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董建刚2018年03月26日来源: 商洛日报抒情散文

天地之间,草木最干净。

她被焚杀后的魂灵也最安宁。

腥风寒雨悠悠过,那些不死的草木的魂灵,在黑灰里不停仰起头,她们眼角的泪水和委屈沧然横流。

无论仰望天空,还是俯瞰大地,我似乎隐隐感到,一些草木被焚杀的身影在灰烬中微微颤动……这些不死的颤动是祖先、前辈、英烈,还是心魂不停,甘愿跟草木赴死的鸟虫蝶蚁之魂绕?

此刻,我膝盖下的一个个清明,在祭日里脸热心跳并低下高仰的头,作为嫡亲于草木,我胸口的陨石日渐沉重。

这是来自草木黑灰的沉重,还是来自天堂些许魂魄一丝一缕的念和想。你们身后,那充盈天地的绿色之海,星星之细浪是草木的余世微响?

只有一秋生命的草木啊,就是这一秋,充满着生的悲伤和死的速亡?我知道,有那么一次,弯腰耕耘的草木,忽然间灭顶之灾从天而降。疯狂的野火,瞬间吞卷着万千草木,噼噼叭叭的烈焰无法阻挡。来不及转身回望和叮咛的草木,顷刻间化为满天浓烟黑灰飞扬,如此,草木匍匐在土地悄然无声。

天地间,小小草木就这样一场一场死去了?谁知更大的灾难接踵而至——斜劈的电闪雷鸣如千万支箭镞一般,让草木的灰烬再一次承受穿魂之疼痛。草木想迂回再生的代价如此多疼困苦。

火焰在肆虐,雨镞在交织,雷刃在助纣……刺穿魂魄的伤痛不能惊艳别人,但会给阴暗之隅玩火的狰狞魍魉一次迎面撞击。草木是轻微是渺小,但需要为天地以脊梁撑起些什么的时候,我们一定会舍身而出,以命相许。

我不止一次跪在草木灰烬面前,作为一生尽瘁大地的草木惊魂般被焚烧,这难道是,草木于土地一种具有历史与现实主义上的报答和孝悌?那些被烧成黑灰仍然企望再生的草魂们。是否也算草木在弥留之际对尘世的再一次申请回望?

这些在焚杀中越来越渺小,以至于化为蝶影或鸟鸣花香的草木,难道是谁走过宿命断崖时,朝向大地的一次深情或潜望?

野火带着野心横扫大地,草木被燃烧成灰义无反顾。这粒粒淌血的黑灰烟雾,潋滟出天地间浸骨的死寂和寒凉?谁能相信,草木匍匐于土地不吭一声。

草木啊,请允许我每月初一的远望,也请接受我每月十五的祭 亲烟火。你们小小生命的一场场涅槃再生,让我在黑暗的深处又一次,看到橘色拂晓和黎明。面向你们再生的袅袅烟雾,我举起拳头,我要写好大写的人和子,也厮跟上你们的念乡和足印落红。

哦,一生期期艾艾的草木们,我们同生在辽阔宇宙,这个爱恨不断的大家庭里,你们于涅槃后的隐隐回望,就是后辈的不尽隐痛和耳赤脸红。不会死光灭绝的草木们,你们是否听到,一场春雨在天地间悄然启航。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