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赵立新2018年03月27日来源: 商洛日报抒情散文

故乡在州城之南,楚山之下,乳河之滨,河是故乡的一道风景

故乡不算很大,却有一条清亮、甘甜的乳水河而显得格外灵气。乳河就像婉约多情的村姑,缠缠绵绵穿境淌过。两岸沟岔密布,溪流交错,如串珠一般紧紧挽住左村右寨,村、镇因河流而得其名,河是村镇的名片。诸如林岔河、石道峪河、麻池河、九千岔河、五峪河、倒退河、杨峪河、银沟河、流峪河等。河河有桥,桥桥有路,路由此岸延伸到彼岸,两岸村庄、田园、山林错落有致,总会让人感到一种别致的温馨和深深的眷恋。

小时候上学要趟过一道道小河,上学路上调皮的学童或举枝击水,或引颈高歌,或破冰摸鱼,或在沙中暖柿子。放学了又在河边尽情徜徉,探看小河里青蛙产下的小蝌蚪,捞水底的蜗牛,或坐在河边青石块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刚学到的生字……故乡的河,留下我儿时的许多依稀往事

在县城上中学时,从课本里认识了许多有名气有意义的河流,黄河、秦淮河、大渡河、桑干河、浏阳河、赤水河。体会过“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勃勃畲田气,磷磷水硙声”的山野风情。“秦楚云山开阔处,一帆飞去一帆来”,“一道 青溪田两岸,小桥流水绿杨弯”的浪漫意境。“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凄迷景象。然而,我却总忘不了故乡的河,当读到“梅覆春溪水绕山,梅花烂漫水潺湲”,“漱石藏青鲤,崩沙聚白鹇”时,更是忘情地投入到深深的思念之中。

乳水是故乡的母亲河。它因水色白净如乳而得名,发源于商(州)柞(水)界岭鸡冠岭,东西走向,流程48公里汇入丹江。它像一位慈祥的老人,日夜川流不息,恩泽两岸数万苍生的生产生活。为杨峪河乡的七湾、八塬、三涧、两碥20个村子的3000多亩稻田,300个手工纸槽、染坊、水磨,20多个砖瓦场,7个水轮泵站发电、加工提供灌溉和生产水源。在没有公路运输的年代里,乳水又是漕运的航道,行船运货、吆赶木料,是丹江水运的重要支撑点。清洁的河水不仅供给人畜饮用、洗衣、淘菜,还是数以万计的各种鸟类、鱼虾繁衍生息最理想的水中乐园。静静的乳河,清清的流水,安祥的人家,灵动的故乡是我永远无法割舍的爱恋

参加工作后,离开故乡游走在城市中,整天淹没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看到的是车水马龙的喧哗骚动,听到的是商贩吆喝讨价声,绕城州河也“顿失滔滔”,远没有故乡的清静、安祥、美丽,连空气也缺少清新。

退休后回到故乡,发觉故乡的面貌变了许多。让我吃惊的是乳河不再是清亮的,水质也不再是甘甜的,水中也无有鱼儿游动,村院老房子所剩无几,田园 中盖起了座座楼房,左邻右舍熟人也很难见到。有劳动能力的去城市打工,不少老人租住在城里接送孙儿上学,留守在农村的只有少数老弱病残行走困难的老人。站在空落落的村院中,霎时,感到莫名的失落和惆怅,无法重拾儿时留在这里的欢乐,一种酸酸涩涩的怀旧情结油然而生。

故乡在变化,山水田园的景色逐渐消逝,沟岔的溪流被管道埋入土中,河流中也不见耕牛饮水,也看不到淘菜洗衣的人影,河上的木桥已绝尘而去,若千年后,倘使有人提及,那只能成为通向往事的记忆。这究竟是喜,还是悲呢?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