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章铜胜2018年02月26日来源: 潮州日报优美散文

每到岁末年初的时候,许多人总是会习惯性地去想想过去一年里所经历的一些事情。这样做没什么不好,也说不上有多大的意义在。我不抗拒类似于年终总结般的回顾,但也不会刻意去做这样的事情。我总认为,对于个人来说,所有的日子,无非是一段细碎流年而已。好也罢,坏也罢,顺畅也罢,坎坷也罢,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过日子,总得往前看。

我们的日子多么像河流中的水,在永不停歇地向前流去,曾经流经的河段,再值得留恋,也已经过去不可复返了,再不堪,也已经过去了,又何必留恋,或是介怀呢。

人到四十以后,就无端地喜欢上“流年”这两个字。大概人只有到了一定的年纪,才能真切地感受到日子会像流水一样无声无息地流走,日夜不停。就像站在川上的孔子当年所感叹的一样:“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日子如水流,不觉间,一年就流走了,在日子的繁细琐碎里,流年就愈益细碎了。

是的,流年细碎,多好。那些细碎的东西,充实了我们多少平淡的日子。我们在日子的细碎里,感受生活温暖和寒凉。我喜欢上了流年里的细碎,更喜欢寻常日子里那些细微的、容易被忽略的生活的细枝末节,喜欢它们带给我的点点感动,那是足以温暖人生的些微亮光。

细数细碎流年,有多少值得记忆美好,又有多少被我忽略的温馨和感动呢?我是不敢去想的,却又忍不住不去想它们。

春天,我家的两株牡丹同时开了,花开得早,花朵硕大,颜色艳丽,我高兴地给它们拍了照,发给朋友们看,引来赞声一片。可早春的牡丹,遇上一阵风雨,花几天就凋谢了。在这一场花开花谢里,我开心过,也落寞过。原来,花也是弄人的,让人欢喜让人忧。可一喜一忧里,那些平淡的日子就有了颜色,有了分量。在掂量那些日子的时候,我们得到了比日子本身更有意义的东西,不只是细碎,也不惟流年。

秋天,路过楼下的一株银杏时,我被它满金黄的华丽所惊呆,我用文字记下它与我相处的一春一秋。我在走近它,它也在努力地向我靠近,这样多好。等车的时候,我从路边捡起七枚梧桐叶,我看着它们,它们也看着我,在我们的对视中,我读懂了梧桐叶语,那些私语从我们的对视中流淌出来,如一股清澈的泉,温暖了我的目光,也浸润了我的心灵。原来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在流年的细碎里,也都在自己的心中。即使是在一地落叶之上,也能美好如斯。

冬夜,在清冽的风中,我闻到一阵同样清冽的腊梅花香,我想起自己那段腊梅染香的日子。那些在深夜陪伴我的文字,亦如冬夜我家北窗下盛开的腊梅花香,于清寒之中,温馨、抚慰着我不安的心灵。我在文字中熏染、浸润,希望自己在岁月深处,能做一个浸满身静气、染一路花香的人。原来,流年的细碎,是静气的,也是馨香的。

一个夏日,我在上班的路上,捡到一顶孩子丢失的小囡帽,我把帽子放在路旁的绿篱上了。而在这之前,在上一个十字路口,我看见一个孩子无辜地摸着自己的头,在找寻她不知何时丢失的帽子,孩子的母亲微微地朝她笑着。而此时,我手里拿着孩子的帽子,却没有时间帮孩子送回她的小囡帽,我只能将帽子放在绿篱上,但我仍希望她们回来的时候能够找到它。即使是在这样的一件小事上,我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孩子丢失的一顶小囡帽,留在了我的细碎流年里。

我在意这些细碎的喜与忧,感动与遗憾,它们温暖和充实着我那些逝去的日子,流走的年。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