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符纯荣2018年02月26日来源: 潮州日报抒情散文

一盏月光走在路上。

它很容易就撞上村口伫立的松梢头,未及聚拢的轻雾,瞬间洒落一地。

途经秋天的纵深,一盏月光浮游的身影越飘越高。当它经过村庄上空的时候,犬吠平息,鸡鸭噤声,诸多物事正与怀念拉开越来越远的距离

在这样的夜里,溪涧曾经喑哑的喘息敞亮得令人揪心。

夜色迈深一点,它那淙淙的心跳就更显急促一些。充满金属质感的撞击,让迟暮的村庄整夜整夜地,难以入眠。

一盏月光走在路上。

在这样的夜里,它不会沉陷于表面的安静,更不会被一幢幢楼房装点的虚假繁华迷失抒情的方向。

在这片苍凉厚土下面,有月光一直带不走的血液、怀想与疼痛。

就像每次经过这里,一支悬崖边的茅草,为它保留住经年的摇曳一样。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