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刘婕2018年07月06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久居秦岭南麓的小县城,春有百花夏清凉,秋有红叶冬无。因为巍峨的秦岭山脉阻隔,小城的气温适宜,每年的冬天,与雪为伴的日子很少,临近新年,今冬的初雪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偶尔天气突变,眼看有几片细雪飘然而过,仔细一看,原来是过路飞雪,瞬间逃逸如同脱兔。

学校放寒假,天天呆在家里万般无聊,看电视新闻里播西安周边下起了大雪,于是和闺蜜相约去西安看2016年的第一场雪,顺便逛逛商场。

小资女人总是喜欢一些有情调的东西。我们早上九点出发,抵达柞水境内就与初雪不期而遇,纷纷扬扬地雪花洋洋洒洒,群山和河流都铺上银色的棉被,落雪虽无声,万物却刹那间失去了自身地颜色,天和地连在一起,晶莹剔透,银装素裹的世界让人心生惊叹。多么想这场雪如果落在半夜,落在自家院子里,墙角秋天新修的黄金竹此刻定然俊俏万分,倚在暧被里静听“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的感觉是多么地美好

汽车在结冰的路面上走走停停,临近十二点汽车还堵在营盘境内,眼看前方高速路上绵延几十公里的拥堵汽车,我们实在撑不住了,请班车司机打开车门,我们发现有条便道通向地方公路,于是和闺蜜相互搀扶着来到一户人家门口,询问到村里的小卖部。同车的人们看到我们满载而归,纷纷跳下车涌进村里,小卖部的商品顿时销售一空,村里的闲人忙拎着自家的柿饼、豆腐干、茶水之类的吃食挤上高速路,又饥又渴的人们围在村民的身边,叫卖声讨价声一片喧嚣。

下午五点,车慢慢向前挪动,像可怜的蜗牛一样沉重。碎雪悄无声息地落在指挥交通的警察身上,警察变成了雪人,旁边围观的游人也变成了雪人。我们再也无心欣赏雪景,心底在暗暗叫苦,是不是自己浪漫过了头?如果此时待在温暖舒适的家里,那该是多么地安逸呀!

晚上九点,沉雪仍然大片大片飘着,寒风呼啸刺人肌肤,司机说晚上可能动不了,现在只能熄火原地休息,这样老开着发动机,车上的油不多了。幸好手机还有电,和家里人保持着每半小时通话的热线联系,电话那头家里人万分焦虑和不安,家里人的担忧让我们心生愧疚,谁让我们一意孤行呢?

半夜十二点,吃完仅存的半包方便面,我们的方便面分给了那些没有抢购成功的旅客,同是天涯沦落人,多分他们一包面,可以让他们的体力保存得更好。他们接过我们的方便面,万分感激地递给我们一张百元大钞,我们笑笑回绝了。

凌晨六点,车子发动了,慢慢地前行又如同受伤的蜗牛,询问司机得知此地离太乙宫出口只有两三公里,我们欢呼雀跃,横下心,相约穿过寒雪步行到出口。车上十几人热烈响应,我们手挽着手,小心翼翼地踏上高速公路。

高速路上漆黑一片,山风像刺刀一样割着人的耳朵,苦雪故意遮挡着我们的眼睛,路面湿滑难行,我们迈着小碎步日本妇女般踉跄而行,一不留神就会跌倒,跌倒了我们爬起继续前行,我们的衣服被冷雪浸湿,双手冻成了红彤彤的萝卜,终于看到了出口的亮光,如同跌落枯井里看到一根救命的绳索,大家夺命般狂奔到出口,恰好有出租车经过,立刻奋不顾身的拦下,一头扎进去,饱含着热泪,哽咽着对司机说:拉我们去西安吧!

西安的雪依旧很大很从容,我们的老家此刻照样阳光明媚无雪也无风,经历了一场生死般的逃离,我们感觉生活格外美好,那些没有与我们同行的旅客们,据说他们又在车上困了十多小时。

回家的时侯,我们慎重地选择了火车,挤在满是渴望回家团聚的打工者身边,看到他们疲惫又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我们忍不住哭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