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王祖远2018年01月23日来源: 潮州日报优美散文

谈起番薯,谁都不陌生。在家境清寒、物质不丰的年代,白米有限,番薯成了三餐的主食。在产期可以吃到新鲜的番薯,再把番薯刨成丝晒干,装在麻布袋,供青黄不接时使用。久存的番薯签不但失去了甜分,还有浓浓的霉味,但为了活命,也得忍耐着扒进肚里。

种番薯叶其实是为了亲爱的老婆。老婆爱吃番薯叶,开园以后就叮咛我要赶快种,让她每天都能大快朵颐。我迟迟没有栽种;经她三番两次提醒,才知道是说真的。于是到市场去寻觅可口的番薯叶。买了几回试吃后都不满意。直到有一天,经过一个只卖番薯叶的菜摊,他已做完生意在收拾了。我指着他身旁一大篮的番薯藤,问他:“可以送我一点吗?”他答得很干脆:“要喂天竺鼠的,不行。”我求他:“我只要一小把,回去种给老婆吃。”他听了眼睛一亮,立即抓了一大把给我,我飞奔到菜园里种了下去,也没问他番薯叶的口味如何。

番薯叶像油麻菜籽,落土后很快就长根发芽了。望着嫩绿的新芽在晨风中摇曳,心中有说不出的快乐。难得有爱吃这么平凡的番薯叶的老婆,我还能不努力照顾吗?每天稍微浇点水,它就长更快更好了。半个月后我摘了一小把番薯叶心回家,炒了一盘,又嫩又美味,亲爱的老婆吃得好开心,给我一个吻,我的心都飞起来了。

老友听说我要种番薯叶,给了我一把牛奶番薯藤,说是新品种,好吃的。我辟了一小畦地,如获至宝的把它种下去。三个星期后就爬满了菜畦。我摘了一把叶心回去炒,却有点苦;老友说是太嫩了,要成熟一点的;我半信半疑。第二回,我等它们长大了些再摘,果然可口多了。才知道吃菜也要配合植物们的个性,不然就会适得其反。

既然亲爱的老婆爱吃番薯叶,我又另种了半畦;她们也长得飞快,爬满菜园。从此每餐餐桌上几乎都有番薯叶,老婆吃得很开心,我倒是先吃腻了,有时是忍耐着吃完的;于是开始把番薯叶往外送。知道大多数人并不是挺爱吃,所以每次都会美言几句:“有机栽培的,不洒农药的喔。”朋友们一听都欣然接受。于是餐桌上的压力减轻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老友告诉我:“番薯叶也需要水,不然会变得很老。”我知道它很耐命,听过就忘了。到了夏天,菜园干旱,有时一个星期根本都没给它喝水。发现它的枯叶多了,叶心部分变成了褐色,摘起来像橡皮一样韧,我才知道太疏忽它了,赶紧为它浇水。只是为时已晚,有几个星期我根本不敢摘这种老番薯叶回家炒来吃。老婆疑惑的问我,我心虚的说:“天气太热,番薯叶太老,不好吃,会破坏妳对番薯叶的印象。”

有一天我在挖土香草时,突然挖起一颗小番薯,才猛然想起它是会长番薯的。赶紧告诉亲爱的老婆,她眼睛一亮,立刻要我去挖来尝尝。我抡起锄头,用力往下挖,当淡黄色的果实在黑色泥土中出现时,仿佛挖到了宝藏,我开心得手舞足蹈。老婆把番薯洗净,连皮切成块,加上枸杞、红枣,煮了一锅番薯汤,冷热咸宜,真是盛夏消暑的圣品。品尝着亲手栽种的番薯,心中有一份浓浓的幸福感。

半畦番薯慢慢挖了两个星期才吃完。我清理好土地,让它休息一阵子,又在另一畦里种上新的番薯藤。不久番薯叶又会藤繁叶茂,成为餐桌上的美食。因为它是油麻菜籽,落地就会生根,没有不能成长的土地。只是别忘了要为它浇水,才能长得嫩绿可口。毕竟,它连肥料都可以不施的,又长得比杂草快,草只能瑟缩在它的藤蔓下,水只是它最卑微、最基本的需要啊。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