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辛安2018年03月26日来源: 商洛日报抒情散文

自从我漂泊那一天起,注定就回不去故乡,更多的是乡愁。

回味的时光,一切都过去了,再也不会重现。

干净温暖阳光,清澈透明的小溪,逐水的鱼儿,光滑的河石。田地里忙活的男女,阡陌小路上奔跑的小孩……重温旧梦。现在回到故乡,再也找不到从前的那种感觉。通向老屋的石阶,被杂草叶埋没,沧桑的老屋歪歪扭扭,残破中坚毅挺立着,守着寂寞,耐住孤独童年曾经玩耍过的地方,现在都是灌木荆棘丛生,只会更加失落。我跑到杨崖、长梁沟,在曾经拾柴禾的地方盘坐小憩,沐浴着清新空气,做着自己的梦。一群山鸡把我惊醒,我又跑到沙场坡,跑到曾经种过的地里,土地荒芜,到处是过人高的茅草。

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故乡的泥土路变成了水泥路,土坯房子也变成了水泥洋楼。站在门前山梁上,当年最好的土地上长出新房子。我遇见邻居的大哥,他一时没认出我,当看清了我,惊讶地问我跑到这野山上来做甚?我说找块地种,他视而憨笑,以为我神经了。我掐了自已的手,还疼,知道这都是真的。只是感觉有些说不出来的忧伤,有时很淡,有时很浓。

那时竹谷渠的这一汪溪水,是生产队灌溉田地的命脉。春天浇麦田,夏天浇包谷地。后来田地变成责任田,旱季为争水源出现矛盾,生产队安排抓号排队浇田。为不浪费水资源,夜里提着马灯,等候浇水。我跟在大人后面好玩。现在雨水少了,竹谷渠的溪水几乎干涸。那些当年被视作生命的粮田,如今栽上了树木,有的荒草丛生,没了粮田的踪影。

那时杨土凹的油菜花多美。春暖花开,一场细雨,油菜苗疯长,胖嘟嘟、嫩油油的油菜拔起节来,一天一个样。我们一群孩子在油菜地里打猪草,嬉戏着,打闹着,总觉着天那么长,夜那么长,瞌睡多的永远睡不完。金色的花香,伴着少年的梦想,永远快乐着。只因时间太瘦,悄悄从指缝间溜走,谁也没能握住。

如今玩耍的伙伴,天各一方。有的在外打拼,有的远嫁他乡,有的永远做了故乡的鬼魂。

那时故乡的草没这么深,林子也没这么密,人没有这么少,邻里之间没有这么冷清。记忆中的故乡是带着泥土味的,走的路全是泥土的,玩的玩具也是泥做的,就连住的房子、睡的炕都是泥土垒成的。现在的故乡总觉得与小时候不一样。也许是沧桑后的心失去了儿时的纯真吧!还是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都已不再,心头有着难以诉说的情怀呢?

那时故乡的年多么热闹,虽然清贫,但大家对过年充满激情。过的认真、热闹、积极。大人们整个腊月都在忙着准备过年的食材,虽物资短缺,但想着法子做的丰盛。儿时的我天天盼过年,有好的吃,有新衣服穿,一群小伙伴玩疯了。东家一跑,西家一窜,过完初一,盼着跟大人去拜年,为了挣那一角两角的压岁钱,激动的整夜无眠。现在年味越来越淡了。孩子们也不会争着跟大人去拜年,他们守着电脑,玩着手机,低着头,年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完了。生活富裕了,人们也学会享受,拿着钱进超市,年货一会功夫就备齐了,省力又省心,就是少了小时候的年味。

我真留恋儿时的故乡。

故乡也是有生命的,随着那些熟悉的事,那些熟悉的人逐渐逝去,故乡也在记忆中变老,老得最后只剩下些记忆,老得我再也找不回,回不去。

回不去的,又何止是故乡,一度向前的生命面前,走过的路,见过的人,几乎都是回不去的。

趁着还能走,常回故乡看看,别等那些熟悉的事,那些熟悉的人变得渺无踪影,别等到故乡老得只剩下记忆才回去。我们会老,故乡也会老。

故乡的山水,故乡的草木,故乡的房舍,像一幅色彩画,定格在我心里。如今,老房子快要倒了,我无心修它。核桃树也老了,我不忍心伐它。土地荒了,我无力耕种它。故乡真要远我而去,乡愁像一座山压上心头。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