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汪礼君2018年04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写景散文

一阵风吹过来,枝轻轻颤抖,几片黄叶翻卷落下,树身霎时消瘦了一圈,满身的苍色。

一阵风吹过来,庄稼地里金黄一片,苞谷胡子黑了,黄豆张开了嘴,几棵谷子还没长高结穗,但也枯黄了。

一阵风吹过来,河水泛起阵阵波澜,又轻又浅,漫不经心,慵懒无意。

一阵风吹过来,行人打了一个喷嚏——哦,原来秋天到了。怎么这么快、这么急,惬意的夏天还没过够,她咋说来就来了呢!

不想来的还是来了,来就来吧,该来的早晚会来。于是不觉放慢了脚步,放眼四顾,随便看看山,看看水,看看天,看看云。

秦岭里到处是山,说上就能上。一步一步,气喘吁吁地攀登,终于爬上一座山顶。驻足一望,这哪是什么山顶,分明是一个山坳。蓦然回首,城市远去,村庄依稀,山路崎岖。抬头远望,前方还有更高的山峰,更美的风景。累了,倦了,就慢些攀行吧。又登上一座山顶,喘定四顾,还是一道山坳。回望众山小,遥看奇峰妙,倚杖定睛瞅,此处风景好。不再朝前走了,就在这里歇歇吧。树木都长得不高,枝叶稀疏,树梢都被雷电齐茬击断,黑漆漆的,但树干笔直挺拔,剑指苍天。树不多,草却多得连成一片,绿茵茵的,草丛间夹杂着朵朵无名小花,姹紫嫣红,淡黄轻粉,繁茂似锦,将草甸点缀得分外妖娆。踩上去软绵绵的,地毯般富有弹性。草甸之上,几块巨石巍然屹立,姿态迥异。或如牛远顾,或似兔静卧,或若鹰睨长空。石是大山的筋骨,小花小草的守护神。

山顶抬头就是天,天大,广阔无垠;天蓝,自然纯正;天净,了无纤尘;天近,仿佛提手可及,但总是抓不住一片云彩;天很高,高高在上,过滤去强光戾气,遮挡住飓风骤雨,呵护着山川,眷顾着苍生;天也很逗,善于变脸,不管何时看她,她总是变着戏法逗人们玩,相看两不厌,百变一片天。

天是云的家乡,云是天的衣裳。云依恋着天,流连着山,在天与山之间风云际会。风和日丽时,她上升为云,远离尘世,很淡很轻,飘渺虚无。觉得劳累时,她下凡为雾,笼罩四野,神仙下界,仙女曼舞。想喝水时,她化身为岚,委身山腰,缠缠绵绵,迷迷糊糊。云起,升起一片希望,一种理想;云驻,留下一段风景,一处风情;云走,带走一时惆怅,一阵张望。云飞不动时,就着地为河,河是云地上的家。经过春的滋润,夏的注入,秋水少妇般丰瘐。河床很宽,水草披靡,看来已经过几场暴雨洪水的洗礼。洁白的芦花随风摇曳,长腿的苍鹭在沙洲觅食,成双的鸳鸯戏水沐浴。河水泛起阵阵涟漪,透着丝丝凉意,淡定从容,款款而流。不再幻想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只是一段思无邪的梦呓。

这秋的景象,就是五十岁的况味,天命的自娱。看山还是山,岿然不动,沉着不变,风骨依然;看水还是水,波澜不惊,从容不迫,淡定经年;看天还是天,廖阔无边,虚空高远,雄视人间;看云还是云,随意卷舒,可有可无,去留不恋。赏风花月,饮淡茶浊酒,翻野史禅卷,看秋色无边。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