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徐祯霞2018年04月13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柞水的冬天是从牛背梁开始的,牛背梁的冬天是从一场薄薄的积开始的。

因为山高气寒,牛背梁的雪总是很早,在夏天优雅的转身之后,牛背梁的雪就悄悄的来了,它如一个活泼的少女,踏着轻盈的步伐欢快地不由分说地来了。

在一个月朦胧山朦胧朦胧的晚上,牛背梁的雪就悄悄地降临了,它像是嫦娥从桂花树上摇落的桂花,轻轻盈盈,缤纷落下,经过一个夜晚的撒落,在天明,在人们从晨睡中苏醒过来的时候,牛背梁已是一片雪白,白得迷人,白得轻柔,白得耀眼,白得晶莹剔透,白得如童话世界一般精致。

2016年的第一场雪是自昨晚开始下的,下雪的时候,人多已入梦境,雪悄悄地兀自地下着,在静谧的高峻的牛背梁上纷纷扬扬,独自高蹈,独自轻舞,去赴一场专属牛背梁的冬之约。

今年牛背梁的初雪,我是在微信上知道的。晨起,习惯性地拿过手机,见微信朋友圈里牛背梁的同事发的消息:“牛背梁下雪啦!”几个简单的字,后附了几张雪景的照片,见那照片,思绪马上回到了牛背梁往昔的雪事中。

在牛背梁工作的时候,没少见牛背梁的雪,年年牛背梁下早雪的时候,我们都是第一亲见。其一,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其二,因为我太喜欢太痴迷于雪。因而,在牛背梁下雪的时候,别人在意不在意,我都像是在迎接一场浩大的盛典,或者说是一场佛事,我那么虔诚,那么喜悦,那么小心翼翼,满怀庄重地去迎接扑面而来的那个缤纷的雪的世界。我轻轻地踩着蓬松的雪,在雪地中一步一步地走着,唯恐随意践踏,会亵渎了雪的美好与诗意,那小桥、那石阶、那步廊,无不留下了我深深浅浅眷恋的脚印,面对广袤而高峻的牛背梁,我就像欣赏着一幅巨大的风景画,唯恐错失了其中任何一处美好的意像,那每一处都是我内心最深的喜欢和痴恋。

记得第一次见到牛背梁的雪,是在九月。那时,秋初近,冬尚远。那时,秋色正好,满山鲜艳,红与黄交织的色彩令秋山格外明丽耀眼,本来吧,是奔着踏秋去的,却不料,邂逅了牛背梁的雪。

我们是在山顶上见到雪的,也唯有在山顶,才存得下雪。雪薄薄的,浅浅的,山上像披上了一层轻柔的白纱,太阳一照就会消失的感觉,最喜人的是草丛中,堆积着一窝一窝的积雪,像是躲着藏着的一只一只的小兔子,白得俏皮,白得可爱,我蹲下身,抑止不住内心的惊喜,雪,好美的雪哟,第一次在初秋的天气里见到雪,而且竟还是这样纯白厚实的雪,意外,意外,真是太意外了!我捧着雪,像是捧着一颗珍贵的夜明珠,那种狂喜和意外简直是无法言喻。有人将它搓成雪团,打来打去,我却是舍不得的,我将它用一次性纸杯盛起,这虽然比不得银碗里盛雪那般庄重,但是对于雪的爱与呵护却是一样的,从内心而言,我多想多想永远留住雪原始的样子啊!我一直喜欢雪自然堆积的感觉,喜欢那种有着空间结构的软软绵绵蓬松的物质,若棉絮,若棉花糖,有着通透性和空间感,这或许跟我喜欢自然本真的心性有关,大凡人与事,我喜欢本真的感觉,不喜欢人工雕琢后的状态,对于雪,亦然。

当一年一度的春花秋月已成过去,牛背梁再一次下雪,我不由得又惊喜万分了,恰巧朋友圈里有人正发了一首《认真的雪》的歌曲,此时此际,这首歌来得太是时候了,恰恰符合我此时的心情,昨晚的雪,无疑是认认真真的下了一晚上的,要不然,不会有今天早晨这银装素裹冰雪晶莹的世界,牛背梁上的房子、道路、步廊、树木和山峰,全都被一层雪白的积雪覆盖着,那么恬静,那么妥帖,那么从从容容,它们是安静的,端庄的,可外界,在牛背梁之外,已经一片喧哗,网上网下,都纷纷在传着牛背梁下雪的消息,牛背梁雪景的照片满天飞,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惊喜,也是这个冬天最郑重的献礼,在这场美妙的雪之后,冬天就该来了,在一个庄重和优雅的雪天里隆重的登场,这会否如一场成人礼,或者是一对新人的成婚大典?在盛大的典礼中,以一种仪式向人们昭告,主人公将庄重地登场。而今天,在这个周五的早晨,牛背梁满山遍野如银的雪以它的不期而至向人们昭告2016年的冬天正式登场,在这个人间十月的最后两天,冬天来了,以它的轻盈和美丽在人们的欢呼声与雀跃声中仪态万方地来了。

南方的冬天多是空寂的清冷的,而北方的冬天却是美妙的意趣横生且美不胜收的,因为有雪,有雪的装扮和点缀,冬天则盛装出席,完成一个季节最圣洁的洗礼和接替,它让一个年轮以一种脱胎换骨的方式而获得新生,于是,寒冷的冬天不再让人觉得畏惧,它有了一种天使般高贵的从容和美丽。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哦,牛背梁的初雪!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