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陈世隆2018年05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不久前的一个礼拜天,驾车去鹤城西南方向30多公里处的三岔河镇闫坪村,停好车子后,步行前往一条山沟里踏青赏景。这个沟名曰水进沟,称之为“水进沟”其实水并不大,只是涓涓小溪而已,有的倒是老品种的樱桃却不少。

大多数人喜欢看樱桃花盛开的景 致,然而,静静地观赏樱桃花飘落的过程更有一番凄美的深切感受

山沟里的樱桃花盛开期已过,正在凋谢和飘落……

当山风用力地摇曳着树枝,樱桃花阵阵颤动,花瓣便牢牢地抓住枝枝不愿诀离,可是,风不会在意樱桃花的心情,它只是任性而无情地吹着,无暇顾及,本已蔫了的花瓣因敌不过大风的狂吹,花瓣最终还是含着泪珠飘落了。

许多花飘落时,是一瓣一瓣离开枝头,而樱桃花却是一小片一小片地飘落,飘落的樱桃花随着风婆婆的指挥,似蝴蝶一样翩翩起舞:有的飞来飞去缓缓地落在了樱桃树下,因为累了,闭着双目安静地睡着了;有的飞来飞去慢慢地落在田埂边,因为还想活着,上气不接下气微弱地呼吸着;有的飞来飞去轻轻地落在溪水中,因为渴了,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山泉水;有的飞来飞去悄悄地落在我的肩膀上,因为有缘,为我轻轻地按摩着颈椎……凋零的花瓣,随风而舞,随风而泣,随风而逝;唯美的凋零,是一曲离伤,如此的残美,如此的凄凉,如此的无奈;落花无情,繁华落尽,尘缘已尽,匆匆的过往,留下一地忧伤。这也许是樱桃花落花时所特有的风姿吧,带着决绝,是不可轻慢的艳与寂。

樱桃花的飘落,是它与树枝的绝别,是它与世界的挥手,虽然带着一种情绪,但很从容,也许这就是樱桃花生命态度吧,就该如此。正如李绅在《北楼樱桃花》中描述的“开花占得春光早,缀云装万萼轻。凝艳拆时初照日,落英频处乍闻莺”,就是从樱桃花的飘落纷飞上做文章,好像飘飞的花瓣也传递了几分芳思。又如李商隐在《樱桃花下》中写到“流莺舞蝶两相欺,不取花芳正结时,他日未开今日谢,嘉辰长短是参差”,怪流莺舞蝶破坏了花朵,又惋惜花期太短,容易错过。

感受樱桃花从绚烂开放到凋谢飘落的过程,才知道什么是花开花落,生命不就是花开花落的过程么?在绽放与飘落之间,在绚丽与平淡之间,在喧闹与平静之间,人们总是有花相伴,无论是迟暮还是最初,但可曾静静聆听一朵花的欢笑与哭泣?无论绽放还是飘落,都含着深情。

时光,更如针落沧海,一去难寻;花期,真如香梦,醒来流连。也许就在半个月前,无数的人熙熙攘攘来这里看樱桃花,那些曾来看樱桃花的红男绿女们,如今又都到哪儿去了呢?也许没有人明白,也许只是一种习惯,也许是临时决定去山沟里吸吸新鲜空气而已?

看着凋零满地樱桃花的残骸,想到了樱桃花的缺憾。缺憾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美丽,当樱桃花最灿烂的时候,也是她生命终结的前兆;当樱桃花凋零飘落的时候,丰盈的果实却奇迹般的珠胎暗结,涅槃般的喷薄而出,这应该是樱桃花一生中舍弃自己的无私奉献吧。如果樱桃花永远占住位子不飘落,那么人们爱吃的樱桃又该从哪儿生长?

我以为,樱桃花飘落了就消逝了,因而为她伤感。可是,樱桃花的花瓣埋藏在了泥土中,肥沃了土地,它在等待着来年又一个春天的希望,因此它没有消逝,它的眼眸告诉我快乐和希望,那一刻,我捂懂了一些道理,我在想如果人和樱桃花一样,能有第二个来生那该多么美好呀?但不可挽回的遗憾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仅仅只有一次宝贵的生命……

于是,我梦想着希望和永恒!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