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陈朝利2017年09月16日来源: 安康日报社写景散文

久闻“秦楚边城、水色白河”的盛名,却一直没有机会去领略。初春时节,与几位朋友相约,有幸去了趟白河。

从西营出口下了高速,车子在山脚下蜿蜒的公路上驱驰几分钟,便到了位于柳村的小寨沟口。凭直觉,这条沟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久居城市的我们,还是有了远离喧嚣与繁华,真正去寻觅美景、亲近自然的强烈愿望与浓厚兴趣。

站在小寨沟的山脚下,此时的太阳隐匿在厚厚的云雾之中,抬头仰望远处的山寨,山顶上裹着一层乳白色的雾衣,一片静谧、一片朦胧,山林中偶尔传来一阵短暂的鸡鸣狗叫之音,让初春时节的小寨沟增添了几分神秘。在好友的引领下,大家一边欢歌笑语,一面沿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开始领略小寨沟的无限风光。

随着山势渐渐增高,映入我们眼帘的一幅艺术家手中拼贴的国画——背景就是蓝天和大山,白桦林、山间的农家小房、潺潺的小溪、层层叠叠的地垄,高高悬挂的木瓜、坡地间悠然自在的黄牛和白羊就是贴上去的图片,山村散发出来的气息是恬静的,领略着大自然赋予小寨沟的秀丽景色,从城市带来的那份浮躁在此陡然间变得平和。

穿过板栗林,登上半面坡,峰回路转,视野突然开阔,前方数十米处的半山坡上,一片依然青翠的竹林和一排农家小院映入眼帘,有人建议歇会,大家就不由间加快脚步,直奔农家小院。

远远就瞧见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女主人,热情的招呼我们落座,为大家泡上当地的绿茶,端上黄澄澄的橘子,让我们倍感亲切。清净的庭院陡然热闹起来——就连院坝下猪圈的一头肥猪也闻声跑到石槽间觅食,引起大家一阵欢笑。

小寨沟山山有水、沟沟有景。终于来到了小寨沟的水源地——这是一条狭长而又荆棘遍野的幽谷,石缝里、松树边,一眼眼的泉水不断从四处涌动而出,在一块大岩石下汇成一条潺潺的小溪,欢快地向山外流去……有水就有了灵气,有了生机。头顶着蓝天,徜徉在这尘埃尽去的恬静风景里,仿佛收获了无限的惬意。

为我们带路的村民感慨地说,正是靠着小寨沟的这一道并不起眼的清泉,浇灌着这里的千亩山地,哺育了这里祖祖辈辈的山民。听着乡亲们朴实的话语,我突然涌动出一丝感动:在大自然富有诗意的造化中,赋予了水——生命之源的神奇,才让万物萌生、世界缤纷,纵然是万物之灵,人亦是如此。

经过奋力攀爬,越过一大片白桦林,我们终于气喘吁吁地登上了海拔1000米的寨子梁顶,穿过一道已经废弃的石门,当年的宿营地出现在眼前:这是一个依山势而修筑的约上千平方米的古遗址,三面环山,只有一条通道能爬上城墙,其余三面都是高约上百米的陡峭悬崖。站在城墙最高处向四周眺望:漫山的丛林、笔直的高速公路、蜿蜒曲折的公路和大山深处若隐若现的秦巴民居都一览无余……高瞻远瞩的地势,在那些战火纷飞的年代,小寨沟无疑是先辈们的安营扎寨的绝佳之地。

据当地人介绍,自十天高速公路修到村口后,小寨沟的区位优势日益凸显,他们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期待着这里的资源能够搭乘国家旅游扶贫与打造美丽乡村的东风,实现小寨沟乡村旅游景区的开发,早日使躺在大巴山怀抱中的千年小寨美景能为世人所知。作为来此游玩的异乡人,我着实为小寨的美好前景叫好,也为小寨沟的乡亲们由衷祝福。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