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张燕峰2018年01月23日来源: 潮州日报优美散文

朋友邀我去他的新居喝茶。

朋友的新居在山间。沿着简易的乡村公路走了十几公里,又沿着蜿蜒的山路向上攀爬六七公里,路边的木越发的高大稠密,遮天蔽日,不见车迹,也不闻人声,倒是一路上流水潺潺,鸟雀相伴,啁啾声悦耳,格外动人。

朋友早就候在路的尽头。在他的指引下,我们登上了一道长长的缓坡,坡地上,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白色的土豆花开得绚烂,汪洋恣肆;紫色的胡麻花细细碎碎,开得极含蓄,像遥远天际里的星星一样,闪闪烁烁;莜麦和谷子已接近成熟,饱满的麦穗和谷穗垂了下来,那沉思的样子像极了一位位哲学家;像一团团燃烧着黄色火焰的向日葵,分明就是梵高笔下的一幅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坡地的尽头处,是朋友的三间小木屋。屋子里的陈设极简陋,但也极雅致:一间夫妻共用的画室,一间卧室,一间简易的客房。堂屋桌上有茶具,有棋盘,还有插在竹筒里的野花。朋友把茶具搬到了屋外,我们就对着一山郁郁葱葱的林木,慢慢地啜饮起来。

茶杯是晶莹剔透造型古朴的玻璃杯。茶在开水的冲泡下,慢慢绽放成一朵一朵的黄花,在水中悠然地跳着曼妙的舞蹈。

朋友说,这是金银花。果然,喝一口,虽有些苦涩,但细细品咂,却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于唇齿间氤氲。喝着,喝着,肠胃间就像有一双温柔的大手抚慰过一样,格外熨帖舒适,细密的汗珠从鼻梁和额头渗出,浑身舒坦。

这时,一阵风儿掠过,满山绿浪推涌,成了波涛起伏的绿色海洋,野花的芳香丝丝缕缕,直钻你的鼻孔,沁人心脾。鸟儿们的歌声便愈发清脆嘹亮,它们竞相放歌,好像在开一场盛大的音乐会。

仰望天空,天蓝盈盈的,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一样,朵朵白云,在天空惬意地漫步,时时变化着形状,时而堆聚像团团棉花,时而轻薄似纱衣,时而又像片片棉絮。在这样的环境下品茶,真有些神仙隐者的味道。

朋友见我看得入神,笑着说: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看着朋友清亮的眼神,我怦然心动。

朋友夫妻俩都是画家,年轻时候为稻粱谋,四处奔波,最后扎根于彩云之南洱海湖畔的画家村,专攻云南民族风情画。几年以后,他们的画漂洋过海,画价也年年攀升。正当他们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一算账,足以保证他们后半生平平淡淡的生活了,于是果断放下一切,来到这山中过着世外桃源一般逍遥的日子,怡然自得,不问世事。

记得林清玄在一篇文章写过:第一流的人物是在清欢里也能体会人间有味的人物!朋友在这清凉幽静的山间,日日有清风明月陪伴,日日与蓝天白云对视,把平凡的日子过得这样芬芳如花,诗意盎然,不正是第一流的人物吗?

望着他,我的目光中汩汩流淌着敬意。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