。

近段日子,我接连看到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先是哥的小说在北京一家老牌文学杂志年度评选中获奖,接着一家上海的大报年终评选最受读者欢迎的作者,哥脱颖而出进入前十,还有在湖北一家全国着名的杂志获奖……

我给哥发去一条短信说:“哥,你的春天终于来了。”

短信发出,我泪流满面。

对了,忘记说了。哥的笔名叫佚名。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