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田家声2018年04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乡村人将寒冬也称闲冬。说是闲冬,其实勤劳的农人们并没闲着。男人们有的扛了扁担去远山近林砍柴禾,有的提了粪筐、持了粪铲去路边拾粪,有的去周围赶集做些小买卖,有的修渠打堰,以备来年春灌,有的趁着冬闲拾掇拾掇农具……女人们则拣了上好天气腌腌冬菜,上上碾磨,做做针线,走走娘家,抑或托亲靠邻给老大不小的儿子物色对象,给未出嫁的闺女找个婆家。冬天最闲适的要数老人、儿童了。老人或躺在热被窝里享清福,或在堂屋围炉取暖,或三五成群背靠院内山墙,边晒暖暖边谝前朝后代,古今佚事。有时为了某件事或因了某句话而争得面红脖子粗。儿童们或在地里堆雪人、打雪仗,或挤在谁家热炕上甩老k,或在雪地里支了筛子扣麻雀,或在场院里踢毽子、甩“面包”、玩弹子。铅灰色的天空上突然飞来一只老鹰,扇着硕大的翅膀箭一般俯瞰着冲向地面,吓得一群在场院里觅食的鸡公鸡母抱作一团瑟瑟发抖,几乎瘫软成一摊烂泥。孩子们拍着手扯着嗓门齐声吆喝:“噢——饿老鸨,噢——饿老鸨!”老鹰受了惊吓,拍翅逃遁。鸡们方收起惊魂,抖抖身子,继续在地上觅食。

冬天夜长。山民们则相互串门儿,围坐在张家或李家堂屋火塘边,说笑谝闲,消磨时间。主人除过以核桃、柿饼、烟茶殷勤招待外,有时还会用戳瓢在柜子里戳半瓢晒得干崩崩的玉米,又用碗舀半碗黄豆,倒在放有细沙子的铁锅里烧火炒玉米花。“咯咯叭叭”,一时三刻就炒熟了,倒在竹筛里筛净沙子,稍晾,呈放在大家面前,你一把我一把地抓了,一颗颗撂在嘴里咯咯嘣嘣吃得蛮香。吃饱喝足了,谈兴意尽了,夜也深沉了,方起身回家。出门,黑天黑地,寒风刺骨,将衣服紧紧裹了,袖了手,缩脖子蹴脑地低一脚高一脚摸回自己家门,一头钻进热炕头梦周公去了。

冬天的日子里,雪把山封严实了,山里的野物诸如呀、野 猪呀、獾呀、狐狸呀,间或还有金钱豹什么的,它们往往趁着夜深人静之时,明目张胆地去村庄寻找猎物。于是乡村人家圈里的猪、羊,架里的鸡、鸭、鹅等畜禽便糟了大殃。狼叼猪背羊,狐狸拉鸡吃鸭的惨事在各个村庄时有发生。据说狼最怕圆圈,害怕圈圈套住它。于是聪明的山里人便在猪圈羊圈的墙壁上和石灰水涂满了大大小小的白色圆圈圈吓唬狼。对付狐狸也有巧妙办法,人们用硫磺、火药、硝酸钾、铁屑自制了土炸药,用鸡皮将炸药裹成一个个肉蛋蛋,放在鸡架旁。偷鸡的狐狸发现了,以为是美餐,用尖嘴巴叼住使劲一咬,“叭——”炸药即爆,把狐狸的嘴和下巴炸成了“八月炸”,鲜血淋漓。人们闻声,手持铁器出门欲活擒此物,谁知狐狸哼哧着拔腿飞逃,刹时消失在沉沉夜色之中。此后,若再施用此法炸狐狸就不灵验了。狡猾的狐狸往往把鸡皮炸药小心翼翼地轻轻用嘴叼的放到一边,然后去鸡架里打鸡的主意。直到天明,人们在鸡架旁发现一地鸡毛和一滩鲜血,方知夜里狐狸光顾于此悄没声息把鸡糟蹋了。男人唉声叹气,只恨自己夜里睡的太死,让贼日的狐狸钻空子捣毁了他家“鸡屁股银行”,断了油盐酱醋钱。婆娘宽慰说,不要紧,明年春上咱多逮几个鸡娃子,再养上一窝肉兔,不信把损失补不回来!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