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程玉宇2018年05月10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时令刚刚进入暮春,初夏就迫不及待的用它那绚丽的色彩和光泽占领了整个乡村原野。

秦岭南坡四季分明,春来,桃花红杏开遍山野,阡陌村庄款步暮春,满眼都是黄灿灿耀眼的油菜花,简直就是花的海洋,看那人家村落炊烟袅袅,活像镶嵌在黄灿灿的油菜花间和绿油油的麦田当中灵动的图画。

走在陕南乡村的山水之间,满鼻的花香,满耳的鸟鸣,满世界都散发着一股股甜丝丝的味道和花朵的芬芳。人在山水田野 之间行走,山在移动,一处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水在流响,一湾一湾的跌宕奔流,在阳光下泛着一片片绸缎似的光芒。

这时候,我与商洛的一帮文友应邀到洛南的鞑子梁和巡检采风。我觉得,我不仅仅是在商山洛水之间行走、眺望,而是行走在中国的、民间的乡土之上。那份喜悦,那份安宁,那种美好感觉顿时油然而生,连我空乏的灵魂也变得饱满和丰腴。

品尝到鞑子梁下农家乐的榆钱儿小菜和鸡蛋炒洋槐花,我又回到了山阳我那红椿沟的老家。正睡眠间,被一片鸟鸣吵醒,遂披衣而起,顺着一条水泥路向沟里行走,站在村子当中一个高台处向沟里眺望,只见沟口人烟稠密,两山相夹,梯田层层叠叠如棋局,直向沟垴推上去。在北边的山坡下,零零散散的居住了三五户人家,绿树成荫,只能看到人家的半间灰瓦和一两堵土墙;半沟里,正有两户人家在修建楼房;眺望沟垴,腰子老表居住的地方,是一片片颜色深浅不一的树林,极似徐义生写生画册中的景 致。

看看吧,在陕南秦岭腹地的原野上,除了坡、塬、田野、村庄、河流,就是那一片片的树林了。华栗、青冈树是一片嫩黄,如一盘青菜中加上了土鸡蛋的金黄,树枝树梢上的新叶是那么鲜嫩!而杨柳树林则一片深绿,青翠的几乎要滴出汁水儿来。最是药树和黄腊木树林,那藤黄的叶片和柔枝上竟然泛上了一抹晕红,如少女那吹弹可破的脸颊。就在那粉墙黑瓦的乡村人家里,三两株泡桐突然鹤立鸡群一般冒了出来,用一串串如葡萄般的紫色向整个世界宣告:紫色,是仲春天气乡村里最鲜亮的色泽!你即就是一位画家,那么你的调色盘也调不出乡村初夏这么丰富的色彩。你就是一位语言大师,也无法用文字来描述仲春初夏天气乡村绚丽的光线。

在深夜,月牙儿刚刚露头,整个乡村原野上都笼罩着一片乳汁一般又异常朦胧的亮光。深巷里,一只狗突然狂吠起来,村东村西所有的狗们都一片大叫。须臾,狗吠声渐歇,乡村熟睡如处子,月牙儿初升,南山上的雾岚一丝一缕的缠绕于层恋叠嶂间,一忽儿露出山峰那刀刃般的银白,一会儿又显现出沟壑间那深不可测的黑暗。远远的,在田野深处,传来了一种鸟儿如怨妇凄厉的哀鸣:“我儿种错——我儿种错——”听得人顿时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使得深夜更跌入了一种无边无际的黑暗。“我儿种错”鸟声还未停歇,另一种夜哭的鸟儿又登场了,天地间顿时传来一种哭唤一般的呻吟:“哎—呦!哎—呦!”那是寒号鸟的哀鸣还是这片土地的呻吟?一时间听得人毛骨悚然,更使人蓦然感到乡村山野的神秘莫测。天呐,乡村里这些夜鸣的山鸟,可是远古那些先人们借鸟之口传递给我们的警示?

我凌晨三时许出门到厕所撒尿,突然看到一片昏暗的天地间有一片耀眼的白光,仔细一想,原来那亮光照耀之处是县城呀!我明白,原来县城也无非是一个更大的村庄吧?

初夏的黎明,乡村原野间还飘散着一股草木和庄稼的清香,山坡上的油菜花早已褪去了绚烂的金黄,开始结痂了。而河川道的小麦已长得齐腰深了,正在受孕和开花,满世界一片青涩微甜的味道。我骑上一辆摩托车早早出门,要到城东去调查一件返还财物的案子。这时候,大地初醒,东边的天空先是一片幽蓝,渐渐的蓝光褪尽,显出一片白亮的光线。才抽一支烟功夫吧,那亮白亮白的天幕上一缕红光突现,才一忽儿,东边的天空次第出现一片金灿灿的辉煌!那一缕红光晕染开来,连整个村庄、原野、树林都燃烧了起来,甚至连那条浅浅的河流也红光闪烁,变成了一条美丽的锦缎。这时候,群鸟一片嘹唳,从村子、树林里腾空而起,连鸟翼也镀上了一片金光。一轮巨大的,如鲜血一般殷红的太阳仿佛突然间从地底下冒了出来,把眼前的树林和房舍都刷得一片晕红,一片绚丽!我停下来,从日出看到太阳渐渐升起,心咚咚的蛮跳,直看得目瞪口呆!妈吔,这一瞬间,我几乎激动得都要流出眼泪啦!这不仅仅是太阳的光线,这是大地的光芒!

我是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乡村律师,同时,我还是一位初入国画门庭的票友,因为热爱写作,又喜欢用画笔描摹自然山水,正因为这样,我对秦岭南坡的山水田园,对色彩、光线、声音、味道、明暗光泽分外敏感,对春夏秋冬的轮回交替体验得更深。亦因此,我的感觉也逐渐从粗糙变得细腻起来,我明白,这正是人生一种诗化的过程。因为秦岭南坡这片地域的山水风物,光线和色彩,使我平凡庸俗的民间生活,渐渐充满了诗意,甚至连我那低俗的人生追求,也渐渐变得高贵和有品位了。

在这片中国的、民间的、乡土的乡村,我的栖居,是一种诗意的栖居,我看到的色彩,是乡村的色彩,我闻到的味道,是家乡的味道,我听到的各种鸟鸣与犬吠,那是家园的天籁之音。正因此,我的血脉里流淌着故乡的河流,我的胸脯如北方的原野一般宽广,我的歌声里有低吟浅唱也有黄钟大吕般的厚重苍茫。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