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张怀铭2018年04月14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故事

父亲生于一九三一年,三四十年代正是民不聊生的时代,可就在那样的时代,父亲要身担一家十一口的生活。艰难的生活,艰难的岁月,艰难的历程,打造了父亲那代人——坚如磐石的毅力,父亲硬是用一双手和两个肩膀顶起了一家十一口人的衣食住行……

父亲白天在南山伐木烧炭,晚间才挑一担百十斤的木炭从山林中回来,一放担子,就到灶房,祖母早已做好的玉米糁子加着野菜的稀饭,吞虎咽地喝上两碗,算是一日的美餐。若是逢到雨天,浑身淋湿,肩上也要挑着百十斤的木炭,一摇一晃地,脚下穿着的草鞋,吱吱咛咛地响……

父亲好戏,就当了乡下戏班的头,整天教一些大姐、大叔、小叔在村子里的巷子里排戏,戏本是父亲抄的,编排是父亲教的,一排就是一月两月,冬天农闲,又没啥事,搭上炭火,唱起大戏,既有了精神,又有了情趣,在那年那月,亦算得上是一份秀美的民间生活大餐。

戏一排成,一交腊月,就开始唱戏,一唱就是一月,正月连着可唱,父亲演杨六郎,关公,台下拍手欢笑。冬天父亲穿着单衫,衣服在风中飘着,嘴里哼着戏的韵律,见人了一脸笑颜。像迎春花的笑脸。

记得那年冬天,地上下着厚厚的,邻居家刘叔的猪跑了,父亲陪同刘叔在沟岔里跑了一夜,到天亮时父亲才回来,回来走路浑身都在抖动,穿着的布鞋早已被雪冻成了一块。我上高中时,离故乡甚远,从故乡高耀出发要淌二十三条河,走七十里山路,才能到达古城中学,常常父亲背着粮食,一路艰辛,到学校早已天黑,那天也是冬天,外面的冬风卷起一浪一浪叶,正值三九天的寒气,剌骨一般的冷,我下自习了,才听王老师说我父亲还在宿舍门口的院子等我,我走到父亲跟前,看到他老的脸冻得红红的,可我走到他跟前他却说:“我怀铭在学校受苦了,饿着了吧?”我一下子流出了泪来……

父亲去了二十八年了,却让我时常想起。村里人富了,却再也看不到当年的好戏。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