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林树顺2018年01月18日来源: 潮州日报情感日记

有一天,我刚起床,奶奶拉起我就往外走,我摸不着头脑,很不情愿地跟着她。到了供奉祖先神位的祠堂,看到有瓦盖的地方都摆放了八仙桌,足足有几十桌,桌子上面摆满了东西,各个桌子中间的大饭缽都在冒着烟,还有一股节日才能闻到的香味。奶奶把我拉到一个房间里的桌子前停了下来,说这就是我们今后吃饭的地方,我感到很诧异,为什么要跑到我堂叔家里来吃饭呢?我又问奶奶,那今后我们家就不要煮饭了吗?她点了点头,其实她心理也没有底。

我赶紧爬上凳子,看到桌子上都摆得满满的,没有留下多少空余的地方。桌子上的东西除了我熟悉还正在冒烟的稀饭、萝卜干、咸菜,一大盘切好还带着热气的卤猪肉片,还有葱花煎鸡蛋等。

从此,每日早餐除了比较固定的稀饭、杂菜,豆浆、馒头和猪肉包子。时不时还有炒粿条面条,青菜,更有一种特别的包子,里面的馅料有爆炒后研碎的花生米、芝麻、还有切成颗粒的冬瓜片和白糖,吃起来感觉又香又甜又脆,我每次爬上餐桌,这食物成为首选对象。

中晚餐的菜色更加丰盛,基本上按潮州传统的喜事规格进行安排,不是八菜四汤就是十菜两汤都不会少于十二道菜。桌面上摆放都是整只的鸡鹅鸭,整条鱼。要想找个空隙停个饭碗都难,不得已只能一只手拿着饭碗,一只手挑菜吃,但真想要撕一只脚腿翅膀或一片肉吃就很困难,必须要两个人互相帮忙才能完成。有个别滑头的人就把饭碗夹在大腿中间,腾出手来撕扯他想吃的东西。有时餐桌中间还会摆上一整个染红的猪头,看到它我就感觉特别开心,两只猪耳朵翘的特别的高,耳洞可以看得很清楚,是什么原因让它发生了改变?两只眼睛同样比活猪更好看,好像笑的特别开心。

看到餐桌上整只的鸡鹅鸭、甚至是猪头,我问阿叔为什么不切碎怎么吃呢?他说:反正也都吃不完,想吃就自己动手不是更好吗?这样也可避免有人说三道四。如果确实撕不开就可以拿到厨房让师傅重新加工。我每次爬上餐桌,总会犹豫不定!不知哪一种才好吃,只好随意撕下鹅鸭的一只翅膀、脚或者一个肝、一只鸡腿就走啦。

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大家好像都感觉腻啦!没有胃口了,这也难怪,以前肚子都是空空的,一点油水都没有,突然间就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谁能吃得下啊!故此一餐下来餐桌上很多东西都原封不动,中午没吃完的饭菜就拿去养猪和其他家禽,鸡鹅鸭等肉类的食品就倒进粪池里,听说腐化了可当化肥用。晚餐不管中午的菜肴被消耗多少而是又重新来一批,真的是太浪费了!现在想还不知道当时为何要这样糟蹋粮食呢?

那时更出现一件怪事,有人病啦想吃一碗粥都不允许,首先必须要有医生开出的证明,然后送生产队长审核,再往上送到大队部,由一把手(书记)的批准才能得到。我虽然年龄小不懂事,但凭直觉总感觉人为什么这么傻呢?餐桌上不是有几个汤吗?随便勺一下汤泡上米饭不就成了稀饭吗?干嘛要那么费心费神呢?但伯伯叔叔们会严肃地说:这不行,米饭泡汤吃就会得到肠胃病留下病根,是什么道理,这一句话始终在我脑中回转着,至今还没解开。

自开办了公共食堂,每天天还没亮,我睡着正甜的时候经常都会被“哼哼”的猪叫声吵醒,接着能听到“吱——吱——”的尖叫声。有时当听到赶猪的声音时,我就爬起床来借着尚未逝去的朦胧月光,跑过去看他们杀猪,感觉场面有点残忍。

吃过了早餐,厨师们又重新集结,在我们住的围屋前面榕下靠近鱼塘边架好了炉子烧起了水,然后按内部分工,有的宰鸡鸭,有的负责烫水拨毛,有的负责撒网抓鱼杀鱼。体力比较弱小的妇女就被照顾到食堂里干洗菜切菜、清理摆放餐具等琐碎的工作,她们领到的工分最多是厨师的一半。这样热闹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

终于有一天,我爬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到我们的床边,一直没有听到杀猪的声音。奶奶傻傻的干坐着,她告诉我:“孙子咱们没饭吃了……”那段集体吃饭的日子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那特殊的岁月却在脑中挥之不去……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