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周文英2018年05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蟒岭,一个并不动听的地名,后缀以绿道二字,便与高端时尚接轨,如同纯朴的村姑戴上闪闪王冠,顷刻便熠熠生辉。

四月,春深似海,区作协十人一行从州城出发,一路向东,至会峪沟口转北而行,山路弯弯,芳草萋萋,流水潺潺,一切都像吃饱喝足蓄足了精神的样子,咧嘴笑着,伸展着胳膊和腿脚。

蟒岭香风惹人醉,青草味儿,鲜花味儿,杨柳味儿,泥土味儿,争抢着涌来。闭着眼睛,吸着鼻子,晃着脑袋,贪婪地呼吸着,真想找一只大口袋,把缕缕清香装回家里去,送给父母,赠给爱人。

蟒岭的花真美呀,黄灿灿的油菜花,洁白肥硕的芍药,挥霍地渲染着洼地、山坡。几株梧桐,吹着紫色的喇叭,笑傲春色。蒲公英蛊惑苜蓿,领着一群野花,向春天宣誓:我们渺小,也有盛开的理由!如果说成片的油菜花像集团公司的白领丽人,博人眼球的牡丹则是忙碌在机关的公务员,这一簇簇,一撮撮、一堆堆的野花,何尝不是奉献在一线的普通劳动者,他们低调沉默,却用实际行动在国家建设的蓝图上添加笔墨。

蟒岭的水真清呀,做了防渗处理的河床,水流其上,就像一只硕大无朋的水母在缓缓蠕动,有心触摸,却怕水母受惊游走。复前行,见隧道口喷出一股白雾,卷起浪花,问水来自何处,长者曰此隧道乃早年人工开凿,引水使下游庄稼灌溉,解决群众温饱,我默默向建设者致敬。

何家塬开阔处,小桥、湖水、杨柳岸,一小停车场,两户农家乐,此番景象,让我幻想几百年前的商於古道及其驿站。李白、杜甫及过往官吏商贾,在此落脚歇息,饮马,喝茶。我们落坐的石头,指不定吸引过李杜目光停留,脚下的泥土,谁敢说它没有沐浴过唐时的月光?

几块普通石头,在何家塬的荫下,画匠把它们变成了大象、老虎,以及耳鬓厮磨的小鸟,铃子和牛姑娘像两只蝴蝶,绕着它们没完没了的拍照,叽喳不休。玲子调侃:你们虽然美,但不会说话,我们能说,还会写诗耶!牛姑娘偷笑:山无言,水不语,他们可以千万年,咱们呢?

唱着歌,我们走了,除了脚印,什么都没留下,却带着满满的欢乐。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