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董建刚2018年05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抒情散文

须是地球母亲诞生,才使这一群山,开始了心肺般的呼吸。它嫩眼打量这个混沌素野世界,胸襟宽广的地球赋予它,英武雄浑又实在的名字——山岳、峰峦、大山、石岩、山崖、坡塬。而“一群山”的爱称,应该始终隶属于,中华大家庭的历代亲爱与眷恋。

风卷云舒的前天昨天或明天隐身而去。渐渐地,“这一群山”,在秦岭大家族当中清晰显现。在这个家族,它安身立命于秦岭南坡的中华山地第三级台阶。自那时起,它一直向往蓝色向往明天;它渴望不断,尝试不断,淌血不断。在秦岭南坡辽阔苍茫中,以草木为伴,以山洞为屋,以溪涧瀑涓立命。走一程,走不完的求生路;走一程无生的路啊,儿女乡亲伤的伤,丢的丢……哪里是我的这一群山,生命之绿延续代代的安全之壤?

历史微笑着拐了一个弯,又一身轻松走至一阵阵挣扎与呐喊。苦难终于搏击出血色黎明;并铭记在苦悲的朴素胸膛。传接和担当从来源于血缘。作为这一群山的后辈,我在一心一意体味这一群山。这一群从苦难中,躬起身段的中华山脉第三级山脉,自西向东肋骨一般的这一群山。它们的苦难到底有多深远,多强烈,它们的明天有多少可测与不测?

我这样想象这一群山——

它像一本书缓缓打开,一世经典随之而来;一双双眼睛站起来,一只只浴火的凤凰飞起来。

在凤凰滴血的羽翼下,一群汉字走出又回还。

一条条路起伏盘旅;一颗颗星星、一把把镰刀斧头跌宕连绵。黑夜白天,风雷暴,这一群山,没有停下求生的本能和呼喊。

记忆的河流映照这一群山。历史蓝天下这一群山,风云一般集聚,旋转,变换,重叠。它集聚的万水千山,携带山山岭岭、村村寨寨、大路小路、草草木木。与火就燎原,逢水就繁衍,见光就飞翔。

它脚踏苦难大地的宽阔胸膛,于左是苦难,于右是危机。向前,坎坷无尽;向后,浪涛绝岩。这一群千疮百孔的山,悲情苦难的山。

这一群山,曾经没有自己的地没有自己的天;这一群山,九曲十八弯,弯弯曲曲都在挣扎呐喊;在我眼前;它始终向命运的前方走动。走着,就走成了千万颗头颅在走;走着,就走成了一道道脊梁,双手捧出可容纳风雨电戟的大道义,大胸怀。

我这样还原这一群山——

思念的高地和仰望的深谷,是这一群山,不断检验我的思索和方向,它从一个血泪潋滟的满圆,朝向中华大地后凝聚在一个越来越小的闪光点。

这一闪光点,于中华山地,曾刻划出道道雷鸣闪电;

这一闪光点,可是火光之神,曾燃烧起劳苦民众温暖与尊严;

这一闪光点,可是牢笼里的烈马,用一腔血和黑暗搏杀;

这一闪光点,可是一尊尊菩萨,根根莲花指,指点劳苦百姓如何避免灾和难;

这一闪光点,能倒下,草木,水流,懦夫和软骨。但它绝不会再是内奸,叛徒的狰狞嘴脸一一再现。

我看见,那些倒下的山岩一样身影,在大山深处苦闷一会儿,风吹一会儿,忍耐一会儿……,最终,让蓝天大地一个个重新复原;我看见,一群群义士依山为衣,以草为食,以民为生,坚持了一生的山地战,生死战。

我看见,车前草,在锤子镰刀旗帜上,被风雨击殇;商芝菜在一艘艘渡船,喂养志士碌碌饥肠;山溪瀑流在中原突围的巨浪擦亮大刀长矛;木轮车竹担架在抗战大反攻山路上,把伤员和首长送至山深林密的商洛山,伏牛山,大别山,太行山。这一群山啊,你以你的忠心赤胆,让血一次次溶于水,千条岭万座峰,千颗星万颗星,于你宽厚胸膛,仿佛那一个个后羿挽弓夺天。

迎着这一群山,陕南游击纵队司令巩德芳,带领英烈挺身而出。就是倒下,也是喊得出叫得响的共产党人;迎着这一群山,毛泽东、邓小平、李先念、徐海东等领袖,借鉴运用山地苦难悲情,九进十八出后,按受苦人的明天量体裁衣;在顶层设计一幕幕故事情节;策划一场场拯救,劳苦大众的多幕人物悲喜剧,于这一群山之峰谷密林,反复指导排练试演之后,于中华大地舞台,上演一次次,游击战,持久战,解放战。

这里任意一条山谷,一个砖瓦窑洞、磨房祠堂、柴扉油坊;任意一户山里人家以命相许,都构成这一群山道道筋骨和深深脚印。也给昂起头颅的大秦岭,勾画出一笔笔浓墨重彩与生命华章。

哦,不依不饶的这一群山,你这黑暗与光明抢夺的山,你这眼泪幸福相濡以沫的山。我每走一步,都感到有一些眼睛与星星在看我;我抿一口山泉,看见有热血在浸润,我望一次峰峦,看见一些身影在呼唤;我走过的每一条道路,我接力的每一面旗帜上,看得见,你的那些倔强儿女、亲人,还在用生命之钎,把自己不死魂魄,凿刻成一只只凤凰浴火涅槃。

这火星飞溅的铿锵凿刻声,已在我和我的后辈激溅出一波连一波的回响和震撼。哦,这一群山,我的这一群不朽的母亲山……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