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桂孝树2017年08月24日来源: 保定日报社情感日记

当我和“长中”的校友们重返昔日的校园时,曾经书声琅琅的校园已是一片荒凉,偌大的校园成了养鸡场,那不知愁的小鸡们在布满丛林的校园里四下寻觅着。印在脑海深处的教学大楼早倒掉了,空无一人的操场上,惟有公鸡时不时传来一阵鸣叫声,才让人感到有些生机,这就是我呆过6年时光的校园吗?

在校园里寻找往日的点滴痕迹,想在断壁残墙里寻找32年前生活过的踪影,却什么也找不着。昔日从这所农村中学的校园里走出的学子成千上万,如今很多人在大江南北和国外舞台上挥洒着心血和汗水。虽然远离家乡和故土,但“长中”却是所有在外学子们为之牵挂不断的梦。

在校园 周围,我发现那棵曾给“长中”学子带来无限美味回忆的枇杷依然还在。想当年我们这班淘气好吃的学生们,可没少在下自习课之后到校外曾家的枇杷树上偷枇杷吃。记忆最深的一次,我在树上偷摘枇杷时被枇杷树主人儿子发现了,一道闪亮的电筒光照到我的身上,树主人儿子一声喊叫吓破了我的胆子,呆在树上不知咋办,随即传来树主人老的声音:“孩子!别怕,千万要小心,从树上慢慢爬下来”。好心的曾家老妈妈,让我们这群不知悔改的学子在每年的5月总是少不了光顾那棵高大的枇杷树。

记忆中那口甜甜的水井依然还在,只是井口被水泥盖子封住了,改用摇水泵摇水。再次喝口清凉的井水,当年在井边打水、喝水、洗澡,相互在此打水战的印象记忆犹新,那些开心的日子都成了美好的回忆。

匆匆流过的时光让人慨叹不已,年近半百的我们陪着80多岁的两位老师重走“长中”路,共叙“长中”情,有着说不完的记忆和感伤。孔子曰:“逝者如斯夫!”一代枭雄曹操可以咀嚼“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滋味,我又何能例外?

那时的天刚蒙蒙亮,就被母亲唤起,吃上一顿特别早的早餐,背扛着一袋米,菜装在瓶子里,翻山越岭一路泥泞去上学,却从没有迟过到的记忆。那时的我们有多苦有多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自己能体会。那时的我们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开学的时候交不起学费。校园的铃声响得急,树上的读书人飞到教室里。有些人喜欢在油菜地读政治,有些人的作业本写数学又写地理。那时的我们再艰难不流泪,风风雨雨再回首那些甜酸苦辣的滋味。

望着彼此日渐苍老的容颜,回忆着童年的点点滴滴,感觉着世事的沧桑变化,那些让我幸福而又温暖的画面使我感叹万千。雄伟的高山依旧在,只是少了那两棵让我们赖以自豪的大松树,明静的寺庙的吉祥钟依然在敲响,却听不到低矮的泥巴墙传出朗朗的读书声。那口老古井、那棵枇杷树,多少次走进我的梦中。

面对满眼的荒凉,我的心在呼唤:“当年的校园,你在哪儿?”传给我的只是一阵鸡鸣声,不由得让我泪湿衣襟,“长中”已成为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