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若木2018年05月10日来源: 商洛日报抒情散文

今夜,在故乡老家。静静地拎一把竹椅,端一杯茶,坐在老屋的场院里。抬头,天空是半盘明月,几朵白云悠悠从月边滑过。月光薄薄的、浅浅的、瘦瘦的,如纱似雾般轻笼着故乡的沟沟梁梁、木房舍。夜风温和凉爽,场院边新翻的菜地飘来泥土的气息。母亲轻轻送来一件夹衣,让我披上。村里几声犬吠,老屋后的山梁上传来几声野鸡的叫声,母亲在屋里开了电视,悠扬、苍劲的秦腔便飘出屋外。暮春之夜,我静静地坐在场院里,独自享受着今晚的半月洒下的清辉,任思绪在月夜里飘忽、徜徉。

月是乡村夜晚的眼睛,正是因为有了月的明眸善睐、顾盼生情,才有了乡村夜晚的绰约多姿、风情万种。

有月的夜晚,一轮明月高悬苍穹,月华播洒人间,万物在光与影酝酿的空灵意境里吐故纳新,生机盎然,乡村的夜晚顿时充满了浪漫和诗情,充满和谐与安详。

我深爱着家乡的月夜,它永远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童年的夏夜,一轮金色圆盘静静地挂在白杨树梢头,如水的月光沐浴着大地。远处的山梁、丘陵,还有月光下的玉米、高粱隐隐约约显出轮廓,勾勒出一幅古典的中国水墨画;近处的花木、麦草垛依稀可辨,迷蒙着一层薄纱般的烟雾。劳累一天的大人收工回来,洗漱完毕就坐在场院里不紧不慢地摇着蒲扇乘凉。他们畅谈着庄稼的生长、憧憬着美好的收成,爽朗的笑声随着轻风在绿色的田畴间荡漾起伏。我和弟妹在庄稼地边捕流萤,在墙角边逮蟋蟀。明朗的月光如乳汁般洁白,乡村的夜晚静谧、安详。有了美妙的乡村月夜的滋养,我的童年生活却在并不富足的乡村生活里变得精彩而美妙。

长大后,我到大城市里求学。繁华的古城高楼林立,鳞次栉比。到了夜晚,高楼上的灯光似满天繁星。街上车如流、灯如昼,高楼掩住了月亮,月光似乎也黯然失色。故乡月夜让我魂牵梦萦。故乡一次次在梦境中亲切地向我召唤,我似乎也穿越了时空,在故乡的小路上自由自在地徜徉,而月光正无私地照在我的身上。梦中惊醒,睁大双眼,室内一片漆黑,室外灯光闪烁。“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城市有城市的生活,而我是山里人。每每如此,对故乡的思念会让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记得每年暑假里,每当晴朗的夏秋之夜,故乡的天空蔚蓝纯净,没有一丝云彩。月亮恬静洁白,如同刚刚沐浴过的少女轻轻盈盈,曼妙多姿。她微笑而多情地望着人间大地,望着万物生灵,一切言语都藏在那洁白的脸庞上,藏在那动人的微笑中。轻风吹起,老柿树婆娑起舞,轻轻吟唱,月季花的香味浓一阵淡一阵的悠悠飘来,沁人心脾。小花小草沉浸在朦胧的月光中酣然入梦。我在场院里轻轻地走着,快乐地看着。月光照在我身上,浸润在我心里,我如饮琼浆玉液般贪婪地享受着这美好的月色,似乎自己也成了这月光的一部分,袅袅娜娜,随着薄纱般的烟气一起氤氲升腾。

三年前,父亲去世后,母亲独自一人在老家守着她和父亲曾经耕种的土地,守着破败的老屋。我眷顾母亲的孤独和劳苦,也深深领会母亲的心思。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回到故乡那个坐落在村后土梁上的老屋,看望母亲,看望那依然在心中的父亲。倘在春夏秋季回家,适逢有月夜晚,我便会独自一个人坐在月亮下的场院里,一边想着心事,一边享受着乡村月夜带给我的宁静和曼妙。今晚,月光朦胧,布谷、雉鸡唱和,宁静中透着浅浅的哀愁。我正坐在老家的院子里,慢悠悠地喝着茶,想着母亲的劳作,回想着父亲在世时的许多事情,想着故乡多年前的人和事。

二十多年前,经过多年的寒窗苦读毕业后,我无法选择到离家乡六百多里的一个山区县的小镇上工作,后来我虽经多次调动到了城里,但于故乡和母亲来说,我依然是一个身在他乡的游子。在基层公务员岗位上,我已默默耕耘了二十多个年头,我把对家乡满腔的热忱化为点点滴滴的赤诚和执着给了我从事的事业和工作,白天忙忙碌碌,只有夜深人静心灵才能皈依。有时,对于我来说,最惬意的事莫过于回到故乡的老屋,坐在院子里看月。

有人说,月是乡村夜晚的精灵,是乡村人心中永远的渴望。今夜,在这样的月光里,我的思绪我的意念更多的是宁静、寂寞、淡定和感伤。世事沧桑,人生如浮云,该来的挡不住,该去的留不住。职场上多年的摸爬滚打,沉浮得失,此时可以想又可以不想。故乡也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故乡,家也不再是儿时的家。人到中年,世间的事情有些经历了看到了也参透了,有些则还在看还在感还在悟。人活一世,草活一秋,谁也不是绝对的智者。不到十年时间里,我已有三位亲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生前的生活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心中想的盼的无非是衣食无忧,能为儿孙多留点什么。活着的时候,只要有一口气一点气力,就要拼命劳作,死了就葬在故乡的土地一了百了。对一个普通农人来说,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盼望朴素、简单,甚至不值一提。但每每想起他们,我的心中总会泛起许多的忧伤。对我来说,今生已经不会如我的父亲那样生活和盼望,但作为一个普通人,人生的最终归宿又有多少差别呢?岁月无痕,生命有度。诗人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壮美。但诗意的人生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境,我想可能没有几个人知道。今夜的半月幽凉地照着故乡,几天后的圆月也会同样照着。明年,几年后,百年后、千年后……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不同的却是乡村的人、乡村的事、乡村的房舍树木。“今人不识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岁月的流逝、人世的代谢又有谁能挡住呢?想想永远离我而去的亲人,想想每日间还在辛苦操劳的母亲,做好每天应该做的事情,充实自己的每一天,“只闻花香,不谈悲喜。”淡然地放下、看开,一如今夜的月,淡淡的、凉凉的,清清地洒下来,静静地倾听着自然的风物……

电视里的秦腔声停了,母亲唤我回屋。进屋到母亲的房间,坐在土炕上,与母亲再次谈论起父亲在世时的许多事情,不觉间,母亲已酣然入眠。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