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安黎2018年05月25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一说起丹凤,我的头脑里似乎总能浮现出一只飞翔的大鸟。那只像烈焰一般火红的大鸟,就是传说中的凤。

凤与凰,一雄一雌,常常连缀在一块,鲜有分开的时候。凤鸟是大自然曾经的精灵,是人们心目中美的隐喻和象征。遗憾的是,它红颜薄命,归宿和恐龙相差无几,均在自然的进化途中,不幸退场,遭遇遗弃和淘汰。凤鸟的集体灭绝,令人唏嘘,令人惋惜,更令人怀想。现在的人,只能从绘画中,从诗歌中,来观览凤鸟的美姿,寻觅凤鸟的踪影。但绘画与诗歌,是作者主观性的产物,大都带有太多的想象成分,并不能与真实完全叠加。凤鸟消亡了,但作为一种被抽象化、理想化与标志化的符号,凤鸟却恒久地存续于人们的幻觉中。人们赋予其诸多的精神寄托,以凤为美,以凤为贵,用凤祈福生命的吉祥,用凤描述情爱的忠贞。

相比于今人的水中望月,古人与凤鸟肯定近距离地接触过,且发生过生活情感上的关联,不然就不会如此热衷于书写凤鸟,咏叹凤鸟。两千年前的《诗经》,就有这样一个诗句:“凤凰鸣矣,干彼高岗。”两个短句,却形若一幅图画,将凤鸟的音容,都给描绘了出来:在高高的山岗上,凤鸟抖动着翅膀,发出一声声的鸣叫。这是怎样一种孤高旷远,又是怎样一种空谷足音?盘踞山巅的凤鸟,为何而鸣,因何而叫?是因腹中无食,还是因情感饥渴,抑或是无病呻吟?凤鸟鸣叫的内容,是呐喊还是喟叹?是歌唱还是诅咒?是呼唤还是责备……我们皆无从知晓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凤鸟的声音既不像老鸦那般粗粝沙哑,也不像百灵那般嗲声嗲气,而是凄厉中带有婉转,高亢中略含沉郁,洪亮中不乏涩滞。凤鸟的鸣叫在峡谷中穿越,与峭壁相碰,产生出一波又一波的回响。整个山涧,草木静谧,杂音黯哑,唯有凤鸟之声悠扬回荡。

凤鸟在山巅鸣叫,充满了浪漫的色彩。但《诗经》中的凤鸟,究竟是栖落于哪座山巅,抖翅欲飞,且鸣叫不休的?这才是我好奇之所在,追问之关键。世间的山巅,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数以万计,可哪座山能以其自身的魅力,使对环境异常挑剔的凤鸟趋之若鹜呢?《诗经》没有通过注释来解开这个谜团,但我始终相信,咏诗者不会超空鸣枪,一定是目有所顾,心有所指。

去了一趟位于秦岭腹地的丹凤县,我突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仿佛潜伏于心的疑问,刹那间就云开雾散,水落石出。我坚信自己来到了凤鸟的故乡,也望见了《诗经》里那只无比神秘的凤鸟。那只活在《诗经》里的凤鸟,从故纸堆里跃身而出,依然栩栩如生地翘首于丹凤城一旁的山巅,日夜不息地引吭高歌。

秦岭是一个无比臃肿无比拖沓的山系,由无数座形态各异的山脉组成。秦岭深处,草木莽莽,江河纵横。在其偏东的崇山中,一溪名为丹江的丰盈之水,蜿蜒迂回,万世流淌,滋养了生生不息的当地居民。惠风和畅里的丹江,宛若一位柔媚的淑女,其主格调是典雅的,是内敛的,是温文尔雅的,不急不躁,不喜不怒。丹江属于长江的一根毛细血管,很碧澈,很清丽,阴天水色发暗,晴天水色发蓝,唯独与红色不搭界,不沾边。那么,丹江之丹又因何而来呢?我猜测,肯定与凤鸟有关。丹江两岸,是凤鸟的栖息地,也是凤鸟的欢乐谷。,无数只凤鸟摇晃着火红的头,摆动着火红的尾,在丹江两岸飞起飞落,一经成群结队地腾空而去,犹似锦霞满天,能将一江之水染红。

总体而言,丹江是呈现着女性化的特质,但并不等于它一味地逆来顺受。丹江的性格因天象的莫测而变化,因天气的无常而多样。它时而拘泥,时而放肆;时而扭捏作态,时而暴跳如雷。丹江一旦暴怒,就横冲直撞,以毁灭之表象,行大恩德之实际,俨然就是一个区域的造物主。丹江用自身放纵式的泛滥,冲刷出了一条条的阔川,用以造福沿岸的民众。这些阔川,坦坦荡荡,平平缓缓,聚八方紫气,汇千百锦绣,壤沃而物裕,草茂而景美。丹凤县城就坐拥于这样的阔川里,孕育了文学大家贾平凹的棣花镇也坐落于这样的阔川里。如果用古有的风水原理来审视丹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丹凤堪称大千世界的风水宝地,尘俗漫天的世外桃源。

丹凤位于商於古道的中途,由古驿站壮大而成。商於古道可以追溯至春秋战国时期,历史悠长得望不见尽头。古道起于商州,止于河南的内乡县漆於镇,全程六百余里,旱路和水路并行。旱路上毛驴驮货,水路上舟船载物。兵家在古道上运送士兵和粮草,商人在古道上从事贩运和贩卖。风淋过,雨走过,官家的铁蹄咚咚作响,流寇的魅影若隐若现,一条古道,见证了日月之轮回,也见证了天地之翻覆。丹凤县城的兴盛,与水运有着莫大的关系。城外的丹江岸边,建有一座码头。码头犹如母亲的乳头,来来往往的船只大多都要停歇于此,吮吸奶汁。商人们或划船疲惫困乏了,或巧遇了风雨交加,或正赶上夜色漆黑,于是便停止行船,上岸休憩,一则补充营养和体力,二则规避野兽和土匪可能带来的风险。岸边有驿站,有酒馆,有售卖的美食,也有售卖的美色。劳顿的商人们一经上岸,就各有所好,他们或沉溺于酒色,或沉坠于酣眠。伴随商人人数的越发增多,丹凤城的各类商铺也增多了起来。丹凤,这个水草丰茂的凤鸟栖息地,就逐步演变成了一座人声鼎沸的城池。

人在驿站,凤落山头。半夜里,凤鸟的鸣叫声响彻山谷,震耳欲聋,将酣睡的梦中人惊醒;晨曦中,凤鸟火红的翅膀翩翩着,与一朵朵的红云混淆,犹如天空中的森林燃烧;中午时分,一只只的凤鸟降落地面,与鸡抢食,与猫嬉戏……一座人的城,变成了人凤杂居的城。凤与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相濡以沫,共生共存。

丹凤城外,有一座崎崛的山峰,兀自独立,其状颇像一根巨型的石笔,直戳戳地刺向云端。山体瘦而高,孤而险,名曰凤冠山。从山名里可以推测出,要么是它的形体宛若凤冠,要么是凤鸟长年耸立其上,要么是凤鸟累月地绕其翔飞。总而言之,它都与凤鸟除不去因缘,摆不脱关系。

丹凤朝阳,朝阳丹凤。清晨的天空,因为丹凤的凌空飞翔而更加璀璨;寂寞的大地,因为丹凤的渲染而更加妩媚。丹凤遥遥远去,但它把自己的剪影遗落在了秦岭的腹地,也遗落在了我们的想象和怀念中。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