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任文2018年03月19日来源: 商洛日报写景散文

那天,我怀着忧伤心情砍掉了院墙外的爬山虎和蔷薇花。此刻,敲击键盘的心情像针扎一样的痛。

六年前,单位的同事告知我城郊有处院子出售,我听了心动。那天下班,我和同事一路去城郊看房。时值春末夏初,远远望见一簇簇粉红色的蔷薇花娇艳在院墙头,它的周边是绿绿的爬山虎,让人惊喜!我静静地在看那院墙头的爬山虎和蔷薇花,竟也忘记了我们来这儿的目的。同事看我痴情的样子,提醒我进屋看房。女主人在家,正在水池边洗衣服,看我和同事进院子放下手中的活,跟我们聊起话来,得知我们来看房的,既热情又无奈地说些售房的闲话,言语中流露出举棋不定难以割舍之情。我理解房主的心情,毕竟生活了十多年的院落,要马上离开真的不易。房主带我们看了三层楼的房间结构及院内设施,我心里感觉还算满意。临走,我留下了电话,询问了房屋出售价,出了花香四溢的小院子。女主人送我们至门前桥头,招手道别。

此后几天里,我满脑子里浮现的是院墙上围拢着的绿绿的爬山虎,夹杂着粉红色的蔷薇花,让人念想起那城郊那座小院。蔷薇花是一种比较普遍的植物,花色多,品种也多,外观漂亮。从观赏性看,蔷薇花是一种蔓藤爬篱笆的花朵,特别引人喜爱。爬山虎的名字,读小学课文《那片绿绿的爬山虎》就记住了,这是作家肖复兴在1992年为了纪念叶圣陶先生写的回忆文章。你看,“刚进里院,一墙绿葱葱的爬山虎扑入眼帘。夏日的燥热仿佛一下子减少了许多,阳光都变成绿色的,像温柔的小精灵一样在上面跳跃着,闪烁着迷离的光点。”“落日的余晖染红窗棂,院里那一墙的爬山虎,绿得沉郁,如同一片浓浓的湖水,映在客厅的玻璃窗上,不停地摇曳着,显得虎虎有生气。”文中所写美的景 致,让人难以忘怀。

大约一月后,经中介人为买卖双方说合签约,我买下了拥有爬山虎和蔷薇花的城郊小院。第二年春天,按照合约主人搬家,我开始收拾旧房子,换门窗、铺地板,粉刷室内外墙壁,前前后后两月有余才完工。当我搬进焕然一新的小院,心情无比舒畅,让人有了家的感觉。小院内的樱花、龙槐树、葡萄架、鱼池等保留原有风格,增加了一个假山、一丛竹子和一架紫藤。从石料厂买来青色的圆形石桌石凳,置于绿荫浓郁的葡萄架下。闲暇,坐在石凳上或品茶或看报纸,或把书放在面前的石桌上翻读,阳光漏过葡萄架的空隙洒落下来,将斑驳的影儿投映在翻开的书页上,清丽的文字像蝌蚪一样有了生命般的跳跃……

这是一个温馨祥和的小院,春赏绿满枝头,夏观鱼跃荷香,秋来沐风听雨,冬日踏赏梅,远离闹市喧嚣,早起听鸟唱,晚间闻虫鸣,独享一方宁静。偶尔,或走出院门与村民闲聊,或户外散步遛狗,但见绿树环绕着村庄,村外远处是迤逦延伸的青山,不由人想起了孟浩然的《过故人庄》,“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幽居于城郊,借清风朗月,观云卷云舒,拥落雨同眠,诗意的栖居,禅意的生活。

从城里漫步城郊黄沙路,踏着接地气的黄土泥沙,让人有了一种回归故里的亲切感。骄阳似火的夏日,飞扬的尘土在空气中弥漫;阴雨连绵的秋日,泥泞的路上行走颇有情趣。这段路不足几里地,却成了被遗忘的角落。我住进城郊的几年间,城建部门多次道路测量,当地的人大代表多次提案,期盼修路的呼声日益强烈,干河路修路工程提上了城建规划的议事日程。去年冬日,我下班回家路过城郊路口,看见一群人在观看一面竖起的牌,醒目的规划图让围观的人群激扬点赞,干河路纳入扶贫工程。我看着规划图想着好事儿,修路必定有了着落,宽敞的道路在心里亮丽起来,坑坑洼洼的路面一去不复返了。想到这里,我的脚下生风走路轻飘飘的,不知不觉到家了,进门就被小狗咬着裤脚拽进了屋里,妻子见我笑嘻嘻的样子,质疑的眼神看我,告知她修路的好事,她说:“看把你乐的,我早知道了。”原来妻子已知晓,我还蒙在鼓里。

春雪消融,机器轰鸣,干河路动工修路。从春到夏,施工队各路人一鼓作气,河东人行道修堤埝,河西车行道修河岸水泥墙,戴着安全帽的施工人员在道路上穿梭,每日都在喧嚣声里生活。挖掘机扬起高高的臂膀,青纱帐密集而葱茏的道路旁,新砌的河岸水泥墙笔直地展开。碧翠的青纱帐,灰色的水泥墙,流动的光影,斑斓的色彩,让人心境舒朗。

看着施工队逼近我的院墙根,心中有喜有忧。喜的是门前铺设污水管道,路基拓宽,方便行走;忧的是平整路基院墙外的花木受损,几十年的绿荫与花香瞬间消失,让人伤心。爬山虎与蔷薇花紧贴院墙根,且贴在墙面向上疯长,看起来并不影响什么?我虽据理力争仍无济于事,还是要砍掉的。

我曾试图挖土移栽失败,已有小碗粗的爬山虎根深叶茂,根系在泥土中扎的很深。事已既此,要砍就砍吧,蔷薇花倒下了,爬山虎脱离了墙壁,“那些叶子绿得那么翠绿,不留一点空隙。”看着散落一地的爬山虎,身旁的一位老者说:“真可惜!绿绿的院墙不见了;粉红色的花儿没有了。”我默然,无语。

其实,那爬山虎总是那么绿着,在我心中永远绿着;那蔷薇花总是那么盛开着,在我心中永远灿烂着。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