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何荣军2018年05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每逢遇到缠绵的雨季总爱登上禹坪山,拎一杯新买的碧螺春,静静地坐在山顶小亭,看着雨丝飘落在青石板上,敲打着路人手中的伞面,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目光悠然飘到这个泛着古朴和繁华的石坡街。想起徐志摩的“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石坡街就像是时间留给我们的遗迹,也许时间忘记了这里,亦或许只有雨才能打开这尘封的印记,还给我们一个静美的梦……

漫步街道其间,她是静美的。群山怀抱,翠峰臂绕。街虽窄小,却不失平直简约,不失音乐的节奏。假如把骚动的大商洛比喻成一部婉约的乐章,石坡街绝对是最扣人心弦的一段音符。一条条长长的幽静的林阴路,向远处伸展开去。“两纵两横”粗线条式勾勒出小镇主街,鳞次栉比的新老房屋安详的依偎在道路两旁。背负着大禹治水烙印的禹坪河潺潺地温柔一刀将街道一分为二。每每天气放晴,阳光折射在街道的白墙壁上,闪闪地耀眼,仿佛是流动的水珠。街道上走来走去的小狗,厚厚的青苔,默默刻忆历史的台阶,慈祥而微笑的老人。透露着小镇人们幸福的日子。街道的东面是龙头湾移民大楼和农家乐,木栈道、彩虹桥、亲水平台、翠竹围绕的沿水绿道,透露着小镇的现代与绚丽。这古老间杂弥新的建筑在朦胧日光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肃穆。到了三六九赶集的日子,并不宽敞的街道却是车水马龙人流如潮。却也没有烦人的喧嚣,商贩们低声的叫客,客人按需买取。商贩从不喊虚价,客人也无需讨价还价。到了店铺都打烊了,灯光已无,进入了漫长的黑夜,热闹的人群逐渐散去。街道越显沉寂,渐渐地,消失在无边的尽头。街道的静美,就在于此。那美,不是来自惊心动魄的吉光片羽,是藏匿于角落里的,土墙后一棵古松探出头来的……

假如你从县城出发,沿洛华路一路悄然向北,翻过庵沟岭便踏进石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百里竹带、万亩花海”。在那彩色的汪洋里最吸引你的莫过油菜花。宛若情犊初开的少女解开一头金灿灿的秀发,以那温润的春风为梳,梳理不停。她带着洁莲的风韵,芙蓉的清婉,牡丹的雍容隐现于游人面前。或黄或绿,或浅或深,或迷梦或清晰。花香扑面,和风谴得暗香随。

假如想贴近自然,你无须费力,来石坡是对的。石坡之山是静美的,雄而有韵;石坡之水是静美的,秀而有骨。石坡山水天然相连,有山就有脉,有脉就有水。石坡山水是深藏文化蕴涵的。元代始建的游牧部落——鞑子梁山。河谷夹山,曲折迂回;山上古村落的石寨、石道、石板房,美妙极致。让人瞬间回到蒙古枭雄逃难至此的封闭式田园生活,定有一种远离是是非非的超凡脱俗。上苍又鬼斧神工的在香山脚下赐予石坡人一处钟乳溶洞,美轮美奂,当属人间仙境。桑坪山上的丁兰古寺传承着千年孝道礼数,引无数香客拜临。登上周湾村酷似“飞龙在天”的青龙山,碧海连天,翠峰欲滴,惹的苍鹭频展英姿。仰或你随意走走,踏上一座无名小山,犬齿突兀,神奇迷人。春天绿意盎然,山花烂漫,令人流连忘返。夏天来临,玉石溪流,清澈透亮,碧谭飞瀑,无处不见,心随水动,心旷神怡。这一刻你会有一种脱光衣服轻身跃入天然浴谭的冲动。人躺明镜中,鸟度屏风里。静静的闭上眼睛,想想满目苍翠,闻闻满山花香,听听涧壑泉水,碰碰追逐的鱼。清泉白石在胸间、沉醉未知何时归!

假如你游走累了,可以到新华自驾游营地、龙头湾小区享受农家乐。点一份糖饼,要一碟农家小炒,吃一份“党家面皮”,喝几杯农家自酿的苞谷酒,就会遇到热情好客的石坡人。是的,石坡人是好客的,也是静美的。岁月的流淌,磨灭了纯真的笑,生活的窘迫,造就了质朴的心。客人临门,石坡人是不会刻意热情的,没有违心拍马式的言语,没有凑作夸张式的笑,必是用“心”招待你的到来。嘴上一句淡淡的“吃了没?”手上定会把筷子塞到你的手里,不吃是不会放你走的。石坡的男人是悠闲的,无事的时候悄悄地凑到一块喝个小酒,飘个“三叶”。好酒不酗酒,好赌而有度。喝酒时从不恶意劝酒,愿喝就喝,想停就停。飘三叶则输个三五百元就住手。喝酒和耍牌都是规规矩矩、利利索索,安安静静、不鲛不赖。主人也是一脸“你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的平静。石坡的女人是妩媚的,也是静美的,媚而不妖。静美的石坡山水造就了她们个个冰肌玉肤。石坡女人遇见你,不会轻易抬起头,也不会用余光瞄你。哪怕你是多么的高富帅,绝不会有意搭讪。文文静静,迈着轻微的一字步徐徐飘过,如浮云掠过天空。

灵山秀水,静美 谦和的石坡,山美水美人美。就像是一曲永远唱不完听不厌的歌儿,它认认真真地保存了自己的过去,踏踏实实地续写着新的未来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