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韩景波2018年04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伴随着一场寒流的突袭,早早地迎来了今冬的第一场大。早起扫雪,见雪依然纷纷扬扬没有停歇的意思,索性停手,打开炉子泡杯茶读起书来。这时却突然地想到“雪水烹茶天上味”的那句唐诗来,不禁激动,立马取来一个净桶,到院后的竹园里从竹叶上取来干净的雪。

一杯香茶泡好我先让在厨房里忙碌的妻子品尝,她竟心有灵犀,知我取雪水烹茶送她的一片心。她也很高兴,放下手中的活同我一起进了书屋,要与我一起围炉细品这“雪水烹茶天上味”的茶韵美味。

我们都喜欢在冬日里围炉品茗读书。随手翻阅《古代诗词赏析》诗词中不乏雪水烹茶的名句。低吟浅诵,冰凉的心情也格外地暖和,日子也平添了诗意。

郑板桥的《满庭芳》中“寒窗里,烹茶为雪,一碗读书灯”,真是妙绝的佳句。“一碗读书灯”一句可出“从来佳茗似佳人”之右,其境界极为悠远。但我对“烹茶为雪”兴味更浓。茶圣陆羽在《茶经》中早就告诉了好茶之人,烹茶该用什么样的水:“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古人最推崇雪水,用雪水煎茶,一是取其甘甜,二是取其清冷。

“雪水烹茶天上味”,古人对雪水格外高看,认为它来自天上,洁白晶莹。如白居易的《晚起》,描写融雪煎茶的情趣:“烂熳朝眠后,频伸晚起时。暖炉生火早,寒镜裹头迟。融雪煎香茗,调酥煮乳糜。慵馋还自哂,快活亦谁知。酒性温无毒,琴声淡不悲……”诗人慵馋晚起,从“融雪煎香茗”中体悟生活的情趣,十分惬意地对人说“快活亦谁知”。陆龟蒙在《奉和袭美茶具十咏·煮茶》中写道:“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时于浪花里,并下蓝英末。”人在松林中,用松上雪化水煎茶,颇有几分山野风情。《红楼梦》中喜爱冰清玉洁的妙玉,她却用的是梅花上的雪水煮茶。飘落在梅花上的雪,弥足珍贵,那是别有一番香寒之气的,用以烹茶,自然分外清冽、醇厚……

“诗韵拈出茶联来”,雪水烹茶,咂品之间,自然还会想起许多关于茶的诗句来,特别是诗中那些有名的茶联。唐诗中被引为茶联有名的有颜真卿等六人的《五言月夜啜茶联句》。其中陆士修的一句“泛花邀坐客,代饮引情言”,将其挂于自己茶室门口,相信来往之友朋定多了几分雅韵。

联中虽无茶,却由“泛花”让人更多一丝遐想:高谈阔论,清言为尚,入我室内,一杯泛花,二位知己,三盏入腹,四体舒泰,五经闲谈……何其快哉!

雪水烹茶,冷冬严寒,遇知己难有,“二位知己”总是我和妻,好在妻子还真是我品茶读书的知己呢。现在我们围炉品茶,触景生情,不禁随口一句“水从天来情宜冽,茶自峰生味更圆。”妻子知道我是从杭州西湖龙井处的一处茶室联句改来的。她也随口说出一句“黄鹤计前程,问迁客长沙,谁管梅花吹玉笛;堂山怀去路,怅斜阳古道,暂为杨柳息君鞍。”我也颇爱这江西兴国“黄堂”茶亭的名联。联语以亭子名“黄堂”二字冠首,“问迁客长沙,谁管梅花吹玉笛”一句是引用大诗人李白《与史郎中听黄鹤楼上吹笛》中的诗句。以“计前程”“怀去路”入题,突出茶亭特点。上联规劝过往客人不要计较名利得失,下联告诫过往客人要心怀美好的希望。此联寓意深远,对仗工整,韵律和谐,堪称佳对。是啊,人生似过往之客,当有高尚情操,当有一个“烹茶为雪”的云淡风轻的好心情……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