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喻永军2018年03月19日来源: 商洛日报优美散文

在这个校园里生活,已有六七年了。

那棵叫做“五子登科“的柏,就在靠台阶不远的空地上,现在左右两边置了花园,挨着花园前方是丁字型的汉白玉花架,十七八米长,四棱见方的立柱,支撑得骨骼奇伟,花架旁,一溜过去,点种了一窝一窝的紫藤,三两年的样子,顺后沿爬上去,未将花架覆满,入夏伸出缠绕不休的蔓枝新叶,拉出半架翠色,一袭鲜活。“五子登科”的柏树就在两座花园的中间,左右是两株新栽的松,前方路边是两株龙蛇柳,水桶粗细,树皮是扭了一圈又一圈的纹理,四丈余高,是旱柳的一种,虬 枝扭结,叶子卷曲,长得很是艰难。

校舍是沿坡度建起来的,由低到高,形成几个梯度,出门要下台阶,进门要上台阶,铃声一响,上的上,下的下,台阶上的声音踢踢踏踏,川流不息,人影飘逸,匆匆忙忙如同赶街,成一个圆,就绕着柏树,拐到需要去的地方去了,柏树也就静静地做着圆心。夏季柏树遮了阴凉,有时就在树下的石凳上坐了,看太阳的金色烤得六层大楼的顶端丝丝地冒着晃眼的热气,眼光经不起想象的烧灼,慢慢回到近前,看树冠缝里钻透在地面上的光圈,大大小小,颤巍巍地动呢,人便蔫了不少,形如木雕,眼珠子半晌不转一圈。入秋,有时避风,看见树身上落了一层黄尘,伸进树皮缝里,就是泥巴,愈刮风愈厚,针状的叶子绿色也淡了不少,蓬蓬松松地斜垂着,像悄悄藏起来的心事,又像在久久地入定,不管身边的一切。偶尔,从花园后二楼阳台上抬眼,搂在高处,由高至低好像一个搓板,四野是田畴和油绿的树丛,再是空旷的大操场和黑越越的教学楼,近眼是花架和园子,也正对了那棵树影,月色散淡,竟迷离出几份宁静庄严的样子。

那次是在夏天的骤雨过后,急急忙忙从树下穿过,四五只乌嘴白胸的喜鹊,脖子一伸一缩,正打闹间,白亮的雨珠子便落下来,颈窝里凉簌簌地让人打个激灵,一时,好几个人一同驻了足,这调皮的鸟给人做着提示吗?就见围着树桩条形花岗岩石面上,湿淋淋地闪光,乌幽幽地滋润,一根盆口粗的树桩,出地面半尺,丛生成五股枝干,一股一股地竞高,一起伸向空中,组成一个弧形的半圆。平日里不甚留意,发现似乎多出一些形态,却说不出是哪里多出来了,哪里又瘦了下去。树身皲着小小的裂缝,缝里生着绿苔,锈得一片连着一片,像衣服更像补丁,大大小小的枝都是这样。看了一会,却想起了这棵“五子登科”的树龄,心就安静得沉了下来,听人说过,移栽这里已有六十一年了,算上移栽前的那些年,恐怕七十多年,围在树身边的人,拿时间推算,纯是小字辈呢。

让希冀以一种有型的存在方式展现,生长在泥土和心里,蓬蓬勃勃,经久不息,谁给这棵树起了这个“五子登科”的名字!这树就立成了一个默默无闻的祝愿和励志的象征,变化自己,积存自己,落实自己。在这偌大的校园子里,襁褓中的孩子一个一个长大,一辈又一辈的人都知道“五子登科”的名字,与诗书有关,与功名有关,与品行有关,与道德有关,与人格有关,除过这些,还与水土与空气与阳光,与根须与枝叶,与生命衍化都有关系。并且知道,首先它得活着,活着才能完成自己,标示赋予。

那些顶尖的小叶,在每个枝子上新生出来,格外的娇嫩和簇新,风不知道,雨不知道,粗心的人也不知道。只有树自己知道,只有分分秒秒的时光知道,只有身边的树木林子能默默体会,根和叶是相通的,根用自己的沉默传达了泥土的情意,树的枝枝叶叶就是情感的角角落落。

原来,这棵树在体液流转,贯通尘土与空气,蓬蓬勃勃地成长呢——生命除过惊涛骇浪,除过撕裂折断,还有一种就是踏踏实实的沉默,扎根泥土,聆听天籁,培植初心,拥抱太阳,自由地恪守自己。

那些总是汹涌自己心志的东西是什么呢?在心的深处呐喊,在挣扎和漂浮,虚伪做作何时没有沸腾过现实中一个人的心呢?时间将漂浮的人心做成小船,漫无目的地飘走了,将有些人心做成粗粝的石子,孤独地沉进水底,世风如潮,随波逐流。

一棵树,何不能将人心回归自己,让你摸回根底和自己的枝叶,真实地走进明天?

这园子竟然蛮有意思呢,包括那棵“五子登科”的树。今夜,我从树下走过,仿佛一颗心回到皮囊中的自己,夜风里头顶的发丝一根根地竖直了,这是自己竖立起来的,真实得如我,自己不信都不行。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