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周文治2018年03月19日来源: 商洛日报抒情散文

周庄,是我的老家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而非江南那个颇有些名气的旅游景点。但我的心里,任何地方都代替不了我的周庄。一座地方在你心里的存在,常常是由于那里有个你在意的人。因为路遥,我一直想去延川;因为沈从文,我一直想去湘西。想想纽约肯定是美啊,关键我不在意联合国的秘书长,就与我屁不相干了。

我的周庄,将是一个几乎要承载我一生情感的地方。我的幸福快乐期待梦想无奈和困惑,都将会凝聚在这个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永远消失的小村庄。没有周庄,我就是一缕四处漂泊的幽魂,会无所依托。人群中的那个我,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我的周庄,常常使我肉体和灵魂分裂着。我的灵魂需要时时到周庄来接受洗涤,才能安宁下来,才能感知世间温暖和爱的存在;而我的肉体又非常地堕落,它忍受不了周庄漆黑的夜晚,和那种死亡一样的安静。特别看着寂寞开放着的花朵,绽放了又凋零了;那遍布村前庄后角角落落的荒草,一年一年,绿了又枯了;看到顽强的生活在这里的白发母亲,一天天衰老,步履蹒跚,我的心里常常是被人揪住一样地难受。

母亲今年已79岁了,她也是我不时回来自觉接受教育的重要理由。我每一次回周庄,总是在庄子里和塬畔四处地转悠个不停,一张张照片也随之通过微信朋友圈传到了祖国的四面八方,时常就有关注我的人点评,说这里是人间仙境啊!我只能在心里苦笑了,仙境自然是适合神仙居住了。我的母亲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凡人,年迈的她已经很难自己维持正常的衣食住行了。但是当我想把她接到我在小城里的地方住,她总是极力推辞着,惹得我们姊妹几个每回一次家,总是流着泪水而归。母亲生来要强,而又特别的心思多,她是绝对不愿意给儿女增加麻烦的。我也深知,如把她强行接走,也是一种很不人道的做法。对于她本身来说,就如同一棵根已扎进周庄泥土深处的老,想把她移栽到没有地气的钢筋水泥板上,还能健壮的生长么?

过去的几年,每一次接母亲进城,我必须得找村上的她那几个老在一起相处的伴,提前来给她做思想工作。否则就是任我们哀求,她也是如何都不会跟我们去的。如果有人会给她承诺了,说过几天进城来看她,待烦了来接你,她才极不情愿的走了。每一次离开,她总是一路吐天哇地,而回来时候,几乎很少晕车。

在我和二哥、二姐家里待的日子,她总是整天在数日子,啥时来的,待了多少天,记得清清的。而时常老觉得身体不舒服,浑身都是毛病。一次在二姐那里,血压一天天窜升,吓得连做医学老师的二姐夫都六神无主了。

今年,她的身体日趋一天的行动不便了。我是加紧学照并买了车,就是为了回家探望方便。但我也很是倍感无奈,除了看看她,陪她多坐会儿,解决不了许多生活上的实际问题。二姐甚至从太原回来,把我和二哥叫到一起开会,专门研究对母亲的陪护问题,决定由我们三个轮流将她接到城里的家里,尽可能行使做子女的责任。

前天回家来执行计划,我刚一提起,母亲便又是极力地坚持着,不愿跟我们去。而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坚决,连她最信得过的那几个伴的话也失效了。我心里清楚,她是真不愿去,因为这并非是乡亲眼里的去享福的,而是一种受罪。

我也是很理智,母亲这一去,不定此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去她城里的孩子家里一趟了。父亲过早地离开了我们,他是至终也没有进过我在小城里的家门。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一家三口还蜗居在人大办公楼的一小间房子里,既是卧室,也是厨房,哪里有他老人家立脚的地方啊!为此,每当想起来,我总是泪流满面,要为此负疚一生的。

这一次,我到底没有说服母亲跟我一块进城。我只能继续接受情感的煎熬了,也只能在心里说:祝福母亲!

我的周庄,因为有母亲,这里便是我的家。但是,她更多的存在于我的梦中。装饰她的是蓝天白云,是青山绿水,是古老的土墙、碧瓦的村舍和院落,和我将用一生也扯不断的,理不清的乡愁。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