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李瑞芳2018年04月13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十月的秦岭山腹地,涌峪沟杨场,一个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地方。

阳光温暖和煦。比起其他季节,这个时候的太阳俨然是位慈祥宽厚的长者。他满含笑意携着光芒漫步山林间,不瘟不火,不急不躁,且行且歇。

神光普照大地,照着层层叠叠绵延横亘的山岭,山伟岸了;照着一眼看不到边火红与深绿错落有致的林,树鲜活了;照着蜿蜒逶迤斗折蛇行的山间公路,路明快了;照着从山巅奔腾而下穿涧越谷一路欢歌的小河,水灵动了……

风也是温暖的,刮在脸上柔和而舒适,没有春的沁凉、夏的闷热、冬的凛冽,温度和力度把持的正好呢。即便偶尔使小性子在山坳拐弯处发了点力,只惹得几枝红绿相间的叶子飘落,也落得那样轻盈,那般优雅,如舞者摇曳翻飞的裙。

涌峪沟里的水是真正的好,尤其这样的时节,在这样明媚的阳光下,不同的地段、不同的角度看去,都会映出深浅明暗的奇异变幻来。山里的河,动则奔腾激越,静则浅透温润,但都是一色儿的清澈透亮。

看,那处偏僻的浅水湾,树木葱郁,流水潺湲,偶尔会有一两片黄透了的叶子,趁着水温正好,从枝头跳下,想美美的洗个澡了。

岸边的砂岩纹路清晰,满脸沧桑,镌刻的尽是水流冲刷的痕迹。

河底的沙粒每一颗都是干净的,在阳光下羞涩的眨巴着小眼睛。

鱼儿好像在和岸上嬉戏的儿童比赛呢,它们摆动灵巧的躯体欢畅自由的追逐,倏忽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不时掠起的水波纹,交错着、震颤着,渐次向远处推散开去。

几里开外就听到水流的喧响,循声追迹,山回路转,一帘白瀑挂在眼前。这是一段早年农田基建河道改造中人工开凿的水路,裁弯取直落差变大形成了瀑布。

看似陡峭的山崖,手脚并用的攀爬起来倒也不费力气,崖壁上的一角一窝一凸一凹,都像是安排好了的,它终于等到我这个业余攀岩人突兀的造访。

站在峡口向北看去,原本开阔平缓的河面在脚下收缩聚拢,面对狭窄的崖口,徘徊着不知前路何方。犹豫再三,只好在炸山形成的一个个连环的潭穴里打着旋儿。稍作迟疑之后,奔呼冲突,陡然从坚硬的山石坡面呼啸而下。

一道银链挂满阳光折射的五颜六色,好似散落的珍珠摆脱了穿绳的束缚。大家伙儿争先恐后的拥挤着,喧闹着,跳跃着,乐淘淘欢畅畅劲腾腾,轰然而下直入渊底。只见那飞沫升腾水花四溅,“声如洪钟震深谷,状若银河落九天”——好一个飞瀑流泉!

从崖顶探出身子俯瞰,阳光下一片炫目的明光,无数小星星在不断注入的水流推挤下灵动不定的游走着,亮闪闪直晃人的眼。

诺大的水池,懒洋洋的伸展在山的怀抱里。下一拨的冲锋厮杀还在继续,这一拨的千军万马,正惬意的躺在里面歇息……

文人的笔下,秋是饱经风霜的收获;诗家的眼里,秋是长天一色的落霞。在我看来,秋是四季中最壮美无缺的景 致,因为历经沧桑,因为恩深难报。

——此事无关风与月,霜来山水多静安。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