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雨善2018年04月20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十几岁离开故乡,后来也时常回去,只是住下来过夜的时候很少。自从母亲被接到城里住,回去的就更少了,这也正应了“父母在,故乡在”那句话。常常是早上回去呆几个小时,不等天黑又回到城里了,对故乡的季节变换只在记忆里了。只是五年前父母相继辞世,这才断断续续在老家住了几天,那时人在事中迷,也无心顾及故乡的一切。

这次堂兄去世,我回老家住了两天,最后送老兄一程。堂兄还不到六十岁,听前院里娘说好几天了都没见人,是他女儿打电话问哩,她才叫人到家里看时,楼门关着,去厕所的后门开着,在房后面阳沟里发现人仰面朝上躺着,一手捏着手电筒,一手攥着枝。人走近要扶时看见蛆都从耳朵鼻子往出滚哩。说明死了好几天了。我得到消息后,赶忙让妻给置办所需的东西,匆匆赶回老家。等设好灵堂,烧了送上路纸糊的轿轿子,已是深更半夜了。我也未脱衣服在前院里娘家的土炕上倒头就睡了。

还是老家的鸟儿叫声吵醒了我。早早的,人们都在各忙各的,挑水的,烧火的,背沙的,搬砖的。大家很少说话,偶尔说上一两句,就又默默地干活去了。我跑到老柳树下河里洗脸。老柳树已经倒了,只是树桩上长出一簇柳枝。河水很清,小鱼逆水游着,还有蜉蝣在水面闲散游动。河边的草也有一人高了。小时候见到这样的草,高兴地乱蹦哩。有时候为谁先抢到长得凶的草,小伙伴还要争执呢。谁家的公鸡在一棵槐树上打鸣,脖子伸得很长。

我到王碾子看给堂兄拱墓。臣杰哥先在地里敬土地爷,然后在堂兄种的那块洋芋地里中间挖一头,四个角里各挖一头。再让人先挖了洋芋。洋芋就是堂兄亲手种的,个不大也匀称。挖完了洋芋,放线挖坑。我和他们说说话,给每人发一根纸烟,也帮不上啥忙,就走开了。太阳已经照到门前寨子顶上了,我从老爷庙后面上山去。途经一片松树,这是我和母亲一块栽的,已有老碗口粗的了。路已被齐腰的草盖得找不着了,我拽着树枝从树林里爬到名字叫棉花地谷堆的小山顶。树遮得一点也看不见村庄了。过去每到春天雨后,我们都会爬到这里拾地软,看见家家屋上升起袅袅炊烟,肚里也咕咕叫了,想着吞虎咽吃母亲做的稀糊汤。太阳已经从树缝里筛下斑驳的光影。地上有一片黄芪,紫花闪耀成紫光了。再往前走,到了李坪鱼爷屋后了,这里上山的路有人走过,路面还光光的。鱼爷已经去世一二十年了,几个儿子也搬到河那边了,和我家房子不远,老屋看着也成废墟了。

沿着小毛路爬上一段山,又平着进到南岔里。路过这片松树也是我和母亲还有弟弟栽的,最小的也能做椽了。到了南岔里,阳光从对面山上慢慢移动下来,山间一片寂静,只有鸟儿叽叽喳喳在叫,像是在对话,知了也在聒噪。阳光照耀的草丛里有蚂蚱在“吱吱”叫。小时候,奶奶教我们用麦秆编蚂蚱笼,各式各样的笼子里放进自己逮的蚂蚱,再放些嫩草芽,挂在屋檐下比赛谁的叫的更欢。发现一株红彤彤的山丹丹花,真是花开红艳艳,少女的脸一般。一台台梯田里栽满了矮化核桃树,结的青皮核桃一嘟噜一嘟噜。一片白色的野花,让我兴奋得也在花丛中来个自拍,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像一头老牛误入了百花园了。阳光油一样在树叶上草尖上滑动。对面地边那棵柿树是堂兄的,仿佛看见他在树上夹柿子,笑着喊我吃蛋柿……身边的草没过胸口,要在过去不要一袋烟功夫就能割一背篓。看着这些花花草草,想必是当年花草的子子孙孙,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兴奋感。

有人喊叫吃早饭了,我从南岔里返回。门口桌子凳子已摆开,坟上干活的也回来了,他们手也不洗就抓着蒸馍吃。这时的男男女女才有空说说笑笑,笑声在山村里飘荡。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