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程毅飞2018年06月30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初春黄昏,天光乍暗微亮,行走在冠山农家乐通往回家的乡村道路上,不觉有些微寒,前半晌分明还是人流如织的小山村,猛不丁就安静了下来,像吮足了乳汁的孩子,静静安卧在大山的怀中,就连道边昏黄的路灯也模糊朦胧起来,静寂的夜淹没了一切。

行至半道,空中突然下起了细雨,不大,轻轻柔柔的,雨丝飘在脸上,像母亲温柔的手抚过心尖,妥贴、安然。如烟似雾的春雨给两边的山峦披上了一层薄纱,漫溢出暧昧而朦胧的半透明儿,使人顿觉无比轻松惬意,心中久积的沉闷气息,瞬间就被这黑的夜和细的雨融化了,五脏六腑也滋润轻快了许多。细想想,大半辈子都被世俗和名利牵着鼻子走,在通往所谓成功的路上,有许许多多无法选择也无从选择的无奈与困惑,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推着你,揉着你,你只能埋头向前,哪怕明知前面是自己不想也不愿进入的阴沟或胡同。如稍有差池,你就是叛逆,就是另类,就是自我意识太重,你只能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向着“成熟”的目标迈进。就是精疲力尽了,也得咬牙挺着,就像现在一样,你混迹在黑暗包围的夜色里,像一只无头苍蝇,凭借失灵的触角,无可奈何的徒步前行,似乎永远也走不出夜幕编织的围墙,不知何年何月是个头,更不知何时才能找寻到突围的出口。

其实,我们应该感谢夜。夜是一位饱经风霜的智者,它在黑里制造静谧,使你能够凝神静气的把浮躁沸腾的灵魂沉淀净化,使你能够找到你,看清你,不至于被岁月的扫帚撸进污沟秽壑。此刻,一个人静静依偎在春夜的怀抱里,听着心跳,细嚼往事,将一些白日里隐藏的心事悉数清点,从容翻阅,将过往的幸福忧伤一一挑拣,慢慢过滤,让心灵放空,去承接又一个黎明的到来。夜色斑斓,春意萌动;追忆往昔,感慨万千。光阴如轮,碾过岁月;烟花似尘,满地落红。曾经,也是这样的初春,这样的雨季,故乡的野花开得肆意烂漫,我们身披蓑衣,手执牛鞭,吹着口哨,在山坡上打滚歌唱,雨滴飘落在青青的草地上,落在我们青涩的眉宇间,丝丝清新、淡淡沁凉。那是多么美好的年少时光啊!只可惜,遗失的美好已经无法重新找回,那就让它在我的睡梦中破土、发芽吧。即便是身处欲壑难平的功利时代,不变的依然是天长地久、四季轮回。这样说来,春夜独行,于我而言,是一份情愫的放纵,也是一次精神的洗礼,在独行中,感知春草萌生、春潮涌动,静听时光的花朵在身边绽放,也许会寂寞无声,也许会遇寒凋零,但从它含苞待放的那一刻起,就充满了幸福,充满了梦想,这,或许才是生命赋予我们的不变真谛!

夜,朦胧漆黑,我们看不见自己,看不见土地,但我们就行走在它上面,它的内心一定是干净清明的,正如顾城在诗中所言:“土地是弯曲的,我看不见你,我只能远远看见,你心上的蓝天。”那好吧,就让我们把记忆的碎片藏入流年,在静寂的行走中,把夜的暗香融入思念,让思念装点梦的衣裳,在人生的舞台上,不惧畏,不迎合,做好自己,扮好角色,让一切愿望如期上映,让生命之花如诗般绽放。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