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贾建霞2018年03月26日来源: 商洛日报写景散文

列车靠近秦岭的时候,透过窗玻璃,我看见外面有许多如飞虫样的东西在空气中啾啾啾地密集着,像无头苍蝇,找不到去向地胡乱飞舞着,凭感觉,那一定是雨,却又不同于那些洋洋洒洒的雨。继而,透过飞快的车玻璃,那些空中的飞物斜斜地密织着,好像是斜风细雨,却非细雨,而又似乎能看得见雨珠一般,有稠密感,分明是中到大雨。我心想,西安一清早就是中雨,这相隔几十公里远的地方也不依不饶地,看来天地是没有偏心的。再向前行,那些密密斜织着的雨突然变了色,成了隐隐约约的毛白色,我惊骇,这预报可真准哪!说有,心想这阳春时节的,怎么说也是春雨呀!尽管春雪也是另一番景 致,可雪毕竟容易冻,这会儿会冻坏了花骨朵,冻坏了埋在地里的洋芋芽,还有一些菜芽菜种的。也许那些活泛起来的麦苗及耐过寒冬的一些作物,会趁着这春雪长高长壮长得更加疯狂。尽管我不得而知,但相信大自然赋予的每一种生态,都有适于其存在的生物。渐渐地,那空中的景物由毛白变成了洁白,密密麻麻地,斜织着,像一群又一群络绎不绝自天而降的天使,继而那不远处的坡塬、沟壑、小路及木,像撒了一层匀匀实实的面粉,但皆能辨出其形状和模样,尤其那坐落在山沟里的房舍,一经这样的粉饰与装扮,与周围环境竟成了一幅写意的山村雪景图。这雪景图由淡及深,坡塬穿上了白衣,树上的干枝及地下的草木,都像似沾了些水,在纯白的面粉中有意打了个滚一般,白得那么浑圆,那么完全,且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壮美和厚重感。

顿时我再也坐不住了,关了视频,打开相机,趴在窗口,任窗外一划而过的景千变万化,我只叮嘱自己按动快门,抓住这难得之机,先手动,再心动,不几分钟,手机提示空间已满无法拍照。此时接连经过许多隧道,车窗外黑洞洞的,我趁机挑选图片,喜欢的留下,主题不明显、构图不清晰或有电杆、围栏的一律删除。那些被面粉覆着的山峦及消雪的小路、沟壑,那参差错落的群山及高低疏密的草木,那覆着白雪的田地及排列有序的树木、层次分明的坡塬及安静的人字形屋舍,如一幅幅写意的雪景,又如一首首田园诗歌,是任何丹青妙笔也无法描摹的神韵。

我顿时心为之醉,真想奔出窗外,来到这安静的峡谷和村落,以寸寸发现感知这秦岭美好。尽管有残垣断壁,有废弃的屋舍,人迹罕至的小路已被荒草占领,但它丝毫也不影响我对美的寻找和发现。秦岭以它的壮美和广博养育和滋润了现代化大都市西安及迅猛发展的后花园商洛,它也更以神奇和魅力让我们探究和走近。只是这样的探究,是以不惊动为前提,以无意为目的。任何抱有强烈目的性的走近,都是不道德不仗义的,是自私功利和短浅的。

秦岭如一根扁担,一头挑着商洛,一头担着西安。这两地甚而多地的发展,都和秦岭息息相关。秦岭已不再是通往西安的天堑和难题,而是西安、商洛及多地发展的厚重依托。

我见识过盛装出场的秦岭,也见识过浓妆艳抹的秦岭,更见识过淡定素颜的秦岭,唯雪落秦岭婉约出的神秘壮观与恢弘大气我是初见,那迷人的景况在我脑海中回旋久久,终生难忘。尽管有哗然而过之嫌,但它是真实的,更是独特和奇妙的,每一幅画面都不尽伦同。雪落秦岭,是厚爱和惠顾,也是一种秘而不宣的禅意。我相信,经雪洗礼之后的秦岭,会更加壮美,更加迷人。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