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谢新正2018年05月08日来源: 商洛日报优美散文

我对这儿印象不好,由来已久。早年,经常听表姐向我母亲诉苦,说她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水,一遇上老沥雨,吃水就成了大难题。表姐还说,他儿子抱怨个子没长高,都是小时挑水担子压的。我便在心底抱怨老舅,怎么那样狠心?将女儿嫁给那蝇子不下蛋的地方。

昨夜一场夏雨。今早,第一次踏上这块土地。这地方当地人叫东岭,因坐落于腰市镇的东方,被先民指方位而命名吧。山路虽弯弯,一个劲向上爬,却是清一色通村水泥路面,道路两旁,绿成荫,隐天蔽日。森林是最环保的吸尘器,路面净化得洁净如洗,空气清新得带着甜生生的味道,猛吸一口,竟如进入骨髓一般,刻骨铭心。

从腰市街到东岭,大约五华里路程,开车去,不过眨眼工夫。太阳出来了,率先照耀在东岭上,这时的东岭,轮阔清晰尽现,远处的秦岭山脉,绵延起伏,将大地团团围住,聚合成腰市盆地;脚下东岭,却联系着高耸的洛南原卫东镇一角,仿佛正在娓娓而谈,讲述源远流长沧海桑田的故事。上苍造山运动的瞬间,仅仅歇脚一下,就在这儿形成一个漫漫下坡,下到坡底,便是腰市街了。

一坡梯田,稍远处,大多沦为荒地,荒若放任自流的野孩子,因家长长年疏于管理,就这样在朝阳里懒洋洋昏睡,任野草疯长,任山风诉说风凉话,总是无动于衷,谁知道会昏睡到何时苏醒呢?远望东岭之巅,白花花一片,如光伏发电一般耀眼夺目。这儿是远近闻名的烤烟种植基地,烤烟为一个镇的财政收入,年年再立新功。自来水早已拉到山顶,村民还会为吃水难发愁吗?

这时,沁人心脾的阵阵芳香,不让你有些微宁静。也就难怪,人为什么睡觉时不能闻芳香气味呢,这味道,最会使人情绪激越,思绪万千,精神狂奔。山间野花,自由竞放,精彩耀眼,葱绿盎然,如音画同声的鲜活画面,在眼前滚动播放,金银花芬芳世界里,脉动散发出一股股醉人的清香。

采摘金银花的女人们,低头在山地里采摘着成熟花蕾,让你立即联想起江南采茶女的镜头:云雾缭绕,阳光如练,湿润空气清新,早已将人醉个半死,那还顾得眼睛胡瞅乱眺呢。树树金银花,在阳光雨露下快乐生长。金银花采摘,最好时节是将开未开的时间节点上。花蕾过小,药效不佳,花蕾一旦绽放,药效随之流失大半。能闻到的醉人芬芳,多是绽放的金银花在歌唱,散发出的诱人信息。一棵金银花树上,只绽放那么寥寥数朵金银花,足可使人心旷神怡,把忧忘却,醉生梦死一回又一回;若全部绽放的话,真不知要变成神仙模样,飘飘然呢。

金银二花,托着长长的记忆青滕,若有所思,若有所忆,在土地上划着永远的青藤问号。金花,如一只只小喇叭,星星点点,飘逸非常,使劲朝天吹奏,迎接着前来光临的一只只小蜜蜂,小蜜蜂嗡嗡合唱着,在宁静的空气中,喜形于色,溢于言表,面对阳光,更是好色纵情;银花,洁如素练,珠联璧合,一起向天吹奏着季节的芬芳曲子。

悠扬的天籁曲子,从远古吹来吧?吹乱过浪漫开放的《诗经》女子衣袂;吹掉过愁眉苦脸的《离骚》忧怨山鬼衣帽;吹醒过秦汉明月,吹兴了唐宋诗词,吹动过悠悠岁月几多繁花往事。吹得生命的火种生生不息,从远古的刀耕火种接力棒一样一步步走来。今天,吹得年轻人一心向往外面的精彩世界,还有那梦里羡慕的车水马龙;吹得土地上长出丰收的庄稼,满地希望。土地难道不是宝吗?人间五谷杂粮,红薯萝卜洋芋大白菜,山珍八味,核桃柿子板栗,那个不是出自土地的恩爱宠幸?那些不是打着土地的身份证印记?长眠在这块土地上的先民,能想到看到眼前的一切美景?能嗅到金银花的馥郁芬芳?神奇的土地,只因为还有坚定的守望着,至今仍不至于浮沉在茫茫天地间,消逝或蒸发于人世间的失落园。

芬芳弥漫的金银花,看管着从亮光光的地膜蹿出来的烤烟,烤烟奋发向上,在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在山风里窃窃私语。一份辛劳,一滴汗水,总会得到土地优厚回报;旋耕机在烤烟行列里嘟嘟个不停,似有拉不完的家长里短,这就是农民开的小金库啊,金库里储藏着红红的毛爷爷图像钞票,农民正用粘着唾沫的指头,一张又一张,一遍又一遍地数起土地的馈赠,风雨的嘉奖,上苍的无私与公证。

土地的满腔希望,厚重承载,用耳悦目清嗅觉凉爽来形容,亦不足以表达对金银花的挚诚谢意。一股又一股金银花气流,冲击着嗅觉彊域,勾起珍藏于内心深处的“花痴”童年记忆。勤劳一世,节俭一生,远去了的祖母母亲还有叔父婶娘们的音容笑貌,在脑海里时时浮现……采摘金银花的土地上,不时传来朗朗笑声,笑声里饱含希望与未来憧憬。出游,彻底颠覆了我头脑里固守的偏见。但愿这样的净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继续保持原始纯朴自然美,保持传统的农耕记忆与丰富实践,还有那土地上固有的那份宁静,那份饱经沧桑、不为利惑困扰的甘守寂寞,天真善良率性。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