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和智楣2018年01月16日来源: 潮州日报散文随笔

夏日的午后,阳光滚烫,蝉声起伏,穿堂而过的风中,密密匝匝地交织着一层又一层的慵懒与热气,令人昏昏然。

坐在客厅的书桌 前看书,手持极淡极淡的清茶,一面轻轻呷饮,一面凝思。这时,在一旁的丈夫突然提议,想要重新摆放客厅的沙发。见我不反对,他便兴匆匆地起身拉开了茶几,拿走沙发上的靠背,然后把那个可以任意组装转角的七人座布艺沙发推分成几个部分。转眼间,客厅就被横七竖八的凌乱家具占得满满当当。

我伏案的书桌位于靠墙的一角,正对着整个客厅。只要稍稍抬眼,我就能越过手中的书,看见丈夫在一堆凌乱家具中忙碌的身影,和那半面墙的落地窗外洒满阳光的阳台,还有远处随风轻轻摇摆的绿,以及更远处的蓝天白云。

慵懒的夏日午后,在这个仿佛与外界隔离的小小世界里,我一会看书,一会看丈夫忙碌的身影,一会又看窗外的风景时间温柔而亲密地从身边流淌而过,尽管没有丝毫准备,我却意外地触摸到几缕幸福女神的衣角,心中渐渐升腾起一种柔软的情愫。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散文集《兰格汉斯岛的午后》中说,很多事物都可以产生“小确幸”,那是一种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它的感觉在于“小”,持续的时间不长,却星星点点地散落在生活中,当你留心观察、体会,逐一拾起这些“小确幸”后,就能找到最简单的幸福。

村上春树,这个爱猫、爱老婆、爱孤独,自律又内心温柔的男人,他笔下的文字曾让我在不同年龄段里读出过感动。而此刻,在这个安静得只能听到窗外的蝉鸣,和丈夫不时推动家具的声音的午后,他多年前在《兰格汉斯岛的午后》里说过的这句话,又再次感动了我。

严格意义上讲,我并不是一个善于制造幸福的人。性格稍显刻板的我,向来缺少那种能将简单生活过出幸福滋味的情致。可幸运的是,造物主在关上一道门的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从小到大,我都拥有一双能够发现幸福的眼睛。

生活中,这种微小但确实令人感到幸福的事物,其实总是无处不在、触手可及,只是它们常常隐匿了身形,躲藏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之中,需要我们用心去发觉,去感受。可惜的是,很多时候,我们要么紧锁眉头,关闭了通往身边“小确幸”的大门;要么步履匆匆,任指缝间的“小确幸”匆匆而逝。

经过反复对比,丈夫认为:“客厅的沙发还是原来的摆放方式最为舒适。”于是,一切又重新归位,沙发还是原来的沙发,客厅也还是原来的客厅。整个夏日的午后,我仿佛只是做了一场温暖而幸福的梦,虽然醒来时,生活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有些东西却久久地留了下来。

窗外,蝉鸣依旧,日头已有些偏西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